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化、理想与幸福——《穆赫兰道》观后感
四年级 记叙文 1941字 144人浏览 QJ奔奔

“物化”、理想与幸福

——《穆赫兰道》观后感

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物化是与异化一起经常出现的话题。早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就提出了物化理论并据此对资本主义社会劳动与人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和阐述。马克思认为,在商品生产社会中,物化有两种:一是劳动在其自然规定性上的物化,表现为劳动所创造的使用价值(有用物);二是劳动在其社会规定性上的物化,表现为劳动所创造的交换价值(价值物)。在《手稿》之后,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秉承马克思的衣钵,重操物化和异化理论的利器,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现实问题、矛盾和危机。从而得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不合理的、畸形的、病态的社会的结论。就我自己的理解而言,“物化”是将无形的东西,意识、思想等实物化的一个过程,这更能与“理想、幸福”相联系。

理想,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也比喻对某事物臻于最完善境界的观念。出自茅盾《开荒》:“如今,怀抱着崇高理想的人们,正在改造这黄土高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都曾憧憬过未来,而且是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幸福在词典中解释为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当然。每个人对此的感受都是不同的,有的人幸福感高,很难满足,有的幸福感低的吃一顿美餐就能达到。也可以说是一种满足的心理感受。当个人的人生价值得以实现的时候所产生的满足感足以给人无比的幸福。

那么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呢?我认为理想是作为这三者的前提,人生在世每个人都会有理想,小到吃顿饱饭,大到为了某种精神牺牲奉献。在马克思的“物化”论中,理想体现为对自我价值的肯定,认清自身拥有的价值,才能明确理想。有了这种理想我们就会为此努力,使之成为现实。这就到了我所认为的“物化”阶段,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劳动创造价值。这一过程需要我们不断的努力、尝试,其中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情感,失败的沮丧、迷茫的困惑,当然伴随着幸福,在劳动中创造出一点点价值的幸福以及达成理想后的巨大幸福感。

当然并不是所有理想最终都能“物化”,创造出价值来获得幸福的。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有许多国家拥有健全的社会福利制度,那些没办法劳动的人同样也能够维持生存,但是同样的也滋生了那些不去劳动而去享受国家救助的“蛀虫”。这使得资本主义个人的劳动与价值失衡,社会变得病态、畸形。就拿《穆赫兰道》这部电影来说。女主角Diane (现实中的名字),她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好莱坞女演员,但是现实生活中的她在电影试镜中总是失败,仅有的亲人(姨母姨夫)也都去世了,自己的爱人Camilla (现实中的名字)也不爱自己了,这一切她所有的理想都崩溃了,然后她便买凶去杀Camilla ,但最终她受不住了,为对养育自己的姨母姨夫的内心愧疚自责,为自己无法实现的美好生活,为社会给她的压力而自杀了。这是电影的中女主角理想破灭后的景象。而她理想的“物化”阶段则是在她自己的梦中,梦中的Betty (Diane 的化身)姨母没有去世,自己的电影面试也取得了成功,Rita (Camilla 的化身)对自己也是极

度的依赖,她所有的理想都得以实现。因此在梦中的她是一个绝对幸福的人,从电影中女主总是带着喜悦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而在现实中,Diane 本身的精神状态就处在崩溃的边缘,直到她在知道Camilla 后完全崩溃我们可以看出毫无幸福可言。在现实生活中的Diane 并没有通过自己努力的劳动去创造自己的人生价值,并且在屡次试镜失败中也可以看出她并又有演戏的天赋,也就是说她没有明确自己的价值所在。这也是资本主义社会过度消费所导致的人们盲目追求高享受生活的病态心理形成的。

这里要说到电影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那把蓝色的钥匙。那把蓝色的钥匙是作为Camilla 已被杀死的凭据,也是Diane 开始和结束她的“物化”梦境的钥匙。从中可以引申出,自我价值的创造中我们需要一个契机,就像我们要想事业成功除了努力之外还要有机遇是一样的。还有一点就是电影中女主角实现理想的“物化”与我所认为的“物化”是不同的,我认为的物化是将理想的意识转化为现实生活,而电影中女主这一阶段是在梦中的,梦境依然是意识的东西并不是现实,因此她所感受的幸福也是不真实的。因为无论是在梦中还是现实,她依然没有放弃过追求她所沉迷的那种有名有利的生活,她仍旧被社会所扭曲、所痛苦。

有句俗话说的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们理想中的东西往往很多时候会出现在我们的梦里就是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但又对它十分渴望。但我们不能沉迷于梦境中的虚幻的感受,而应该在现实中摆正自己的位置,认清自己的价值,通过自身的劳动去实现自

己的价值理想,从中感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感。努力做到不被所处的环境、社会扭曲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