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早春
高一 记叙文 1991字 178人浏览 小破孩儿与小猪

春节刚过,江南的春意便早早来到.
先说气温,最低也在五六度,白日放晴就在十五六度.小阳春的气候最适宜出行郊游.梅园的梅花开得正酣,还没从梅林如醉的神情中缓过神来,还在回味那丝丝的梅香时,那边的郁金香也在暖阳中探出小脑袋来,惊喜地心花怒放.一朵朵,一丛丛,在如织的游人的笑声中竟相开放,艳阳下竟分不清是花朵映红了人面,还是人面映红了花朵.
江南的山不多,也不高,如数家珍,但都座座出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江南的山和美丽的神话有着极深的渊源.正因为赋予了太多的向往,江南的山便成了人们心中最神圣的家园.在风入树林,鸟鸣山涧的石径上拾阶而上,阳光从树梢上撒下俏皮的碎影,如精灵般在石阶上跳跃.缓步徐行,后背微汗,林间习习的初春的凉风便会悄然而至,一阵沁入心脾的凉爽犹如一次心灵的涤荡.花草还没透出新芽,那些长青的乔木却已爆出新绿,在林间第一个唱响了令人心神激荡的春之赞歌.鸟儿应和着,沉默了一个冬季的歌喉在此时一迸而发,惊喜,欢快而奔放.山那边有人亮起了歌喉,歌声在山谷久久回荡.
歌声欢送着游人进入了寺庙道院,刚跨过高高的门槛,浓浓的香烛味便阵阵飘来.除了鸟鸣,四周寂然.烛光摇曳,香烟缭绕,善男信女,虔诚膜拜.春天是一年的开始,也是他们希望的开始.寺庙道院的香火在春天最为繁盛.近年来,灵山圣境的香火可谓红遍大江南北.今年一家去了一趟,用人山人海来形容,我看只说了十之一二.记得那天初五,看完"九龙灌浴"后,天色放晴,焚香拜佛处挤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说了江南的山,若忘了江南的水,那真叫罪过了.江南的水可以说是流到江南人骨子里去的,甚至连魂魄都是与水相依的.清晨天刚亮,勤劳的女人就起早来到门口的河边洗衣,淘米,开始一天的劳作.男人起得晚了些,起来稀里哗啦地吸了两大碗粥就映着河中的倒影到田间去了.之后,小孩也被女人叫起,吃完早饭,唱着歌作别河流上学去了.碗筷刚洗完,衣服也刚晾起,邻里的女人们便三五成群的上街买菜去了.河流见证了她们的容颜,从初嫁新娘到白发老妪.除了家中,河边是她们去得最多的地方.买菜回来,在河边又聚在一起,洗菜,淘米,而后各自回家做饭.炊烟还未散尽,双手还没来得及擦干,男人就踏着沉重的脚步回来了,如同江南的春天也不会姗姗来迟.
江南的水冬天也不怎么结冰,一阵料峭的东风便吹皱了这一河春水,荡起阵阵涟漪.河旁的垂柳也在早春的东风里对着水面梳洗起来.儿时在河旁插下的一枝柳条,如今已是一抱粗了.垂下的千百条似从天而落的细长枝条对着镜似的河面在左顾右盼.蓝天是她心仪的头巾,白云则是她时尚的发簪.柳树似染上了一层淡绿,如烟似雾,映着一河茫茫水气,多象一幅浓淡皆宜的水彩.
都说江南春色在水中.鱼儿也趁着艳阳从水底游了出来窥视这早春的风景,吐出的串串水泡和在河面游过留下了条条波纹.青山倒映在水中,真分不清哪儿是山,哪儿是水了.临水而筑的江南民居与这小桥流水真如画家笔下的油画,儿时看了一遍至今还魂牵梦系.白墙黛瓦,檐牙飞翘,依着河流,偎着石桥,衬着满山的青翠,是那轻柔的泛着新绿的柳枝抚慰了梦中激荡的心灵,也悄悄拭干了梦中滑落的泪滴.这江南的水哟,多少次在梦中荡漾,碧玉般的河面泛映出多少童年的希冀与梦想,虽非触手可及,但也依稀可辨.待白日里沿河寻去,却已是绿烟朦胧,难觅踪迹了.
江南的河流如蛛网密布,倘是撑上一叶扁舟,就会发现到处都有早春的惊喜.这户的花刚见苞,那家的已是透红了.这边还是枯草一片,那边已经是一层新绿.荡舟回首,刚才的一片枯草竟已笼上一抹青绿.原野上,油菜窜了出来,伸着长长的脖子,探出一个个小脑袋,准备一夜齐放.几只麻雀站在电线上,一动不动,似乎也被这早春的惊喜所陶醉.
江南的雨很特别,就象少陵所写的那样:随风潜入夜.夕阳西下,东风渐渐刮了起来,卷来一帘暮色.春雨便在夜暮中悄然而至,细细的,似牛毛,象断线.不用打伞,便可感受春雨的温度:有那么一丝凉意,却始终掩盖不了白日暖阳留在体内的温度;也可以打伞,踏着小巷的青石路面,看着昏暗街灯下的身影由长变短,再由短变长.
如果说黄昏的江南小巷充满浪漫,那么黄昏的雨中小巷更充满激情.脚步"咚咚"是行人匆匆的步伐,而脚步"叮叮"则是江南女子悠闲的雨中漫步.或抬头仰望,像天使般向往天空;或俯视地面,像仙子在天庭俯瞰人间.或作沉思放慢脚步;或念感动脚步飞扬.黝黑的青石板泛射出片片灯光,像一丛丛盛开的黄花,又似一地的金甲.密密的雨丝在伞尖凝聚,一滴,落下,一滴,又落下.点点滴滴,牵扯出萦绕在心头的旧事,像这早春的夜雨,无来由的,说来就来了.春雨,洗去了严冬的尘埃,涨满了河流,带着春日的期许奔腾东去.脚下的青石板路虽然高低不平,有些坑洼,甚至寂幽昏暗,就这样一路坚定地走下去,终将迎来一幕春霁.
江南的早春像充满希望的少年,从这青石路走出去,明天定是一城春色!
江南的早春像羞涩的少女,倚门回首,目送着少年一路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