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梦飞扬作文
初一 散文 2085字 113人浏览 我的忍耐不了了

四月,草长莺飞,正是一年前的这个意气风发的季节,我寻到一处精神驻守地。一年的播撒,一年的相守,三百六十五个日夜的关注,今日又是人间四月天。我静静地在心底庆祝一周年的醇香,那么刻意来到我的后花园,贫瘠、简陋的家里,原来留下这么多的记忆。

遇到它时,真的象埋伏在街头的某种气息,无意间经过把往日的笑与泪勾起,忽然心痛的无法再压抑,情感不可抑制地沸腾。来的也许已不是时候,早已过了风花雪月的挥洒,但平凡生活的点点浪花,我尽情在这片天空抒发。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曾经在此我用文字用真诚结识很多的文友,让我感动而充实。驻守的我却如今难寻他们踪迹,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离去,我却坚信他们在默默注视着这片神奇。又有无数的新的写手踏上这篇美丽的银海,新鲜血液的注入,更是充满激情的波浪。是那么丰富而又真情的天地,仍旧有欢笑和泪水充盈的文字,仍旧那么无法让人割舍,我为且听欣喜但我也有许多惆怅。

网络写手,这是一个虚拟的空间里真实的所在,原创文学为他们的展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让那些喜欢文学而又爱好写作的人找到了一个栖息地,让缪斯不再高高在上地摇曳。许多人说且听的女写手是小资女人的无病呻吟,我却仍旧喜欢。那些高雅的有小资情调的女人,她们决不是庸俗之辈,坚强的经济后盾下,她们没有做金钱的奴隶,不是无聊的消磨和消费,而是将业余生活倾注在自己的爱好和情趣中。一个喜书并爱写的女人,她们就是丰富的女人,也是有追求的女人。讲究生活质量,讲究生活内涵,写得真实,写出真情,写满真诚。她们就是可爱而充实并风情永存的可敬女人。

席慕蓉当年只是一个长得并不好看的画家,却爱上了写作,全是心情文字。她老公评论她永远也脱不出小女人的情怀。却正是小女人的情怀让她画了一辈子未成名,却在写作上成了家,成了许多人心中最美的女人。

我虽生活在一个工作环境很恶劣的厂矿里,接触的也是一个个家庭妇女,她们整天是孩子老公和牌。我的行为同样没人认同,她们眼中我只是一个奇怪的不务正业的女人,整天没有报酬地写着,还浪费电费。我却一直坚持自己的爱好,在充实的精神世界里,也希望在贫寒生活里创造一丝浪漫温情。哪怕少吃菜也要时不时给自己买一朵花插在小桌上换来心情的愉悦,哪怕再忙也会寻找机会让自己静静地坐在窗前遐想。

写作如我是一种痛苦不堪的享受,写了无人欣赏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走进且听它给了我透视自己内心的挑战,也给我一个倾泄的堤口,更给了我与别人交流的机会,也寻回了自信并在不断地进步。

碧海银沙且听风吟,这个网名就让人感知了不一样的风景。而阵容的强大和丰富更让人留恋忘返。

四月突闻文友游湛江的活动,很多人不屑于参加,很多人无法参予。但大多数的人却兴奋而又期待,这是且听一个最实际最体贴最温情最盛大的节日,也是很多且听文友最喜欢的浪漫的方式。更能直接感知湛江那个美丽的海滨城市的英姿,也可零距离的接触那些神交了很久的朋友们,这是何等让人遐想的聚会,何等让向往的聚集。

情满湛江, 唱响湛江, 我愿意倾心倾情却无自信。太多优秀的人才,太多年青的心,让我有太多的顾及。却又难以抑制那种渴望的心情,徘徊又徘徊,彷徨又彷徨。犹豫中文友满腔热情的鼓励给我信心,做想做的,梦想梦的,不正是所有且听写手的追求吗。我在此刻坚定地报了名,也许人生不在乎结果,只要曾经努力过,人生更重在参予,就不会有遗憾。 且听永远是时代的宠儿,它是第一个给予编辑酬金的,也是最先给征文作者付报酬的,更是第一个让官方领导如此盛重参予策划和支持网站活动的文字园地。这一切证明,它有实力让它翼下的文学爱好者们翅膀丰满地飞翔,它也有实力让所有且听文人的梦飞扬。 且听曾经在庆抗日六十周年活动征文中,就体现了它的实力所在,一篇篇血泪诉说,一篇篇铿锵痛斥,一篇篇真实反思。让我看到了且听文友的高水准,也看到他们文笔的犀利。

让我们感知了当年那惨无人道的一幕幕,也激发了更多人的爱国之心,更帮助年青一代认知历史的真实,也让所有人知道了战争的残酷,侵略者的残暴。而评奖的公平、公正、公开又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且听编辑们的无私和勤恳。

网络在许多人(不指专业人士)的眼中它只是一个业余消遣的虚拟世界,而文学园地只不过高雅一点而以。但真正走近,才知这里是灵与肉的较量,真与假的拚夺,是心与血的付出,风与雨的吹撒。一个个跳跃的文字,一篇篇隽永的文章,就是一个个灵魂的呐喊。一片片真情的表白,一个个情感的驿站。

五月将迎来且听文友的畅游,五月是红色的五月,也是满怀豪情的季节,更是所有农民充满希望的春播佳节,也是所以果农喜看花落果蒂的时节,更是自古文人才思潮涌的时节。我们将迎来五洲四海男男女女的才子佳人们,让美丽、富饶、青春的湛江更显风景无限,用情、用心、用爱、用笔扬起且听再次的辉煌。

也希望这次的聚会集思广益,助我们且听有更完善的系统,让所有的写手们有一个更方便和自如的空间;也希望能增加编辑的阵容,体谅并理解所有写手急迫想看到自己文字的心情;我们期待编辑与写手更亲密而又平等的交流。我心中的且听,我期望的太多,也希望得太多,却是因为我坚信它会迎着风吟唱出一首盛世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