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岩 家风征文
初二 散文 1319字 118人浏览 enjoy妖妖

我的妈妈

远嫁,每年只有暑假的时候回东北老家陪陪父母,每年的农历春节,爸爸妈妈的生日,都是在视频里一起庆贺,慢慢的,我习惯了,爸爸妈妈也习惯了。可是每次想到自己为人儿女这一世,真的是愧对父母,愧对妈妈。又到母亲节,让我再说说我远在东北的妈妈吧!

妈妈很漂亮,大眼睛双眼皮儿,据说爸爸第一次见到妈妈就在心里对自己大声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妻子啊。”于是厚着脸皮一直跟在妈妈的后面在介绍人的家里走来走去。妈妈当时心里很烦的,没打算找对象,是被介绍人暗算了。我要谢谢这次“暗算”不然这个世上哪能有我呢?

妈妈很勤劳。有我之后的工作是在一个车间三班倒,她还自己在院子里搭鸡窝养鸡。我还记得冬天的小炕上,我和妈妈坐在炕梢,听着广播看妈妈织毛衣。炕头就捂着妈妈挑出来的鸡蛋。我经常能看到那里孵出来的小鸡。夏天的时候,一家三口睡到大卧室的床上,小炕成了鸡雏的窝。妈妈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要给鸡切野菜,和上豆饼给鸡吃。

妈妈很节俭。养鸡产出来的鸡蛋家里都很少吃,妈妈攒着去市场上卖。那时候妈妈的月工资是四十块左右,全都攒了下来,家里平时的花销就是卖鸡蛋赚的钱,每月十几块。奶奶都受不了找了这么个会过日子的儿媳妇。总跟人家说,这个媳妇太节省了。

妈妈很要强。妈妈在姥姥家排行老二,姥姥一共养了三个孩子。

俗话说,老大亲,老幺疼,最倒霉的是当腰。妈妈就是这个“当腰”的。初中没毕业就被送到哈尔滨照顾爷爷奶奶去了,于是跟姥姥的感情就更不够深厚了。据妈妈回忆说,姥姥仅有的几次购物,买回的衣服不是给舅舅就是给小姨的,很少给这个大女儿。有一次传言家里要地震了,姥姥带着老大和老小跑回了娘家躲避,留下了妈妈和姥爷在家看家。结婚的时候,姥姥只扔给了妈妈一句话:“以后嫁到人家就是人家的人,要懂事,有了委屈别总往娘家跑。”当年跟妈妈差不多一起结婚的小姨,陪嫁的东西却摆了满满一炕。我还记得自己读小学的时候,一次爸爸妈妈吵架吵很凶,妈妈自己趴在炕上哭,早饭是爸爸给我凑合做的。那次妈妈应该是很伤心的,可终究只是在家里哭哭算了,去姥姥家的时候顶着一对哭肿的眼睛,却一个字也没提。

妈妈手很巧。总给我织各种花样的毛衣,在学校的时候会有老师过来仔细观察我的衣服是怎么织成的,然后赞叹妈妈的手艺很棒。

妈妈很严厉。从小最怕的是妈妈,总觉得自己干什么坏事都能被妈妈识破,然后遭到惩罚。长大后才知道,其实妈妈最好哄了,只要一两句好听的话。

从前在外上大学的时候印象中的妈妈还是住在平房里三十出头的样子,圆润的脸,白里透红。可是每次放假回家,看到的却是更加苍老的妈妈。这两年苍老的更快更明显了。有的时候想到人生的尽头,真的很不愿意去想有一天爸爸妈妈会离开我。

今天妈妈在电话中问我:“明天母亲节,你送我一句祝福的话吧。”我说:“祝您永远年轻!”

也许将来有一天,妈妈的白发终于还是不能被染发膏给遮住,有一天,妈妈要换上满口的人工假牙,有一天,妈妈光洁白皙的皮肤上爬满了千沟万壑,那一天,连我也成了人老珠黄的别人的妈……

我还是永远记得,那黑白照片里绑着粗粗的麻花辫子,戴着时髦的大沿草帽,睁着乌黑明亮的双眼的美丽大姑娘,那是我最最亲爱的,永远年轻漂亮的妈妈。

阳城一中文科支部 赵岩 18649560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