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撷生活中的浪花
初二 散文 869字 6622人浏览 羽月欢娟

放假在家,闲的无事可做,不由得想起了那条老街——曾是周围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在幼时,母亲总爱带我去街上逛逛。一天下来,所有的吃喝玩乐都在这条街上。这条街,也占据了我幼时的大部分回忆。

带着童真回忆的我,再一次踏入这条老街。时隔多年,曾经的繁华已不复往。如今,这条老街比过去多了抹陈旧的味道,少了道喧闹的气息,其他的一切却都如过去那般,从未改变。

看着老街上那一个个熟悉的店名,脑海里便涌起一波又一波记忆的浪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继续向老街的深处走去,直到在一处拐角看到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背影。那个背影在我的记忆中本就有些驮背,隔了近十年,如今那微驮的背弯得更厉害了。我走向那个背影,说起了曾说得熟的不能再熟的话:“奶奶,来碗糖粥。”老人回头看了我一眼,但并没有认出我。她缓缓地拿起一个小海碗,为我装了一碗粥,然后坐在木板凳上,眼神有些呆愣。

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子女常年不在身边。在她退休后,就来到这条街开始卖起了红糖粥,如今算算,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听我母亲说过,在她小的时候,外婆就常常带她来吃上一碗,与老人一同聊天。可以说,母亲和我一样,是吃着老人的粥长大的。

如今母亲虽然已经奔四,但她依旧想念着老人的糖粥。有时候,母亲不仅自己常来吃,还总是推荐别人也过来吃。还记得有一次,一个过路人问道:“老奶奶,这卖的是什么?”老人翕动这嘴唇声音有点小。此时,母亲正与我在旁边吃粥。母亲看到抢着夸道:“红糖粥!可好吃了,而且又不贵。是大米和红糖熬得。”“是糯米熬得。”一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地传来。母亲一愣,问:“糯米熬得?”老人缓缓地说:“是糯米熬得,大米熬得不好吃。”老人木然的眼神里竟流露出一丝认真。母亲看自己夸错了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眨了眨眼,像极了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得老人曾说过:“在这里做了近半辈子的糖粥,也就不想离开做其他的了。简单,平淡,也许这就是我现在想要的生活。”

老人在那条街呆了近四十年,她手里的糖粥,也成为了三代人心中的一道回忆的浪花。每当我们想起她时,心底的平静就会泛起阵阵浪花。虽然最终依旧会归于平静,但难以忘怀的,却是它澎湃时的壮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