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日记
初一 日记 3024字 376人浏览 爱子心无尽01

军训日记

8月22日 星期五 小雨转阴

又是一季军训时,怀着微微有效和颤抖的心情,我来到了学校军训场地——操场。雨幕中充满了熙熙攘攘的身穿迷彩服的身影,一把把颜色各异的伞下,隐藏着大家期待的面孔。

由于雨下的太大,我们只能在体育馆开展军训动员大会和训练课程。各位领导向新生们展示了一中的种种过往,在那座偌大的礼堂里,我隐隐感觉到胸腔中心脏的砰然搏击。一切才刚刚开始。

也许是最初参训,我们的训练并不是非常苛刻,站军姿这等极其“熬人”的项目仅持续了一会儿就烟消云散。晦暗不明的天光并不能掩盖大家的意志。稍息、跨立、自由转体等动作有条不紊地一一经历,并无异常。

下午,天公不作美,乌云禁不住太阳和风儿的“强强联手”,只能无奈退场。天色稍霁,伫立于操场的我只觉汗水身体的每一角落,指甲深深嵌入手掌,我期待时间过得再快一点。复习了上午的动作,下午的主要内容是齐步走。现实摆臂练习,后来分排试验,问题也就层出不穷:排面不齐、甩臂不明显、动作与口令不协调、步幅过大„„这些拦路虎把大家搞得焦头烂额,但教官没有气馁,反而一遍又一遍不胜其烦地讲述、演示。他的声音逐渐喑哑,额上沁出颗颗汗珠,夕阳仿佛也为教官所感动,收敛了炽热的余晖。蓝灰色的天穹下,满是我们坚毅的面庞。

军训第一天,我们还存在许多自由散漫的毛病,希望在日后的训练中,凭借我们的努力一切可以更好。这一天过得很充实,也很快乐,未来的六天,我会带着乐观的心态勇往直前。

8月23日 星期六 阴转晴

今天清晨,我照例随着众多校友的脚步谛听报告,等到开始训练,已是将近九点。前去领清扫工具的同学迟迟未归,我们班的队伍也只好等待。在一番兵荒马乱的呐喊口号声过后,唯独我们班落于队尾。为此,教官大发雷霆,一双眼睛睁似牛铃,声音里也带了几多怒意。这是我们训练以来教官第一次发火,的确是因为大家集合慢、散、乱,所以训练开始后,我们都带了几分小心翼翼。

尽管一天训练内容,耗去大家大半精力的首属正步走。上午我们在教官的带领下试着做原地摆臂练习,外加一些原地的动作。小脑不发达的我保持“金鸡独立”姿态,实属不易,在教官咄咄目光的逼视下,我宛若暴风雨中的最后一片常春藤叶摇曳不止,所幸一直没有吹落北风中。

下午,由于本班进度偏慢,我们不得不抛却不甚尽如人意的齐步而独练正步。第一次正式做全套动作,那僵直的双腿、滑稽的姿态,以及脸上的赭色都为训练的众人添了一丝笑意。许是在众目睽睽下丢人实在难为情,我们的步子有“邯郸学步”进化得与别的班一般无二,甚至在后来的齐步、正步交替中臻于娴熟。只是不知为何,今日下午各班教官都考验了大家的体力和毅力,轮番下蹲,我班也不例外。日头西斜,气候凉爽,本该飒爽英姿的我们那时屈居操场,“咬牙切齿”地维持尽量标准的下蹲姿势。回家后,膝盖和腰又酸又痛,迫切地寻找软榻“一躺为快”。

通过这一天的军训,我意识到自己非常缺乏腿部肌肉力量,自当加强锻炼。而对于正步走这等高难度动作,我们掌握的较初学略有起色,但还不够完美,明天不管是骄阳似火还是淫雨霏霏,我们都要更加努力,为明日的“小测验”及会操表演拼尽全力,学以致用,一展风采。

8月24日 星期日 多云转晴

第三天的军训,我们由最开始的茫然失措变得稳重,教官的口令一发出,大家便都可有

条不紊的做出动作,即使算不上尽善尽美,也比前两日的“菜鸟级别”多了几分老成。

坐在体育馆里听报告时,外面似乎有几声闷雷,我心下暗暗庆幸或许天公作美,阴雨天气总会更舒心。可惜一出门,依旧艳阳高照,十分遗憾。我们主体在修整正步、齐步的转化和减缓速度,初学正步,神经中枢仿若隐隐带有兴奋和紧张感,因而我们越走越快,最后大家的步伐与教官的口令“争先恐后”,虽听上去有节律感,实则混乱不堪。折腾了半晌,终于苍教官的哨声唤回了大家苦练的兴致,原来是要参观校史馆。那是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里面的烫金文字牵扯着我的思绪,引我回到百年沧桑,感受时光荏苒。可惜上午的训练占用了大半时间和精力,我们不免意兴阑珊,只是走马观花后就迫不及待地归家了。

下午正步走算是有模有样了,教官又教了我们跑步的动作。试了一轮,最终以我们错走了两步的立定和一片哄笑中告终。今天暮色四合后才返回,着实疲倦,所幸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以平常心面对,一切困难都将迎刃而解。

8月25日 星期一 晴

扳指算来,今天已经是军训第四天了。不只是前一天中了暑还是没休息好,我一起床便觉头痛晕眩,困顿不堪。勉强撑着走到学校,偏巧运气不佳,早晨竟没安排讲座。在人们陆陆续续挤满操场后,苍教官一声令下,各班展开训练。我因身体不适一早告了假休息。

从侧面观察各班训练,大部分问题都集中在速度太快,抬脚太慢。我班也不例外。看着同学们的英姿,我忽然感到失落,原因在于我没能加入他们,原本令人怨声载道的训练那时似乎变得有趣了,但那对于我却又可望而不可及,生病期间,我斜倚球门,暖融融的阳光爱抚着我的后背,班主任老杨和代班主任及教官都关切地慰问我,那比阳光更加温暖。此时我虽很舒服,但终究少了与集体相伴的自如。休息时,我们班的阵地处传来嘹亮的军歌,也许是那集体的力量撼动了我,病痛渐渐褪去,我加入了众人学唱军歌的行列。

下午,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也许因为午后的慵懒,我们踢正步的速度减慢到恰到好处。从主席台前经过时,连总教官都称赞三班的队列不错,应保持这种速度,这无疑又是提高士气的强心针。临末了,班主任老杨让我们思考“为什么动作要慢”,我认为慢动作可以整齐、细致地把动作的精髓展现出来,还可以培养大家的耐性与素养,不论在未来遇到如何多的艰难险阻,我都会回忆教官“慢一点”的呼喊,拿出稳重的杜洋,坦然面对。

8月26日 晴 星期二

今天依旧是“秋老虎”横行霸道的日子,而军训却已在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半,大部分训练已接近尾声,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最后的完善,包括会操那天的事项。

清晨八时许,我们又怀着崇敬的心态,迎来教官的矫健英姿,展开训练。走了几次正步,大抵唯一的不同就是电视台的人来录像,我班光荣入选。但事实并非尽如人意,由于是好几个班都由蒋教官指挥,他嘶哑的声音被其他班喊口号的声浪淹没,第一排个别同学没有及时立定,造成排面不齐。而后,我们又奉命到国旗台前集合,确定开学后升旗、做操的位置,那时正是日头最毒辣的时候,我们三班早早站好,无奈班级太多,等大家均被部署妥当我已浑身无力,疲软不堪了。接着前些天因故耽搁的讲座稍稍安抚了我们的心绪——在体育馆总好过烈日下的暴晒吧。

下午的日子更是难熬。报告结束后迎接我们的竟是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军姿。由于要确定会操的位置、顺序,我们班分配的地点刚好正对烈日,期间教官让我们休息整理,但也是杯水车薪。一直到夕阳西下,一下午我都没来得及喝水、静坐,结果在总教官宣布休息的前两分钟身体不适。其实对比多日来的训练,今天最为煎熬,原因为训练课程不多,没多少休息时间,又是面对阳光静立,着实是对人身体素质的一种大考验。

我们几乎把会操的流程都模拟了一遍,我们班经过主席台踢正步时发挥不够好,有些人

错了步子,口号也不洪亮。对这一点,老杨和教官都提出了批评,的确较前几日,今天的表现不甚好,可能与火辣的天气不无关系。这使我明白,最后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最后几天了,日子不多却很艰辛,万事开头难收尾也不容易,一路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们不能让之前的训练白费!军训还剩两天,在最后的两天,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松懈,明天,再以绝美的姿态,让青春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