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兄室弟
高一 记叙文 901字 94人浏览 槛外人117

在窄小的房间内,几个人正坐在床边泡脚。突然间灯灭了,房间里一片黑暗。
“还没到时间呢!”
“不要这么准时吧”
……
一阵乱吼声从室内传出。
这就是我们的寝室,四个房间,每个房间睡四五个人,我有幸同老杨、老章、杨兄和石兄成为室友。
石兄,一个貌似正经,实则“下流”的“高音炮”。一曲“大河向东流啊……”,虽然不是惊天地泣鬼神,但我想刘欢若听见了即使不当场吐血,也要“长太息以掩涕兮”吧。有时,石兄的高炮也会被管理员给打哑。可悲的是,管理员竟不知石兄是一个机械修理高手,在他走后,石兄会在两秒内修好,真可谓“争分夺秒”!
石兄不但会唱而且能说,我们几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每次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已经“呜呼哀哉”的马儿在他的嘴下又活蹦乱跳了起来。
老杨,一个嗜睡如命的家伙。虽然这样说有些过火,但事实的确如此。别人顶多赖床三四分钟,而老杨二十分钟过后依旧风雨不动安如泰山。过后他会以炮弹似的速度穿好衣服,这样才不会让刷牙洗脸改了期。即使这样,他还会说:“觉总是要睡的……”。
老章人称“蟑螂”,但他却极力排斥这一“雅号”。于是大家想到了章宗祥,“章宗祥兮,章家人”便脱口而出。这时老章不再争辩,因为他知道以一人之力,即使唾沫喷干,也难敌悠悠众口。
杨兄,我们寝室的“闹钟”,一个我们离开他就无法按时起床的人。
开学不久,我们几个在一件事上便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大伙儿凑份子从小卖部买一大包零食回来,晚上过过嘴瘾,这样既省时又划算。
零食买回来了,到了晚上,大伙儿来到寝室。
这时石兄发话了:“我认为这包零食可以吃一个星期。”
我们谁也没搭理他,便埋头吃了起来。
“你们可以,这点面子都不给。”老章边说边抢过最后一个李子塞进嘴里,“知道我一向只喜欢李子……”
吃着吃着,突然冒出一句:“火爆牛筋,味道就是好……”众人侧目而视,老杨舔着嘴唇,还在那回味。大家一阵狂吐,笑声经久不衰。
“停!”突然杨兄大吼一声,大伙儿愕然。“只剩一半了,不能再吃了。”这时大家才意识到鼓鼓的零食袋已瘪了一半了,于是就洗洗睡了。
如果半夜醒来的话,你就会发现老杨的被子像瀑布一样悬挂着,石兄发出均匀的鼾声,老章安静地躺着,杨兄则把被子给踢飞了。
这就是我的室兄室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