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之象征意义研究
高二 读后感 5264字 1348人浏览 6698lui

1

《挪威的森林》之象征意义研究

摘 要:《挪威的森林》是村上春树于1987年所著的一部长篇小说。该作品是一篇唯美唯幻、略带哀伤的爱情小说。全文运笔娴静舒雅,读后荡气回肠、余音绕梁。故事以第一人称“我”进行回忆和对话,作品中展现了两位姑娘直子、绿子和“我”的爱情故事,其中充满了纯真浪漫,也不乏忧伤、苦涩的渲染。作者通过对人物的名字、生活场景、所见所闻的植物、音乐等进行象征,进而来预示作品中人物的不同生活方式和各自的宿命。本论文将通过对作品中一个个具体的意象进行分析,将从细节上分析这些象征意义并从整体上把握这些印象式描述。 关键词:《挪威的森林》;象征性;印象性

一、名字—不同的命运

作品的背景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主人公渡边彻与两个女孩儿直子与绿子的爱情故事,从与直子相恋,直子离开,与绿子相恋,再到失去这两个女孩儿。作者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在名字上也花费功夫,运用象征手法,为不同的人物形象安置与其命运相似的名字,暗示着主人公的生存范式,反映出了作者对这篇小说的整体构思,预示着工业社会时期人们理想的破灭,信念的殆尽,人们之间的不信任、不可交流、相互之间又十分孤独,下文将对人物名字逐一进行分析讲解。 (一)直子

这篇小说是基于短篇小说《萤火虫》而扩写的,《萤火虫》就是《挪威的森林》中的第二章和第三章的内容。《萤火虫》中的主人公有三个:木月、木月的女朋友直子和“我”。故事情节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我”在东京读大学,在校时认识了好朋友木月和他的女朋友直子。后来木月自杀,“我”与直子的关系也中断了不再联系。直到有一天,我又遇见了直子,她也在东京读大学,于是我们便开始了交往,常常外出散步,后来,直子二十岁生日,“我”去她的住所给她倾注生日,后来与她发生了关系,可是第二天。直子却不辞而别了。“我”很懊悔自己做过的事,不断地给直子写信,不该一时莽撞,希望她能原谅“我”。几个月以后,“我”收到了直子的来信,说她在疗养院静养,那所疗养院就是“阿美寮”疗养院。那天晚上我在室友那看到了一直萤火虫,它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此情此景,我也阵阵忧郁不住地悲伤。

《挪威的森林》中,直子作为“我”的恋人出现,直子是一个乖巧文静,单纯而

2

又伤感的女孩儿。直子的名字中,“直”在日语里表示疗养、治疗,修正、修改,苏醒、重塑等意义,因此直子出现的背景中大多都被象征疾病、死亡、阴曹地府的地方渲染。直子在高中时期,与青梅竹马的木月交往,而后来木月无故自杀,这使直子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对她将来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直子开始对以后的生活、前途和即将面临的社会而感到不安、恐惧,并且很是恐惧。后来直子离开家乡来到东京读大学,并且认识了“我”,接下来“我”与直子交往,直到她二十岁生日之后便离开了东京住进“阿美寮”,不幸的是,在数月之后直子选择了自杀。在直子短短的二十年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为这位名为“直”的主人公设定的一生,直子的出现并不是一个正常人,她就象征着忧郁、疾病和死亡。 作者对直子的刻画并不是很具体,有些含糊不清,需要读者从不同的侧面来了解这一主人公的形象,例如“我”在怀念直子时已经记不清她的脸,我们每次散步都是并排走着,每次看到直子时都是她的侧影,在后面走的时候还会看到她背影中那乌黑的头发。全文也并没有讲述直子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这也反映出直子没什么朋友,她是一个孤僻的人,没有亲人和朋友,无意间出现在“我”的身边,又无意间消失,离开了“我”。直子平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散步时不会和“我”谈论有关她的事情,我们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子可以说是作者笔下塑造的忧郁内向型的主人公,这无疑而是反映出当时一代人的内向与忧郁,远离家庭和故乡,对社会的抵触和不信任。

小说中的一个次要角色人物叫玲子,这个“玲”与“灵”相似,日语的意义为灵魂、幽灵。这个人物形象的刻画出现在直子自杀后,玲子穿着直子给她的衣服来找“我”,我为直子唱歌,后来玲子脱掉了衣服,我们发生了关系,读者可以看出玲子就是直子死后的代表人,她的出现也代表着直子。 (二)绿子

绿子是《挪威的森林》中另外一个主人公,她的性格与“绿”的意义相似,开朗活泼,也象征着生命的勃勃不息,绿在日语中的意义表示恢复、复苏和重新开始。如果读者将村上春树的两部作品《萤火虫》与《挪威的森林》进行对比分析,不难看出,绿子的身影中也依稀可见直子的特点,小说的构思框架中,直子住进了疗养院,之后绿子就出现了,这个及时出现的绿子也就是另一个直子,是直子的延续。小说中当“我”见到绿子时,她剪掉了长头发,带上了太阳镜。头发变短了就像是没有了保护,被赤裸着扔进了人群心理发慌,要借着太阳镜来使自己心

3

安一些。同样,我在疗养院看到直子时,她也剪掉了长头发,后来玲子也剪掉了长头发。在长篇小说中两位女主人公都剪短了头发,这无疑是作者的精心设计,绿子就是直子的生命的再次出现,是直子在现实世界中的一个替身。既然是现实一些,对于绿子的描写也有了许多现实的背景环境和情节。小说中提到了绿子的姐姐和父母,在描写绿子家的鲜花时作者也费了些心思,文中也描写到了“我”去医院照顾绿子爸爸的情节。

虽然是相对比较来讲更加现实了些,但毕竟也是作者笔下塑造的人物形象,传达着作者的思想,全篇带有共同的色彩色调。绿子同样是有着描写相对模糊的部分,绿子家庭关系比较模糊,日常行为也有些让人费解,绿子也常常来去无常,找不到自己最根本的归属。绿子常常放“我”鸽子,也常常不去上课,去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在作者的笔下,绿子同样使“我”不能了解,她的形象在小说中同样是不完整的、零零碎碎的。 (三)主人公“我”

小说中“我”喜欢阅读些经典文学作品,向往里面的主人公,通过自己的努力而成功的英雄们,而在现实中,“我”特别迷茫,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和目标。我就像那只萤火虫,黑暗中迷失方向,灵魂在暗夜中彷徨迷茫。“我”在小说中就象征着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那些参加了“全斗会”运动的青年,他们想去解放社会,但是过于激进并没有根据客观事实,因此也没有成功,运动的惨败也是青年们失去了斗志,陷入了无尽的迷茫。

作者给小说中的人物都取了汉语名字,使读者在看到这些中文名字时就能想到作者想要表达的相应的主题思想。女性的名字多带有“子”字,男性的名字多带有“郎”字,而小说中我的名字却以日语出现,这使读者猜不透名字背后的生存范式和主题思想,只能自己体会琢磨。将日文名字直译过来,“我”的名字叫“渡边彻”,其实将“我”的名字翻译为“通” 更为准确,表示穿梭于、往来于,可以清楚地象征“我”在小说中的生存范式,来往于直子与绿子之间。作者将《挪威的森林》的主人公确定为三个,全篇围绕着“我”与直子和绿子的交往展开故事情节,我与直子交往,之后直子住进了疗养院,从现实世界中消失,之后绿子便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一方面心里念着直子,对她放心不下,但同时又与绿子发展着暧昧的忽远忽近的关系,后来直子的自杀使我悲痛万分,我四处漂泊流浪,拨通了绿子的电话,此时的我已浑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二、场所—超现实画

4

作者一方面通过主人公的名字来预示小说剧情的发展,另一方面,篇中的场所安排等同样也烘托着剧情,与名字相辅相成,共同渲染着忧郁浪漫、纯真哀伤的氛围。 (一)草原、树林与水井

小说中主人公直子象征着死亡 ,因此,直子出现的地方都笼罩着阴暗的气氛,有些超现实的色彩。小说的开始提到,我偶然间听到了《Norwegian Wood》这首歌曲,便回想起了以前的恋人。作者运用印象式的描写方式,想象着那片连绵起伏的青青草原,蓝蓝的天空绿绿的草原,影像中没有“我”,也没有直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此情此景无疑透露出了主人公昏暗的心绪,这里面所有的景色物体,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无论是草原、树林还是水井。直子曾经带我去那辽阔无疑空旷无阻的大草原,我们在死一般寂静的杂树林中缓缓行走,为了寻找那口从未有人找到的水井,它很深很深,没有人找到过它,如果一不小心掉了下去,肯定就没命了。显然,杂草和树丛都是这阴阳交接的相交处,这里的水井也是死亡的象征。

(二)阿美寮

阿美寮疗养院是作者顺着自己心里向往的人间天堂所描写的,在温暖明媚的盆地中,就像是婴儿的摇篮,满眼望去青青的小草,一望无垠,哗啦啦的小溪缓缓转弯,不紧不慢地流过,不远处,农家的炊烟升起缕缕飘移,风吹着衣竿上的衣服,前后摇摆,几只小狗欢快地叫着,可爱的猫咪攀到房顶慵懒地晒着阳光。这样的安宁和谐与现实极不相符,只能在作者的想象中浮现。小说中写道,在阿美寮这个疗养院里的人都是病人,这里的人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在这个静美的地方里安闲自乐,抛去了所有的烦恼。我要到疗养院去就得经过一段长长的树林路,直子说她来到这个疗养院就喜欢上了这里,不想出去,其实也是害怕出去,后来当“我”看过直子之后,走出疗养院,绿子看到“我”居然惊恐地说我的脸像是幽灵,显然疗养院是个虚拟的地方,并非现实存在,阴阳交接的地点。这部小说中作者运用这种象征主义将生与死进行了混淆,生与死可以同时存在,虚幻与现实可以共同出现,阴间与阳界可以互相往来,作者就这样将实际的现实与幻想中的幻象,过去的回忆与现在的生活,个人的感受与客观的实际都杂糅融合,彻底地打破了客观思维,在这部小说里,生与死并非再不相见,只是选择了不同的生活范

5

式。 (三)周边景致

小说中对于人物周边的景致描写也是尤为详尽细腻的,作者在描写中运用了写实的手法,但手法虽为写实,写出来的景色却是虚幻的不存在的,在现实世界中根本就看不到,背景没有现实都市中的繁华喧嚣,没有高楼大厦快餐冷饮灯红酒绿,描写了大部分的秀美景色,绿色为主,天然自在,小说中体现了作者选材的超现实性。剧情中的恋爱更像是作者的亲身经历和自我感受,淡淡的忧伤,爱情的失忆,忧郁的死亡,在叙述中轻描淡写历史事实,一带而过很少提及,也没有一位知情的旁白者,从头至尾只是“我”通过回忆过去,中间夹杂“我”的想象幻想,使这些故事情节都融为一体,共同打造了象征压抑死亡的氛围,周边景致的细致描写也为这一象征增添了不少后备资源。 三、道具—失落与幻灭

(一)歌曲《挪威的森林》

小说以一首歌曲《挪威的森林》开篇,这是一首使人陶醉于幽兰幽静的乐曲,曲调使人安静忧伤。很久很久以前,我拥有了你,不,应该这样说,你拥有了我。我们一起参观你的房间,心间豁然,茂密的大森林,闭上双眼,想象着到你想要去的地方。我环顾这房间,可是怎么没有一张桌椅,不禁使人失落忧伤。作者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首悲伤的曲子作为开篇呢?这和小说主人公的前女友不无关系,直子喜欢这首歌,所以当主人公听到这首歌曲自然就会回忆起女友直子,接着叙述他们之间分合曲折的爱情。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这首歌与作者产生了共鸣,表达了人们心中的不快,失落、郁闷与幻灭。 (二)绿子自编的歌词 绿子也写过类似的歌词,内容是这样的,想为你做一顿美味佳肴,可是我的家里没有炊具;想为你钩织一条暖暖的白色围巾,可是我的手里空空没有羊毛卷;想为你花前月下冥思苦想吟诗作赋,可惜桌上少了笔墨纸砚。通过绿子写的歌词同样可以看出,绿子想表达自己心中的无奈与惋惜。这些歌词诗句都与整篇小说的背景氛围融为一体,到最后都是美丽爱情

的幻影,都是飘渺的幻灭。

小说的前部提到很长很长的树林与很深很深的水井,这些无奈的等待与惋惜暗示着我与直子关系的结束;小说发展到结尾我在城市的喧嚣、茫茫人海中迷失,这与开篇有着同样的效果,暗示着我与绿子的关系也将趋于完结。村上春树的这篇小说与世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毫无关系,主人公从恋爱开始,到后来的

6

失恋、最后终于死亡幻灭,没有一丝一毫的政治性言论,都随着人物的性格特征任其发展,小说中提到的某些意识形态的理论,作者都借主人公之口给予了否定。 (三)水仙花

后来直子自杀,我痛苦万分,我们的爱情也结束了。我与绿子纠结于若即若离的局面,我送给绿子的水仙花,也预示着我与绿子最终爱情的破灭。第一次去绿子家的时候,走在路上几朵水仙花吸引了我,我随意挑选了几朵。那个时节并不是水仙花开的真正季节,但是它是我的钟爱,自小就特别喜欢。我把水仙花送给了绿子,绿子看着水仙花唱起了《七朵水仙花》,虽然我没有钱没有房,可是我却有着漫山遍野的水仙花,送给你七朵水仙花,花儿在阳光下摇曳绽放。最后我不知来到了哪个城市,打给绿子,最后却浑浑噩噩,茫然不知所措。可以看出,这里的水仙花也代指了绿子的自恋与灭亡,“我”与绿子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结语

《挪威的森林》是一部充满静雅忧郁的青春爱情故事,是主人公“我”先后与直子和绿子两人的爱情经历,中间夹杂着高中时代我与木月和直子的友谊;大学时代我与直子与绿子,后来疗养院的玲子来找我,又是我与直子和玲子之间的爱情纠葛,全篇渲染在阴郁的氛围中,没有政治说教和个性的意识形态,大体上是我与直子、绿子三人的爱情故事,小说通过人物名字、不同的场所与道具,与剧情相辅相成,象征着我们三人的爱情将如何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