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变迁中书写寂寞 胡博浩作文
高一 其它 1655字 113人浏览 67八娱乐

编号:3006795 姓 名:胡博浩 学校:江汉油田广华中学高二(3) 指导老师:郭威

人在变迁中书写寂寞

我家边上有两家车棚,东头的那一家顶着个蓝色的铁皮拱顶,雪白的墙面上刷着厚厚的腻子粉,门前的水泥路面宽又阔;西头的那一家,水泥掺和和石子垒出的墙面,顶上是水泥砌的平房屋顶,几片防水用的青毡布将屋顶盖了个严实。 我更喜欢西头的那一家,就是青毡布、石子镶的凹凸不平的墙面上爬满了爬山虎,有的叶子随着冬天的到来已经、枯了,也有的以为夏天不曾过去,依旧绿得油亮。低矮的房檐下,燕子做了窝,拍一拍手,就能听见燕子的叫唤。西瓜虫在墙缝里打了洞,蛐蛐在墙根安了家。巴掌大块地方却似伊甸园一般热闹。

但是往青毡布下这伊甸园里停车的人越来越少啦!倒是蓝顶棚里的车越来越多了。蓝顶棚里的一切好像从未变旧过,哪个角落都被打扫得一尘不染。而青毡布里的一切也好像从来未翻新过,好像车棚主人一样——老夫妻俩刻意去维持就样,似乎想让时间停留住而不再流逝。

老两口退休便来到了车棚,做起了看车棚的营生。十几年了,他们天天看着车轱辘进进出出,时光也便静静的逝去,只是这车一年年减少,人一年年慢慢变老。车棚还有几辆车停放,要么是雨天怕车给雨淋湿且停车费便宜就停进车棚一

两个晚上;要么是做生意的小贩,小推车离市场近图个方便;再来的就是舍不得青毡布的老主顾了,他们图的是个回忆。 老两口看车棚不图钱就图个热闹;不忙的时候和老主顾聊聊家长里短、聊聊车和人都去哪儿了。

车啊,有的人老了,骑不动了,也就卖了;有的人因为发迹了,把两轱辘换成四轱辘,把布包坐垫换成真皮座椅。人呢,有的人老了,骑不动了,但依然会来看看,坐在车棚前的树影下聊聊天;发迹的人,宁可烧着汽油闲转也没想起到车棚转转。

十几年了,车啊人啊换了一茬又一茬,变化太快;不变是老两口生活节奏,老爷子有事便给主顾们修修伞,没事便在躺椅上晒晒太阳、听听收音机里咿咿呀呀的戏剧;老太太依旧是屋里屋外不停地忙碌。

走了,若是直接这么推走了,他和不过问,要向他问了价钱,老爷子也就伸出五个手指,眯着眼摆一摆手——随你怎么理解,五块五毛还是不要钱,不管多少他也都照单收下了。但这样的买卖终究是赔本的。

一次放了学,我便拿这打趣:“老爷子,这五根指头在你看来是五块、五毛都行,可在别人看来就是不要钱,你这么做生意,不赔得过年都包不上饺子?”老爷子懒洋洋地开了口,一股子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的味道:“这看车棚,以前是为了过活,来往的人多,收了钱养着女儿,现在闺女

嫁出去了,来车棚的人也少了,看车棚是来图个热闹,这看车棚,从来不是个赚钱的活嘞。”我又问他:“那你们怎么不搬出去啊?去闹市,那人多着嘞!”老人望望满墙爬山虎,又望望我,开口了:“这棚子不知道多少年了,以前不知道有多少相聚分别,妻子送丈夫上班,父亲送儿子上学,老人接孙子放学,这进进出出,里面的故事多了去了,若是我搬走了,就没人记得这里的欢乐也悲伤了。”我一时语塞,对啊,多少欢聚买不来,多少忧愁自流去,我们身边发生了许多事,我们生怕忘了它们,可它们又偏偏溜走,但若知道有人在帮我们记住它们,又该是多么幸运啊!

作为一个旁观者,老人是寂寞的,看着别人的幸福与悲伤,过着自己孤独的生活,或许他想从他人的幸福中获取一丝热量来温暖自己。耐得住寂寞,但不能耐住幸福的流逝,好像一把沙子,你握紧了,它确依然从手指缝中流出。

车棚边上的小广场改建啦!改成了个停车场,每天都有人为停车位争得面红耳赤,却不知一街之隔的车棚旁,那青毡布下的石墙边,老太太悠闲地給菜锄草,老爷子眯着眼静静地嗮着太阳,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不知是外面的新兴世界时间过得太快,还是这青毡布下的时间过得太慢,

青毡布下,爬山虎慢悠悠地伸展着须茎,我试着将一片叶从墙上拔下,但它的根须紧紧盘在石缝里,用力一扯,竟将茎叶通通撕碎,有人说是根太固执,我说是根舍不得消逝的

夏天。

风吹过来,吹得一片爬山虎沙沙作响,但总没有一片叶离开这丑陋的石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