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春
初三 记叙文 3840字 306人浏览 一家ok

欲语泪先,舟轻愁重──《武陵春》鉴赏

绍兴四年(1134)冬十月,清照避乱金华,次年归临安。此词写双溪晚春,则当在绍兴五年(1135)春三月。是年词人53岁,由于饱受战乱,历尽劫难,心情十分悲切。

词写其流离生活中的孀居之痛。作品由景而情,从神态举止到内心波澜,写得既真率自然如行云流水,又跌宕起伏似浪峰波谷,形成一种凄婉劲直的词风,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词从暮春三月景色切入,“风住尘香花已尽”,起首用“以扫为生”(或谓“扫处即生”)法,即略去“春归”的漫长过程,只将“春归”的最终结局如实写出,从而造成一种突兀而起,令人触目惊心的开端。帷幕拉开,闪出的第一组镜头便是:恼人的风雨停歇了,枝头的花朵落尽了,只有沾花的尘土犹自散发着微微的香气,──春色终于了结了!从这个开端,人们不难想像出前此的全部情景,比如词人如何独守窗前,如何眼看着风雨摧花,乱红飘坠,最后又“零落成泥碾作尘”。这一切,虽没有明白写出,却自在不言之中。此种开笔,最与辛弃疾的《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神似,不仅扩大了诗的容量,而且情由千回万转后,蓦地喷薄而出,具有震撼人心之力。当然,这又不仅仅是一般的伤春,而是寓寄着词人飘泊零落红颜迟暮的身世之恸。首句陡起,次句平接,由景而入:“日晚倦梳头。”词人面对花尽春去之景,心灰意懒,所以虽然日上三竿,仍无心梳洗打扮。这句依然采用含蓄手法,通过妇女特有的生活细节──倦于晨妆,来反映主人公的情意阑珊。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三四句紧承上文,具写“日晚倦梳头”之缘由,但手法有变,由含而不露转向坦陈胸臆。景物依旧,人事俱非,这一句把南渡后的全部辛酸囊括其中,概括力极强。欲说无语,泪在语先,将满腹辛酸表现得异常细腻深刻而鲜明生动。欲说无语,是百感交集,无从说起;千言万语,欲诉无人,于是,唯有借诸两行热泪以倾泻心中的无限哀愁了。因此,泪在语先,实际上也就是以泪代语。

此词的上片,读来似与词人前期《凤凰台上忆吹箫》的开端相仿:“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然细加品味,一则伉俪小离之苦,一则夫妇永别之恨;兼之家国破碎,文物沦丧,不仅流离颠沛,又身遭“玉壶颁金”之诬,则“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和“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相较,感情之深浅,自不可同日而语。再读下片舟轻愁重句,此种感觉就越发强烈。

上片歇拍两句似已把话说尽,下片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忽然又出新境,那是词人用轻灵跳荡的笔触,展现自身瞬息变幻的复杂心灵。“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起首两句宕开,不再痛陈愁苦,却写意欲探春。“春尚好”反承“花已尽”,是虚想之景,所以冠之“闻说”;“泛轻舟”;继“双溪”而来,也是虚拟之行,所以用“也拟”出之。总之,这可说是词人意念上的偶一闪光。而在这意念一闪之间,也许就有往昔种种欢乐涌上心头,浮现眼前。然而今非昔比,昔欢今愁,自有天渊之别。因此人未成行,心绪又转:“只恐双溪蚱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既然担心双溪舟小,载不动如许之愁,那就只有闭门负愁,独自销魂了。

黄了翁《蓼园词选》评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词云:“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这首词的下片也是具有这一艺术特色。看其本意不过是说小小春游,实不足慰藉词人天大之愁,但词人却善于通过“闻说”“也拟”“只恐”三组虚词欲抑先扬,翻腾挪转,把自身刹那间的微妙心理变化过程表现得如此曲折尽情,把暮春寡居的凄婉情思表现得那么生动真切,真不愧为“圣于词者”。

结句化虚为实,语意新奇,是描摹愁思的绝妙好辞。“愁”与“恨”之类,原是一种抽象的情意,看不见,摸不着,为增其可感性,词人通常采取夸张性的比喻。以春水喻之,如李煜之“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以春草喻之,如李煜之“离恨恰似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清平乐》);此皆状其迢迢不断,绵绵无绝。言其深广者,如秦观之“飞红万点愁如海”(《千秋岁》)。更有甚者,如贺铸之“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青玉案》),连用三喻,使“愁”有弥天盖地之势。总之,“愁”与“恨”,通过视觉艺术形象,已化为可感的实体。摆在李清照面前的问题,是如何继承而有所创新。应该指出,“以舟载愁”的写法并非始于清照,前辈苏轼已有“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虞美人》)之句,同时人张元干《谒金门》中也说:“艇子相呼相语,载取暮愁归去。”清照的创新,在于“愁”不仅可以舟载船装,而且它本身可以因人而异,具有不同的重量,以致一叶轻舟难载山重之愁。目的无非是渲染己愁之深重,但舟轻愁重之喻,意新语新,夸张奇特,想像惊人,已达匪夷所思之境了。李清照的这一写法,对后世词曲创作有较大影响,如董西厢的“休问离愁轻重,向个马儿上驼也驼不动”(《仙吕·点绛唇缠令·尾》),王西厢的“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正宫·端正好·收尾》),显然是由李清照的“舟轻愁重”层层脱化而来。公允地说:李词有师承但力主创新,相比之下,董、王曲文则虽富变化而终稍欠创新之意了。

一、朗读课文,感受音乐美

我见学生急于想了解这首词,于是马上提出要求:反复朗读,读出感情,读出重音,读出节奏。学生个个很兴奋,都像一个个词人一样,反复吟诵,慢条斯理,摇头晃脑,仿佛已随词人一起,进入了那个凄美的境界。有的双眉紧锁,有的愁容满面,有的掩卷沉思,有的抒发感叹。约摸五分钟之后,我估计他们读熟了,就先点了几名同学读,然后全班齐读,最后老师范读。我感觉到他们的语调、语言、感情都体现出了词的音乐美、韵律美,他们已置身于场景之中了。

二、借助想象,欣赏意境美

朗读完课文后,他们很激动,我看见他们似乎有话想说,于是迅速把学生分成6个小组,每组10人左右,要求学生依托词中的一些意象,借助自己的想象,领悟词的意境。我规定每个小组的成员都要在组内发言,然后各小组确定一个方面的内容,由两人执笔,写一个精彩的描写片断。

没有了教师严肃的提问,学生们彼此之间很融洽,他们或自由谈笑,或自由讨论,或动手写稿,或指指点点,气氛十分热烈,连平时最不爱学习的“捣乱鬼”也振振有词地参与讨论。我心中一阵欣喜,不由感叹:确实是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十分钟过了,准备发言了。每个小组派两名学生代表发言,他们把文中描绘的意境归纳成三幅凄美的图画:

1、风住花尽图。

2、物是人非图。

3、愁容满面图。

我实在没有料到他们的想象力如此丰富,概括能力如此娴熟悉,竟然能用三幅图画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而且还惟妙惟肖,仿佛是画家作画。

如:第一幅画,他们是这样想象并描述的:无情的风刮了三天三夜,可恶的雨也肆虐了好几天,直到现在,地上还是一片潮湿。可怜那小院里的树木啊,一夜之间,花儿全没了,只剩下一些稀疏的叶子在那儿无精打采地飘荡。地上落花到处是,虽然尘土里还夹着香气,但是花儿全枯萎了,到处一片凌乱不堪的样子,仿佛春已从人间消逝了。

我惊诧于他们的描写能力,平日还没看出他们如此细腻,今日一见,让我刮目相看,我来了兴趣,马上又叫学生想象二、三两幅图画。

学生说第二幅图画:“山还是原来的山,河还是原来的河,花草树木,房屋一切依旧,可是人事已变。可爱的国家被金兵占领了,美丽的家乡被沦陷了,曾经那么多精致的古玩、字画都没有了,现在有的只是空空如也的四壁,在这间破屋里,如果能有人陪伴到天明,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丈夫病死于逃乱途中,只剩下了一个流落他乡的孤独憔悴的我!卧室里破烂不堪,没有一丝活气,厨房里因好久没烧火而没有一丝温暖!哎,我的世界里一切都完了!”

学生说第三幅图画:“因风雨阻隔,困锁家中好几天的我起了个早床,拿起梳子,走到窗前,准备梳理头发。可是,只见窗外落红满地,我心如刀绞:曾几何时,花儿和我一样,开得多么鲜艳、茂盛,可如今却枯萎、凋零,变成泥土。看着看着,那过去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手中的梳子情不自禁地滑到了地上,我倚靠在窗前,任凭风儿吹乱我蓬松的头发,任凭泪水在我脸上无情地流淌。记不清站了多久,天快黑了,我突然醒了:听说双溪春色尚好,说不定花满枝头,何不乘船去看看?刚走了几小步,又停了下来:那儿的船像小舴艋一样小,我这么多的愁思它怎能载动啊!哎,泛舟解愁愁更愁啊!”

学生说完后,我惊呆了:他们已借助想象,与词人同行,走进了词人的心坎里,我趁机以“情”为突破口,提问:本词表达了一种什么感情?这种情具体体现在哪些地方?产生这种感情的原因是什么?这种感情是否有过变化?结果如何?

因为有上述丰富的想象作基础,平日里最怕的问答此时一下子迎刃而解了,他们都知道;本文表达了词人因“物是人非事事休”而产生的愁苦之情,这种愁情具体体现在“倦梳头”、“泪先流”、“载不动”、“花已尽”几个词上,从“闻说”“也拟”可看出词人曾想解愁,可是天不随人意。

三、把握特色,品味语言美

这一组讨论结束后,我又让学生品味这首词的艺术构思,即你认为这首词写得好在哪里?学生们又讨论不休,七嘴八舌,最后小组内归纳,各组派代表发言:

1、刻画人物时,能由表及里、由外而内。(泪先流──载不动愁)

2、能用景物描写渲染气氛,烘托人物。(花已尽)

3、写感情变化时,欲抑先扬。(闻说……也拟……只恐)

4、比喻新奇,贴切生动。(末句把无形之愁喻成有形有重之物,成为千古名句)

这几个特色抓得特别好,我伺机指导他们把这些写法用于自己的作文实践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