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痛苦
初二 散文 1034字 1134人浏览 韩小剩

我生下来时就口齿不清,四年级时,我在外面上提高班时发言,引得全班大笑,我窘迫万分。也许从那时起,我开始遇到更多的鄙视。

小学升初中时,我考上了一所重点中学。在那个暑假中,我兴奋地想着:在新的班上,老师会和以前一样信任我,同学会和我友好地相处,彼此互帮互助。但我忽略了一点,就是我的口齿不清。

记得很清楚,是一个周二的上午(其实就是正式开学的第二天),老师正在讲《这不是一颗流星》一课。将近下课时,老师叫我讲出第三段的段意,我站起来,只讲了:“第三段的意思是”这几个字,全班大笑,个别男生还用铅笔盒敲着课桌,发出爆笑。老师被笑声弄得摸不着头脑,一个劲地问“笑什么”,幸而铃声帮我解了围,我第一个冲出教室,刺耳的笑声仍不时地传进耳中。骑在车上,泪水无声息地流了下来,我没有擦,只是任由泪水淌着,直到也看不见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到家,妈妈见我眼睛红肿,问我怎么了,我只是说树上的“毛毛”落到了眼睛里。吃饭时,妈妈问起学校里的事情,我讲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并虚构着一些我与同学之间好玩的事,妈妈听着直笑,殊不知,我的心在流泪。我怎能看着妈妈为这件事而难过呢?

下午到校后,发现我的板凳倒在地上,桌面上被人踩了几个印子。我没敢问,因为我知道这是他们故意的。从此,我在班上再也抬不起头来,我不敢讲话,害怕一讲话又听到邦些熟悉而又刺耳的嘲笑声。班上没有男生愿意跟我说话,他们见到我,总会像见到瘟神似的绕道走开,或作出呕吐的样子。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时,课堂内总不安静。就这样,我在班上同学的嘲笑、鄙视中度过了初中三年。拍毕业照时,没有男生愿意站到我的后面。照洗出来后,我的后面没有人,而两边的男生挤挤的。

中考结束,我的初中三年也完了,我跟班上男生讲过的话总共不超过七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了高中,算是有了“经验”,我处处小心,还好,在头一个星期,没有人嘲笑我。我还以为来到一所好学校,谁知在一次当“值日班长”拖地时,把水不小心溅到了一个人的腿上。那人开始没有说什么,但第二天,他就在班上说谁碰到我,谁就会倒霉,并开始注意我的发言。每次我发言时,他总要带头做出呕吐的样子,其他男生也跟着做。

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在教室门口碰到准备外出的两个男生,那两个男生见到我,其中一个咧咧嘴,身回到班上,大声说,“真霉,刚出门就碰到个‘扫帚星’”我满脸通红,我明白,高中与初中一样,又要有三年的“苦难”了。

学到巴金老先生的《灯》一文时,我也渴望有一盏灯来温暖我、帮助我,可惜至今没有。多希望姐姐能为我点一盏灯,让我“找到来时的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