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座
四年级 记叙文 1349字 718人浏览 赵佳琳L

让 座

詹绪河

大概是一九八零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在北教场办完事后赶到梁家巷公交车站,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一张有座位的回金堂的车票。 上车了,对号入座,车厢中部过道边。车还没开,司机还在顶棚上收拾旅客行李。驾驶台上的小电扇懒洋洋地转动着,车里像蒸笼一般。摘下军帽,解开风纪扣和军装第一颗扣子,汗水还是一个劲地往外冒。

车里的人越来越多,有座位的上完之后,买站票的一个一个往过道里挤,就像装罐头一样把个车厢塞得满满的了售票员还在一遍又一遍高喊“往里头让一哈”、“往里头让一哈”。最后上来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满头是汗,衣服紧紧地粘在身上,十分壮硕,典型的劳动妇女。她刚把一个大编织袋放到汽车顶棚,交给司机绑好。

汽车终于开动了,虽然车窗外进来的也是热风,总比车内的蒸汽温度低一点,感觉稍微好受一点了。

汽车摇晃颠簸得厉害,每一次刹车都引起一片尖叫。那位壮硕妇女声音最大,每一次刹车摇晃颠簸都“哎呀哎呀”地叫,车刚到驷马桥,她居然从车门边挤到我的座位边来了。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连续叫过几次后她说话了:“解放军我晕车”。我前后左右看了一遍,只有我一个当兵的,我确定她是在跟我说话。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又叫了起来:“解放军我晕车!”“解放军我晕车!”

我站了起来,她坐下了。

我所在部队是军区司令部直管的独立营,除了上送或领取机要文件时乘坐通信班的摩托车或者营首长的北京吉普外,其他时间都是赶公交车,每周总有一两次赶车上成都,给老人、孕妇、抱小孩的、身体不适不便的让个座,习以为常。再说,一般他们路程都不太远,我们站一会儿他们也就下车了,没什么关系的。

我估摸着这位中年妇女可能路程也不会很远,不然不会买站票。车到将军碑,她没动。到了天回镇,还是没动。车到新都,我以为这下她总该下车了吧,一看,她居然睡着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她是睡着了。

汽车里,还是蒸笼一般,男男女女的汗水味,叶子烟纸烟味,屁味狐臭味,腾腾地直往鼻子里钻。汽车外,太阳白晃晃的,公路上的柏油晒成了稀糊,车轮碾过,一路都是 “嗤嗤”的响声。

车到青白江,那妇女还在睡。

我在心里数数,“一、二、三……一百”,数了一遍又一遍,那妇女还没醒。

难受,两腿站得梆硬,头有些昏,心有些烦。

“城厢到了,城厢到了,有在城厢下车的旅客请下车”,售票员喊道。那妇女终于醒了,站起来了,我想终于熬到头了,一只脚动了一下,准备接班了。

谁知道,她居然看都没看我一眼,对旁边一位苗条的姑娘说“你来坐”。那姑娘也灵性得很,说时迟那时快,一只脚迅速地跨过去,纤细的腰肢一扭,便极熟练地从中年妇女背后梭了进去,轻轻地坐下了。

哎!命苦啊!继续站吧,谁叫我是“解放军”呢。

车到东关山,那姑娘没动静。站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终于到五十七队金堂车站了,我差不多是最后一个下车的。搞不清楚是不是谦让,反正两只脚麻木了,实在不想动。

从车站走回部队,洗个澡,往床上一躺,望着窗外碧绿的梧桐树叶,听着“知了”的歌唱,那个幸福啊!

让座千百次,这一次最奇葩。

此后还是经常让座,后来公共汽车不准超载了,城市公交上还是经常让座,直到现在。有时别人对我说“老师傅您坐”、“老大爷您坐”,有时候老婆教训说:“让啥子嘛让,别个比我们还小些”。

没办法,改不了的老毛病,当兵的时候落下的,我想。

2015.8.28金堂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