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唱
初一 记叙文 857字 33人浏览 唐贝塔

浅 唱

转眼间,又是一个星期天,开学三个星期了。依稀记得暑假里狂补作业紧忐忑不安的心情;每天早睡晚些的懒散;想着快点上学,即使听到吕壵、陈浩烦人、结巴的发言(现在听到却又十分烦燥)。

现在与暑假的最大不同恐怕是暑假时初一,现在我初二。

初二,我们从初的 教室到了它上方的初二教室。若按数学的思想,它只是向上平移了一个单位长度,将初一加一成了初二,只是相隔了“一”,改变的却是很多很多。

“物理”,想必每个上初二的人都会说这个词,作为一门如同“语数英”一般的学科,大家都相当重视而又有些迷茫吧!幸好,我们有一位幽默风趣的物理老师。他总是穿着一件黑色长裤,上面配着一件被他的皮肤衬得有点泛黄的白衬衫,还每次都将袖子撸得高高的。再往上看就是物理老师的肖像了,小平头,被晒得有些泛红的皮肤配着一副青光眼镜。他不仅长相与众不同,说起话来更是语出惊人。课上的好好得突然说:“我讲普通不行,你们汪老师要我说普通话,我讲不了,但我的桐城话还是很标准的,谁要学可以找我啊!”“哈哈哈”同学们一边诧异一边捧腹大笑。原来,墙上写着,“上课发言请说普通话”。

有人说:“老师的死对头是学生”,也有人说:“学生是老师的子女”。说完了新老师,新同学也该登场了。在五个新同学中,我最熟悉的算是陈帅了,可我们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可他坐在我后面啊!天时没有撞到人和啊!在人群中多看了他几眼后,发现他有个“手”头禅,总是不经意地用双手扶眼镜。后来,老师上课时也发现了,大家便传开了。要说我坐在他周围可真是他的荣幸,不信吗?可以和他旁边的钱志豪对比啊!陈帅是“上海与桐城的混血儿”,却不知道说桐城话也听不懂桐城话。有一天,陈帅正坐在桌子上看书,钱志豪便坏笑着说:“陈帅”。“干嘛?”陈帅温和地应道。“你知道‘蹲缸’(桐城话,厕所)的意思吗?”“不知道,是什么?”“你猜„„”两人就这个问题说了好久。

除了新教室,新同学,新老师,还有很多崭新的事物。例如即将来临的初二会考,数学老师去学习三个月;音乐课和电脑课删去了;新的教学楼在施工,初二,真的来了。

浅唱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