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式辩证分析作文模板
初一 记叙文 7956字 1518人浏览 lj8800cn

1

辩论式辩证分析

2015年新课标I 优秀作文

18.阅渎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韋。(60分)

因父亲总是在高速路上开车时接电话,家人屡劝不改,女大学生小陈迫于无奈,更出于生命安全的考

虑,通过微博私信向警方举报了自己的父亲;警方查实后,依法对老陈进行了教育和处罚,并将这起举报

发在官方微博上。此事赢得众多网友点赞,也引发一些质疑,经媒体报道后,激起了更大范围、更多角度

的讨论。对于以上事情,你怎么看?请给小陈、老陈或其他相关方写一封信,表明你的态度,阐述你的看

法。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完成写作任务。明确收信人,统一以“明华”为写

信人,不得泄露个人信息.

1. 做个敬畏生命的人

——致陈先生的一封信:

陈先生:

您好! 您的遭遇,我在网上略有了解。我想说,如果是我,也会如您女儿一般对您进行举报。我这样做,

不仅是因为您的所作所为违反了交规,更是因为当您开车载着家人时,那个接通的电话已经将您自己、您

的家人和路上的其他人的生命吊在了悬崖之上。下面请允许我和您谈一谈:生命关天,我们必须敬畏。

敬畏自我的生命,此生无悔。《古诗十九首》云: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每个人都只是这天地逆旅

中的暂住之客,我们的生命脆弱而又短暂,无法重新来过。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更应该对自我的生命心怀

敬畏,不因任何外因而失去对它的尊重。不由想起了那个“职业是生病,业余是写作”的残疾作家史铁生,

当他说出“微笑着,去唱生活的歌谣”时,当他穷四年之功利用透析后的残存时间写下《病隙碎笔》时,

当他在《命若琴弦》中塑造了千弦弹断希望不灭的盲人琴师时,陈先生,希望您能够懂得,正像当代诗人

郭小川所说,“但愿每次回忆,对生活都不感到负疚”,敬畏自我的生命,可以让我们无悔此生。

敬畏与自己相关的生命,此生有责。我们每个个体都与其他无数生命紧密相连,而这些与我们相关的

生命,都是我们肩上的责任,我们需要对它们心怀敬畏。看,那为了让独居的母亲颐养天年而辞官奉母的

潘岳挂起的官印,它提醒我们,敬畏亲人的生命; 触,那落在为了给发烧的妻子降温而只穿单衣站在雪地中

的荀粲肩上的雪花,它告诉我们,敬畏爱人的生命; 听,那重病在床的元稹在听到挚友白居易被贬江州时吟

出的“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的诗句,它教导我们,敬畏友人的生命。陈先生,您一定明白,

只有当我们因敬畏而为与自己相关的生命负起责任时,我们才可以俯仰无愧,坦然前行。

敬畏与自己无关的生命,此生崇高。鲁迅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我想,如果

我们还可以对与自己无关的生命心存敬畏,则我们的生命一定可以更加崇高,正像尼采说的那样:“我的灵

魂清澈而明亮,宛若清晨的群山。”如韩愈一般,为了天下苍生不受蛊惑,上《论佛骨表》,被贬潮州仍“肯

将衰朽惜残年”; 如东林学派一般,为了黎元百姓乐于樵苏,发出正直呼喊,惨遭屠戮却成为“一支重整道

德的十字军”; 如新东方学校一般,为了汶川同胞重振希望,捐款支教,耗费巨大终获民政部“中华慈善奖”。

陈先生,相信您十分清楚,这些人之所以值得我们敬佩,正是因为他们都能对那些与自己无关的生命心怀

敬畏,方能普施大爱,让自己的生命清澈而崇高。

这红尘,太污太苦太锦簇; 这人情,总浮总疏总麻木。陈先生,您可以看到,当今时代,食品安全隐患

多多、医患矛盾逐渐升级、老人跌倒无人搀扶,人们对生命的敬畏似乎越来越淡漠。然而,越是在这时,

我们越应该不断自省:对自我的、与自己相关或无关的生命,我们都要心怀敬畏。大儒张载说:“为生民立

命。”我真诚地希望您可以在今后的生活中将对生命的敬畏放在心头,毕竟,生命对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毕

竟,我们等过了无尽黑暗才睁开了双眼; 毕竟,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又不知何时会告别的世界。

陈先生,您说呢?

明华

2

【考题解析】2015年全国新课标I 卷作文题目是社会现象类材料作文。这种类型的作文是近几年高考作文的一个热点题型。这是一种直击社会热门话题的新的高考作文命题形式,充分体现公民意识、洋溢着强烈时代责任感。社会现象类作文强调“时效性、针对性、准确性、说理性、思想性”,对于考生来说,写这种类型的材料作文,尤其要注意针对性和说理性。题目没有做要求可以自拟,可根据你的立意拟一个贴切的题目,也可以直接写“给XXX 的一封信”。

可以写给老陈,也就是材料中的父亲。从感情上来说女儿报警了,表面上看是大义灭亲的行为,但是实际上是对父亲换一种方式的关心。提醒父亲,注意行车安全,这既是对父亲自己的负责,也是对其他行人负责,是为了父亲和更多人的安全。所以写给父亲老陈的信,可以从责任这个角度来写。可以提醒父亲,是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可以违反交通规则,不可以在开车的时候打电话。

可以写给小陈,也就是材料中的女儿。女儿举报父亲,对她这一行为,你有什么看法呢。写给小陈的信中,你可以对她的行为理解并赞同甚至拍手叫好,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坚信女儿的做法正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爸爸改掉自己的不良习惯”。不是因为是父亲就无尽纵容,而是找到一种可以有效的方式给父亲提醒。“小陈的做法还是有些欠妥,虽然爸爸开车打电话有些违章,但违章的是自己的爸爸,万一被交警扣留几天怎么办? ”你也可以对她的行为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父亲,可以更加宽容或者找其他方法帮助父亲开车不接电话,而不是以这种“极端”的方法。

也可以写给其他相关方。比如写给交通管理者。要求他们严格执法,对这种违反规则的行为,进行惩罚。多做“摒弃交通陋习、倡导文明出行”的宣传。

2. 做孩子的榜样

——致老陈的一封信:

亲爱的老陈:

我们素不相识,听说了你的故事,我决定给你写这封信。

跟你一样,我对你的女儿怀有复杂的心情。她都读到大学了,还没有学会“亲亲相隐”的道理,反而去揭发自己的父亲,令人痛心,更令人担心——如果这傻孩子走入社会后仍是这个样子,人情世故半点不通,动辄批评这个、举报那个,怎么在这复杂的世界立足?

对你的遭遇,我非常同情。本来只是一件小事,却弄得沸沸扬扬举国皆知。不就是开车时接个电话吗? 谁敢赌咒发誓自己开车时没接打过电话? 电话响了,领导找你、同事问你、朋友约你,接慢了都不合适! 跟乱闯红灯的行人、野蛮变道的汽车、防不胜防的车窗垃圾还有半夜里轰隆隆飞驰的“二环十三郎”飙车党们相比,我们只不过是接个电话,简直应该算是模范守法公民好吗? 影视剧里天天出现开车接打电话的场景,可也没见编剧们立马派个警察去制止啊。

老陈,我知道你最近一定听了不少大道理。交通事故已经跻身当今人类几大“杀手”之列、伤亡率逐年上升„„拿那些遥远的数字吓唬谁呢? 癌症倒是头号杀手,不也得听概率论的吗? 我相信,一定也有人跟你唠叨过“规则”意识。什么是规则? 过去,“圣旨”是我们中国人奉行的圭臬。后来没了皇帝,有了宪法,法定的“规则”逐渐成了体系,国家已经宣示,“人治”要变“法治”。道理我们都懂,但是我们也都清楚,“潜规则”的根须在这片土地扎得更早、太深。你只不过开车接个电话就要挨罚,“特权车”什么时候能够依法上路? 我们的孩子规规矩矩参加高考,别人给孩子明目张胆找人替考; 我们的孩子千辛万苦考入大学,别人神不知鬼不觉把孩子从差校转入名校。前路漫漫,总有一些“别人”待在我们身边,你说,我们手里的方向盘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转?

老陈,不管怎么说,不希望你过多责备女儿。她还只是个孩子。如果社会的每个成员都像她这样尊重公共秩序,尊重其他个体,也许压根儿就不会有今天的这场风波,而中国人呈现给世人的面目,也不会总与“插队”、“随地吐痰”、“全球扫货的土豪”和刻在名胜古迹上“到此一游”的题名联系在一起。我想,女儿对你的举报,是一代人对另一代人的质问和挑战——问题在于,这个国家今天的国民,愿意选择谁的一边?

亲爱的老陈,听了你的故事,我的感受一言难尽,期待与你进一步交流。

明华

3

3. 最差的处罚

——给高速交警的信

高速交警:

你好!

今天,你们的官方微博推送了一个案例:因父亲总是在高速路上开车时接电话,家人屡劝不改,女大学生小陈通过微博私信向警方举报了自己的父亲,警方核实后,依法对老陈进行了教育和处罚。

对警方公开这一案例的做法,我表示反对。

老陈开车时接听电话,无论是在高速公路还是市区道路,都是不对的,因为这种行为会对交通安全产生不利影响,非常容易造成交通事故。

小陈向警方举报父亲,虽然是因为屡次劝说无效,“迫于无奈,更出于生命安全的考虑”,但是不妥的。

警方依法处罚交通违规行为是对的,但公开这种“子女举报父亲”的行为是错误的。 难道举报违法行为还有什么不妥当吗?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说一个故事。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遇到叶公。叶公对孔子说:“我的家乡有一个直率坦白的人,父亲偷了羊,他便去告发父亲。”孔子说:“我的家乡直率坦白的人与你所说的不同: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直率坦白就在这里面了。”

“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这是孔子认为的“直”。汉律中,孔子的这一道德评价上升为法律,成为定罪量刑的一条原则,后世一直延续。

为什么亲亲相隐? 很简单,社会是由一个个家庭组成的,家庭是以血缘为纽带的,家人之间理应亲密无间,如果亲人之间相互检举揭发,相互猜忌、防范,社会何来稳定?

当然,即使古代的亲亲相隐,也并非要隐瞒所有的问题,谋逆等重罪不包括在内。也就是说,重大原则问题之外,是鼓励亲亲相隐的。

警方在微博这一公共平台上公布交通违章案例,既是普法也是警示。但公布“子女举报父亲”最终使父亲被法律追责,无疑是在鼓励这种行为,从众多网友点赞看,确实产生了这种的效果。

几年前,有部门以加强反腐为名,鼓励小学生举报公务员父母在家收礼的活动,在广泛质疑声中被叫停。违反社会伦理、造成亲情疏离的行为,无论打着多么高尚的旗号,都是不应该鼓励和提倡的。

执法者对违法者的批评,应考虑其社会效果,更应在法律框架下进行,未经定罪就在公共平台上广泛传播的做法也是应该摈弃的。

回到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开车打电话上,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有很多。比如,电话来时,女儿可以替父亲接听,有什么问题向父亲转述; 或者把车停到安全的地方,再给对方回复。 所谓屡劝不听,多半是劝说者不能击中要害,触动对方的灵魂。所有选择中,向警方举报都是最差的。

4. 一封特别的“家书”

——致小陈的一封信

你好!

小时候我们受过很多有关“家书”的教育,有诗词有电影有书报有歌曲,形式各异,深入人心大抵是因为爱在其间。今天借小陈你举报老陈的事给你写信,并非为了抒发亲情,也不是探讨“坑爹”,反而是想深入“传递”,即“互联网+”时代,爱的传播、沟通和表达。 你是个大学生,父亲总在高速路上开车时接电话,家人屡劝不改。迫于无奈,更是出于

4

生命安全的考虑,你通过微博私信向警方举报了自己的父亲。警方查实后,依法对老陈进行了教育和处罚,并将这起举报发在官方微博上。

这让我想起童年的电影《鸡毛信》。海娃与鬼子斗智斗勇终于通过羊群完成了任务。当然,小陈你和老陈不是“敌我矛盾”,但都是“命悬一线”。目前“互联网+”的时代,沟通介质和维度也是最受惠的红利之一,公开的私下的世界的中国的,QQ 微信微博私信„„你采取了微博私信向警方举报,却也达到了劝阻父亲的目的。你的这一封特别的“家书”,的确是“95后”的另辟蹊径。

据称此事赢得众多网友点赞,但不可避免的,就方式方法也引发一些质疑,尤其是经媒体报道后,激起了更大范围、更多角度的讨论。

对于亲情,我们都不是局外人和旁观者,尤其是琐碎日常中的菜篮子、米缸油缸酱缸醋缸„„如何在传统的沟通中重构表达,抵达爱的路径,确实是一门艺术。

日本著名家庭伦理导演是枝裕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父亲去世前从未与父亲有过深入沟通,反倒在父亲去世后才更多地能继续发展和生长父子之间的默契。但在他的电影中,家庭始终是阳光撒进窗棂那一刻最温柔的出口。无独有偶,台湾已经过世的著名导演,被誉为“台湾社会的手术刀”的杨德昌,在他的最后一部电影《一一》开播受访时说:“这个电影是以家庭为单位出发,家庭具有很复杂的、互相交错的、层次感很丰富的厚度。《一一》代表简单自然,其实就是指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不仅是言语的互相沟通,更重要的是情感交流。”

马克思几百年前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没什么大事却比什么都重要。”到了当下,爱的教育并不缺乏,但切莫将爱的传承和表达局限于“局域网”的一隅。爱的“鸡毛信”当用则用,毕竟鸡飞蛋打一地鸡毛的家庭生活真的不符合现代社会组织的和谐发展。譬如小陈你可以给老陈买个蓝牙耳机,或者陪老陈看场主题思想为“听人劝吃饱饭”的电影,说不定效果也不亚于“鸡毛信”。

5. 在行动前多一些思考

——致小陈的一封信

小陈:

女孩子长得好看与否不重要,性情厉害与否也无妨事。关键是生之为人,需要珍重生命,崇尚原则; 仁厚礼信,世事洞明。然而世事往往纠结,彼此冲突,难求周全。你以珍重生命的名义,举报高速路上打电话又屡劝不止的父亲,且不论高速-电话-劝说-举报是否是唯一合理的逻辑链,至少你让我看见了一个人由蒙昧天然而被社会深刻格式化的过程。我不知道该祝贺你,还是为你悲哀。

你需要知道,父亲是你与世界最牢靠的联系。你是一株花,你的根须一直牵连到他的心土里去。它究竟扎了多深? 你看不见。但是风吹草动,它即使不被连根拔起来,也会牵一发而动全身。记得有一次,我叛逆父亲。在长时间谈话后,我看他拿一把刀子,用力地削一只苹果。他把大片的果肉,赌气似地刀削斧劈下来。我僵化着表情,眼睁睁地目睹他触目惊心地表达爱„„随着我们长大,血的热度由烫变温。多年以后的我们,也会变成他们。我是想说,父亲、母亲,除了是血脉之源,更是安全、温暖、信任之所在。世界全是变的,又冷,又荒乱,嗅着血腥味的野兽出没,我们需要互相依存,让心暂时安歇,人们管这笼统叫爱。这世界什么最恒久? 只有血缘是恒久的。因此不要轻易怠慢爱之根源。

会不会,你父亲原先看你的眼光如轻抚婴儿,在你的作为之后,他看你的眼光会像看一匹小狼一样,带着隔绝和警惕? 因此,小陈,我觉得你在劝止和举报之间,还可以有很多工作可以做。这既解决问题,又符合社会规范。

5

小陈,你珍重生命是对的,而我们的社会规则也以尊重生命为第一要旨。当然泛泛就规则而言,它们不过是多年以来公共意志的积习,由一些不知姓名的人发明、修订和完善。他们陆续死了,而你必须尊崇着他们的意志活下去。除非你成为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否则你将永远无法颠覆规则。因此,一个自然人必须进入社会化的流水线,必然打上规则的烙印,必须遵从群体的指令,也必须摆正小自我与大社会的位置。但这种必须,要以理性和自觉为前提,而非随性和懵懂。你更需要知道,在所有的规则中,举报是社会化程度最高的。它本身除了具有沟通、劝阻、规范之属性外,更有追究、惩戒、警示之意味。它是理性、无情和冰冷的,更是严峻的。举报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其来有自; 尤其在中国当代史上,发生频仍。我相信,你在速度带来的恐慌中,别无他法,寻求外援,使本可在家庭层面解决的问题投放于社会层面。这是你的超常,也是你的欠妥。我看你正分身做着两个人。你在面对世间最艰难的悖论。

至于这个世界,变化日新月异,发展无所不在。我们随着大时代的巨轮,耳旁生风,身不由己地呼啸和翻滚。这世界要快起来,我们却要慢下去; 这世界的技术和艺术每天都在变化,我们却在变化中寻求恒久; 这世界无“微”不至,我们却努力把破碎的时间捡拾起来,整合成一个全新的自己。但是无论科技如何更新,社会怎样发展,人性天然不会改变,它正在得到我们日趋完善的社会规则的尊重和维护。

懂得了这些,你完全可以做得更好一点。

你很年轻,还有思考和抉择的时间。

【举例】

野外漂流是一项极具挑战的运动项目,是对人的毅力、胆识、体力、智慧的极度考验。西南交通大学摄影师尧茂书一个偶然机会,看到了一篇日本著名探险家植村直己只身探险北极和漂流亚马逊的报道。他对这位探险家的冒险开拓的勇敢精神钦佩不已,同时也萌生了漂流长江、探索长江大胆的设想!尧茂书在为漂流计划有条不紊地准备之时,突然听到一个消息:美国著名探险家沃伦耗资250万美元,即将率一个探险队来中国漂流长江。他着急了, “长江是中国的,征服长江的第一人应该是炎黄子孙!”尧茂书决定提前行动。 在艰难地通过长江上游的沱沱河、通天河之后,尧茂书的生命定格在了险恶的金沙江。尧茂书在长江上游漂行35天,1270公里,留下来许多珍贵的科考资料。有人认为,尧茂书是漂流长江的一个先行者,它的精神可歌可泣,但也有人认为非专业的设备、孤独地首漂长江之举是生命的赌注,尧茂书是莽夫。

根据材料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谈谈你的看法。

勇士耶?莽夫耶?

——评漂流的价值

自尧茂书单人漂流长江不幸遇难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涌向那每个炎黄子孙心目中的圣地——青海省海拔6621米的各拉丹冬雪山——亚洲第一大河长江的源头所在。为了骄傲地说一声:“是中国人首先征服长江!”他们没有被前仆者的牺牲所吓倒,也没有畏缩于虎跳峡那几十米的落差,毅然投入这中华民族的大动脉中。

漂流壮举,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褒贬各异,称赞者认为这是为国争光。批评者则认为是冒险活动,寻求刺激。我对它的看法是:“赞赏其精神,不解其行动。”

首先,我们不能把漂流单纯地看作是年轻人寻求刺激。试想一只古老的皮筏,载着血肉之躯,与“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长江搏击,此等壮举,难道是一般人所能为之吗?他们是要为中国人争一口气呀!在过去那段令人辛酸的日子里,外国的炮艇轮船在长江上肆意

6

横行,川江航道就是英国人首先打通的。国耻呀!现在,美国人又宣布要首漂长江,于是,以尧茂书为首的一批勇士站起来了,前仆后继,终于完成第一漂的壮举。所以,他们的精神实在可敬,能够催人奋进。

但即使是最支持漂流的人,我想,在看到那些伤亡报告的时候也不禁会摇头叹息:“代价是不是太高了”这是一场战争吗?是的,是一场人与自然的战争。而作为20世纪的80年代的现代人,所使用的武器是什么呢?说来令人难以相信,是古老的皮筏。这场战争只能称为人以原始的蛮力与大自然的搏斗,因为人把他最具有威力、最强大的武器舍弃了,那就是人的智慧。就身体各方面的因素而言,人在自然界中是弱者。但是人类还是生存下来了,并成为世界的主宰。这一切,都是因为人能够思维,具有智慧。而漂流的勇士们却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看着那小小的皮筏被巨浪肆意戏弄,我不禁疑惑,这难道就是曾经遨游过太空与深海的人类吗?此为我不解之一。

之二呢?我对漂流者过虎跳峡的方式感到吃惊。一个橡皮艇,密封的,四周捆上一些轮胎,人就在艇里,任激流冲打,里面的人根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旦漏水,使意味着死神降临;当然也可能功成名就,称为征服长江的英雄。试问,这行动与昏天黑地的赌博者有何区别?(请原谅我用这个词,很明显,两者的目的截然不同,前者是高尚的。)如果说坐在皮筏里靠船浆与长江搏斗是使用蛮力,那么躲在皮艇里漂流又算什么呢?惭愧呀!

诚然,漂流者在精神上是足以称之为勇士,而在行动上呢?只能算是莽夫。进一步想,目前急待漂流的果真是长江、黄河吗?我们今天所从事的伟业不也像一条待漂的长河吗?朋友们,凭着自己的才华和胆略,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到改革的洪流中去搏击吧!在这激流中,我们也能成为漂流的英雄!

【评论】 这篇文章是针对长江第一漂发表自己的看法。在分析时,作者并没有人云亦云,而是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既肯定了长江第一漂的积极影响,也点明长江第一漂存在的缺陷,一是使用的工具,二是过虎跳峡的方式,看法独到,分析辩证,具有较强的逻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