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地栖居
初二 记叙文 826字 298人浏览 老艺节

诗意地栖居

盘古开天地地,宇宙混沌发鸡子,天地既开,清浊自分,从此界限分明,再不相融,然而女娲造人之时,取水之清和泥之浊,二者相融,方有此天地造化之灵。

因此,人的世界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他眼中的万物有了色彩,赤橙黄绿,五彩缤纷,美丑福祸的边界开始是那么分明,黑白之间开始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物质填充,是为诗意。

诗意自然不分黑白的,在最黑暗的时代里也有竹林长啸,广陵琴音,在最深沉的枫桥秋夜里,也有江枫渔火、钟声绵长。《侍坐》中曾皙“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清雅淡然是诗意。

陈子昂独对天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胸怀激荡也是诗意。诗意即是在黑白条框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仰观宇宙,纵览古今,那世俗对你的压力有多大,当你你轻身而,不再囿于那狭窄眼界时的心境会有多清逸悠然。

是以东坡跃出世俗之桎梏,才会回首萧瑟之处,有也无风雨也无情的感慨,是以渊明回归田园之后,才能有悠然见南山的淡然,世间万物皆是如此,有得必有失,只有弃了对黑白的执着,才能得到世界五彩橙黄橘绿的快乐,重获一份豁达与超脱。庄子之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盖不异于此,

乘着诗意,不是才能遨游无穷,真正与自然融为一体吗?

寻得诗意,就会像超越了穿越宇宙的速度一样,于空虚纷杂喧嚣的世界穿越到美好的桃花源。其实二者非隔千里,只差着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你的角度的毫厘,世界的万般模样,往往取决于人眼中的色彩、心中的温度。

若你整日只关注到死板的规矩,冷硬的条框,你自然感受不到自然肆意的心灵上的自由,若你整日只知诵读圣贤书上的礼教道德,你自然无法理解“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智慧超然。生活中我们像一个个别里夫把自己和他人都囿在一个个套子里,只知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却不知诗意的快乐,见人则以己这条框度之判之,是何异于以西方的油画之技法品评泼墨山水,以严谨的逻辑学衡量诗词歌赋?何等愚昧可笑之举也?

天地光阴,实为逆旅、过客,而人类栖身其中又何其微茫,而诗意,是打破时间空间的通道,是灵魂最纯粹处,七彩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