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初一 散文 635字 41人浏览 delinxuan

无题

我的楼下有一个证券交易所,每周一至周五总是人满为患,楼下车水马龙,壮观十分。每当在上学的路上,我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到那里的人们迥异的表情。兴奋状:笑容绽开的貌似茶花女。颓废状:仿佛刚从悲惨世界里来。羡慕状:就像葛朗台见了金子一样。还有的欣喜若狂状及悲伤至极状,也都只能用“疯癫”二字形容了。

刚升入初中的一天,上学路上,我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新的上学路上的每一个人。迎面走来的是一个男人,参差不齐的龅牙掩映在两片薄嘴皮下,他身着一套黑色西服,一双黑皮鞋擦的澄亮,走起路来“哒哒”很有节奏,挺精神,颇具“小资”情调。一次,我在证券市场门口碰到了他,才知道他是抄股的。

天渐渐冷了,许多次,我都在放学路上看到他往回走,一件高领的黑色风衣,长长的脖子和尖尖的下巴被高领罩着,两只手装在大大的口袋里,混浊小眼里透着无奈。时隔一个月,天儿凉到了隆冬,他宽大的身影有出现在来回的路上,只是脸更消瘦骨头清晰的映了出来,头垂的更低,一只手装在衣服口袋里,一只手夹着烟,低头猛吸,然后随着一声长叹烟圈也吐了出来。黑色风衣早已换成了土黄的样式很旧的大衣,与他黄色的龅牙相映。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这学期开学不久,我清楚地记得是个星期五。二年级下学期的星期五总过的那么不爽。哎!怪不得西方人把星期五说成是黑色的。

他已经是很憔悴,眼里透着不是无奈,不是悲哀,而好象是怒气。当经过花坛的时候,他狠命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当晚,我听说一个男的跳楼自杀了,是个抄股的……赔了不少钱。 从此,我再也没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