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百合花-教学故事
初一 散文 1808字 307人浏览 陈宵红

哭泣的百合花

“吴老师,以后课堂上能不提问我吗?你的问题我也会,只是不想回答。”怎么回事?作业下方怎么会有这几句话?我翻了一下封面的姓名:顾妍。脑海中马上出现了她的样子。

为了早点熟悉刚接手的班级学生,新学期刚开始的两节课我提问的学生相对多点。昨天叫到顾妍时,一个不起眼的女孩从角落里站起来,低头沉默不语。我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她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欲言又止,眼里噙着泪花。我以为她上课没认真听不好意思了,提醒她注意听讲,便让她坐下。她哽咽着坐了下去。

稍作停顿,我在她作业本上写道:为什么不回答问题呢?学生回答问题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喜欢英语课还是不喜欢我的教学方式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聊聊好吗?

第二天顾妍又留了几句话:老师,我很喜欢你的课。别问为什么好吗?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虽说工作时间不是太长,但也是一名老教师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和事情。我想也许顾妍性格特别内向吧,既然不说以后熟悉了再问吧。

无形间一个多月下来了,学生也都熟悉了。我把这事都忘了。课间时有人敲办公室的门。正在改作业的我随口说声:“请进!”继续改作业。“吴、吴老师,可、可以和、和你聊会吗?”我的第一反应是顾妍。的确是她。虽然不知道她不喜欢发言的具体原因也能明白几分。随后她告诉我其中的原因。天生口吃的她上幼儿园时很多小朋友学她

说话,但年幼的她并没有在意,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可一次幼儿园的阿姨让她唱歌时说她没有认真跟老师学,唱的断断续续,并要求她在全体小朋友面前把歌词说一遍。几句歌词后小朋友们笑得东倒西歪,老师明白她断断续续的原因但已经晚了。从那以后老师提问她就很害怕,说不出话并且哽咽流泪,逐渐形成了习惯。上小学也感觉很自卑,不敢和班级的同学交往,怕被嘲笑。在学校连个朋友都没有。现在鼓起勇气告诉我是因为我是刚认识的新老师,以前老师都不提问她的。而且感觉我的课比较活泼,是一名可以信任的老师,才把这个连父母都不知道的秘密告诉我。为的就是让我以后课堂也不要提问她让她难堪。听完她的话我重新审视了这个女孩。其实她很漂亮,只是皮肤有点黑。幼儿园阿姨无意识的举动和小朋友们的讥讽让这个本来就有口吃的女孩感到了自卑,并害怕发言。我让她看着我的头顶:“我第一次进你们班教室就有很多学生笑我,你知道吧?有人议论我是秃头、光头老师你听到了没?你觉得我生气或自卑了吗?我觉得没什么,随便他们说吧没什么大不了。越是掩饰越会注意别人的评价。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也可以喊我光头老师。口吃只是一个小毛病,就像很多同学近视一样,有人取笑近视吗?近视的同学好像也没有自卑的吧。况且口吃很多都是可以纠正的。只要你自己正视自己,让其他人逐渐接受你,就不会有人取笑你了。音乐家贝多芬聋了有人取笑他吗?相反很多人崇拜他和他的音乐。残奥会上那么多残疾人在赛场上尽情的展示自己,同样获得了观众的掌声。何况你只是小小的口吃呢?关键是自己要面对它就行了,就像光头老师一样,对吧?”顾妍

看着我的头,开心的笑了。

后来我私下找了几个班委,和他们谈了这个事情,并让大家一起来帮顾妍解开心里的结。平时课间我会有意无意的让顾妍帮我做一些小事,比如抱作业本、拿东西,尽量给她和老师交流的机会,熟悉办公室的环境和老师的氛围。当然也发动了办公室的同事和相关的任课老师,让他们有意识的和顾妍说几句话,从而让她首先克服对老师的恐惧。有时也会让她在我的办公室逐字的读句子,并在熟练的情况下加快速度,并给这种方法取名为山寨版的“抑扬顿挫”。当然课堂我也试着让她回答一些简短的问题。开始是判断题和选择的A 、B 、C ,然后是词语填空,难度逐渐增加,甚至还鼓舞她参加了校诗文朗诵比赛。虽然比赛的成绩一般,但她需要的是那份从容和自信。

半学期后,从她发言举起的手和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我知道她已经挣脱了心灵的束缚,自信的面对学习和生活,而且口吃的问题也基本消失。其实当初她只是轻微口吃,但幼儿园中一次无意的伤害让她自卑,失去了与人交流的信心,直至自我封闭。虽然我发现了她的问题并帮她成功的重拾信心,可从她的身上我感觉到我们老师的责任更加重大。作为一名老师,除了教书育人还要用心呵护身边的每一个孩子,一言一行都要考虑孩子幼小的心灵是否接受。就像孟子在《梁惠王上》中说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那样,真正用心去对待每一个学生,特别是个别特殊的学生。

毕业时,顾妍特意加了我的QQ ,她的网名叫“百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