作文
初一 议论文 938字 57人浏览 快乐的天秤921

千帆竞逐名利,孤舟理想抛锚

在一个精神贫乏者严重世界就是贫乏,那我们就应该感谢世界呈现给我们的丰富的美,如果你还可以去思想,就应该勇于追求不同,去坚守哪怕与众不相吻合的看法。恰如卢梭所言“上帝创造了你,然后就打破了为你设定的模子,你的人生意义就全由你创造。”

没有必要迎合他人,太在意他人的看法是对自身思想的桎梏,即使不能融入大众文化潮又何妨做我们自己,因为早有人肯定“一样的眼睛又不一样的看法,一样的心有不一样的想法”,对此胡适先生有过这样的感慨——“我们总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其实许多人可以‘时髦不能追’,他们纵然有真知灼见,高风亮节,往往因与他人不同,就隐藏退缩真是时代的悲剧。”追求自由,开创多元化的文化格局必然是时代的方向,与不同观点碰撞将使你思想的浪潮一浪更高一浪。

对于老年人,思维模式早已定型,要中年人抛弃一切束缚做自己也颇为不妥。由我看来,个性化的现代社会应该是以青年人为主力军创造的。可是我却惶恐的发现做另类的似乎也没有抓住另类的意义,难道另类就是在孜孜学子中“勇”于投毒的复旦高材生?难道另类就是嚣张晒帐的郭美美?青年人不应为创造这样的多元文化社会助力,最高层次的对不同的坚守,我想是体现在当理想主义普遍遭嘲笑的时代,依然有人为梦想踽踽前行,这已不是幼稚,当称赞为思想上的成熟与自觉。

什么是当代社会主流?是对金钱权力的疯狂追求,什么是不同于众人的人生?是降低物质要求,反求理想高度的选择。青年人应该是这样的不同。如卢新宁在北大的演讲:“或许你们已不再相信,因为讲利益的多了,谈理想的少了。„„可是不要在乎聪明的人说我们不懂圆滑,成熟的人笑我们不切实际,我们依然要相信理想,追求属于我们的人生。”世界想淹没我,我却已在心中的理想岛上抛锚。

每每翻阅《树上的男爵》一文常被主人公柯西漠感动,树上的生活象征着理想脱俗,但无人理解,他便坚决又孤独地爬上树度过余生。当众人都成了只知低头寻找米粒的臃肿的母鸡,还有奢侈的热血资本的我们是否愿意做一个不同的理想者,因为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的未来透着中国的未来,即使式微,依然不归。在时代的洪流中我们不做随波逐流者,当象牙塔一间间倒塌,我们感谢零星无言矗立的那几座,因为那是与反复不同的高贵灵魂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