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 散文 661字 512人浏览 腐漫画宅

赞美上帝!那又是一个纯净的灵魂脱离世俗之苦,不被躯壳所累,在安琪儿的引导下前往天堂了吧,感谢耶和华!

定睛,仔细一瞧,则不然。原来这灵魂并非人类之灵,也不是能活蹦乱跳的动物之灵,相似与植物之灵,却有所区别——是烟啊。烟之美,是肉眼可见的内敛,是瞬即逝的遗憾,是心细如发的体悟。

清清淡淡中含蓄着浓墨重彩,似是怕了这浓墨重彩会惊了谁,它只是沉默着。任凭身姿袅袅,悠然地冲破了原始而又纯粹的束缚,将这浓墨,将这重彩悄然弥散,隐没于纯粹的空气中,颤抖着呼吸——宛如一滴墨误入了清水中,顿时:水非水,突兀的客人闯入水中,漾开涟漪,讶异不显慌乱;墨非墨,纯净的黑色水中安然,流光华,风姿更胜流云;清非清,深沉的墨意融入了浅淡的清澈,摘除不得,割舍不下。只得叹口气喃喃,也罢,也罢……尽管,让他去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墨色不自觉地浅淡了;于是烟自由地冲破了束缚却发现外面的世界不过是一个更大的牢笼罢;于是它只得也只能沉默又黯然地泯灭了,甚至没有咆哮,嘶吼,悲泣的资格。何为天堂?何为地狱?若是没有希望,便不见得有绝望罢?一缕烟,一滴墨,尽道人世百态。

耶和华在上,可是有些许法子帮帮您的信奉者?

……抱歉。在这警察替代了对不起的时代里,神明太忙了……忙到,没空搭理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是么……无妨。

浅黑色的烟划出优雅的弧线,温和的弧度,忧郁的形状。它犹如世界顶尖的芭蕾舞者,不知倦地回旋着,动着,欢笑着,随着音乐的戛然而止,舞者垂眸立定,已然失去了生命。那淡灰色的烟将要弥散时,即那垂眸的舞者听见天国的钟声时的表情又如何呢?凝眸望去,只道一片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