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人的孤独
初二 散文 1469字 1230人浏览 jglory

一个老人的孤独

“小时候,你很调皮的呀。在村里的时候,每天到处乱跑,一会儿就不知道跑到那个村角落里了。一到中午,我们叫你回来吃饭,喊破喉咙都不见你回来。你爷爷种田回来,喊一声,你马上就红着脸跑回来了。一到晚上,你可难睡啦。老是把一条腿斜搭在你爷爷的大腿上,双手搂住爷爷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他,弄得他晚上都睡不好。你老是踢被子,他一晚上要给你盖好几次被子咧。”

更早的我就不记得了,只是奶奶和爸爸妈妈说我小时候很黏爷爷,很听爷爷的话,而爷爷也最爱我。小小的我,会把妈妈分的糖拿给爷爷吃,而爷爷却说牙疼;我会在第一时间把一张张红色的奖状拿给爷爷看,爷爷的夸奖总是我不断追逐奋斗的动力。我会每天陪拉着爷爷粗糙的手,陪他慢慢地上街买菜,听他对朋友自豪地指着我说:这是我孙子。我会把妈妈给的零花钱全部给爷爷,而爷爷却从不为自己买什么,总是买水果,牛奶,零食给我。直到上初中了,爷爷也因为要照顾两个堂弟回到乡下。两个堂弟都念寄宿制学校,而爷爷就在离学校不远的一条小街上租了间房。平时两个堂弟都在学校上课,仅有年纪小些的堂弟晚上回来休息,而晚上爷爷还要做夜宵带去学校,相处时间还不到1小时。而随着小些的堂弟也上了初中,两个就都在学校寄宿了,只有偶尔才回去看看。我知道,家乡不发达,街上的路灯也没几个,一到天黑各家各户几乎都关门了,街上冷冷清清,爷爷也只能呆在出租屋里看电视。一个老人,到远离亲戚的地方,一个人在一盏惨淡的夜光灯的照耀下无聊的看着电视,直到睡着。偌大的房间里,仅有一台电视陪伴,我看不到,却能想象到一个老人的孤独。过年了,大家都在忙活儿,我也乐得清闲,便四处逛,也没陪爷爷。回来时,看见爷爷和六公,七公坐在小板凳上,先前倾着身子,不时往烟筒里塞进小簇烟丝。轻轻地点火,慢慢地吸吮,在深深地吐了吐烟。爷爷的动作很慢,慢到让我感受到他的无力。转头看到停在新建的水泥小路上,叔叔靠着车门,手里拿着手机,大概是正和某个老板在高谈阔论吧,不时传来阵阵刺耳的笑声。忽然,我想,爷爷吐的不是烟,倒更像是一声叹息,重重地打在我心上。去年大年初二,父母都带着孩子去女方的娘家拜年了。无非是见个面,打声招呼,送点礼,母女聊些家常,再一起吃顿饭,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爷爷那天没去,因为车坐不下人了。临走时,我看见他一个人带着破旧的草帽,骑着那辆老单车驶在小路上。回来时,趁着大家往外搬东西时,我赶紧跑过去看爷爷,想告诉他我收了多少利是,吃了多少好吃的东西。然而我又看到一个孤独的老人:一个老人,头发早已花白的老人,坐在自家院子里,靠在藤椅上,无力的撑着那把老葵扇,轻轻地摇着,望着远方渐落的日暮出神,一声叹。这是我见到的,也是能想到的最孤独的背影。我想着,心酸。渐渐长大了,也就懂得更多了。一天,晚修结束后,回到寝室里,想起已好久没有和爷爷通过电话了,于是便拨起了那个电话。我吵醒了他,他却在听到我的声音后激动起来,仿佛我的一个电话给了他极大地活力似的。聊了好一会儿,我看了看钟:11点,有点晚了,便说:爷爷,很晚了,你早点睡吧。还有,最近天气变化比较大,你要注意身体啊。还有啊,注意休息,不要那么劳累。那边传来:好,好,好。也许,爷爷在孤独的夜晚仅仅只需一个短短的电话,一声注意身体,一个安慰。人至暮年,心酸衰老。我以青年之心,叹暮年老去,为之无奈。我不知道有谁能体会

到这样一种孤独,我不知道有谁能理解这样一种无奈。只是一个老人的无私奉献,到了晚年,竟如此需要一个安慰的电话。这是一个老人的悲哀。每当想着,眼睛便不争气的湿润了。

广东深圳龙岗区龙城高级中学高二:吴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