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读后感---众生百态相
高一 读后感 4066字 97人浏览 A巧虎妈

[《雷雨》读后感---众生百态相]

一. 周朴园---某煤矿公司董事长55岁,《雷雨》读后感---众生百态相。

他是这出悲剧的始作俑者,他是专制伪善的家长,他30年都坚持着对鲁侍萍的感情(我并不认为那是爱情,那更像是他作为一个人最后的良知),他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哪怕是以工人的性命为代价,他认为钱能够换的一切,包括鲁妈30年所受的罪,但是,他也是这出悲剧的最终“受益者”,两个儿子死掉,两个妻子疯掉,一个儿子下落不明。

曾经年少轻狂,他做过许多错事,也是未来的伏笔。他赶鲁侍萍出门,后来又迎娶周蘩漪,但他又从未向蘩漪付出过真正的情感,或许这只是他在人生棋局上使用的一步棋子,后来对蘩漪的冷淡、漠视也正是缘由于此。人生如舟行水,不知道下一个渡口,感情抑或说是命运就如同通行证,站在时间的流水里,曾有那么一艘船,也许是一叶扁舟,总是那一路风景曲折蜿蜒,鲁侍萍的旧影依旧留在周朴园心中。

他的儿子鲁大海曾对他说:“姓周的,你发的是绝子绝孙的昧心财,”利益,这真是一个经久不息的话题,人是有欲望的啊,可总有那么些居高官、位高权重的人遏制不住自己的贪念,铸成大错,比如成克杰。周朴园也是如此,如果他的贪念没有过度膨胀,他或许会和鲁侍萍安安静静平淡而幸福地过完一生。

而后遗恨终生,序幕、尾声中,曹禺描述他“眼睛沉静而忧郁,他的下颌有苍白的短须,脸上满是皱纹,”在最后他逼近绝望。在第四幕钟,周公馆的客厅里,他几乎快晕地说道:“这不会。这,这,---这不能够,不能够!”一天之内,这是他所承受的命运,中国人向来坚持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周朴园也是如此,最终得到他本该承受的。

伪善,但仍然还有霎那间幻化出的一点真诚颜色。

二:周蘩漪----其妻,35岁。

她是这出悲剧的幕后推手,她是曹禺最偏爱的角色,她在《雷雨》钟最独特最闪耀,她是动人怜悯的,她是被情爱烧疯了心的魅惑女人,她28年都饱受折磨,她亲手埋葬了这个家的未来,但是,在这出悲剧之后,她仍然被迫留在监狱似的周公馆,失去希望。

“她会爱你如同一只饿了三天的狗咬着它最喜欢的骨头,她恨起你来也会像只恶狗信信地,不,多不声响地恨恨地吃了你的”,这句话形容蘩漪很恰当,她爱着周萍,但却丝毫不肯放手,拼命地阻止周萍和四凤。

既然不爱,何必死死地拽着呢?放手或许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吧。周萍曾说:“你是我想不到的一个怪物”“你真是个疯子”。的确如此,她在阴沟里讨着生活,却心偏天样地高。她就如同一个深陷沼泽的人,明知自己即将面临毁灭,却又固执地、近似报复地将其他人拉下水。尽管她大声哀号,依旧没有人来拯救,她便死死地抓住周萍这根救命稻草,却将他也带上不归路。

她的生命交织着最残酷的爱和最不忍的恨。

三:周萍----其前妻生子,年28.

他是这出悲剧的上演者,他是痛悔着罪孽却又不自知地犯下更大罪孽的公子哥,他爱上两个

不该爱的人,他认为自己是活厌了的人,却又抓住四凤这线生机,但是在最后,他选择用手枪来借宿自己的生命。

“这也是一个美丽的空形,如生在原野里的麦苗移植在暖室里,虽然也开花结实,但是空虚脆弱,经不起现实的风霜,”曹禺这样评价到。他永远悔恨自己做错的事,深受内心的谴责,但却被记忆及现实狠狠地拖住,久久不能解脱,只能痛苦地挣扎着。在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里,董事长的大少爷便爱上了一个工人的妹妹,一个老妈子的穷女儿。《巴黎圣母院》钟得波西米亚少女爱丝美拉达和腓比斯的感情就如同周萍和四凤吧,但周萍起码对四凤还有些许爱,爱丝美拉达对腓比斯来说只是玩物罢了。

昔日的记忆,如同巨大的铁掌抓住了他的心,不时地,他感到一丝一丝刺心的痛感。在第四幕中,他以叙述者得身份第一次讲述了他同蘩漪的关系,是向他的亲弟弟讲述的,除了是想让大海对自己多一份的信任,还应当有那浓于水的亲情吧。倘若蘩漪放手让周萍离开,或许周萍和四凤就能走得很远很远,不会死,也不会又接下来的荒诞故事了吧。

有时,他是怕自己内心的残疾的。

四. 周冲---蘩漪生子,年17.

他是这出悲剧的受害者,他是热情单纯的青年,他是在美的梦里活着的,他是最无辜的,他不了解自己,甚至不了解自己的周围,他看不清社会,也看不清他所爱的人们,读后感《《雷雨》读后感---众生百态相》。但是,这么一个可爱的生命偏偏来去又匆匆,让我们惋惜不已。

他看到的这世界,大概是最纯粹最清澈的模样吧。他对他的父亲说:“我以为这些人替自己努力,我们是应当同情的。并且我们这样享福,同他们争饭吃,是不对的”。他藏身于理想的堡垒,对他丑陋的家庭、黑暗的现实有着最原始的憧憬。《天堂电影院》中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世界”。如果不经历这场变故,他将依旧是那个如孩子般长不大的二少爷吧。

他认为现在的世界是应当不存在的,他在一个四周永远蒸发着腐秽气息的地方说着他最超脱的梦,他就像是一块明亮而干净的衬布衬托出《雷雨》的黑暗。“理想如一串一串的肥皂泡荡漾在他的眼前,一根现实的铁针便轻轻地逐个点破”。理想破灭时,生命也自然化成空影,他在一片浑浊的黑暗中保持着自己的单纯。

永远探寻着自己最初的模样。

五. 鲁贵---周宅仆人,年48.

他是典型的墙头草,贪生怕死,趋炎附势,他像是一只恶狼常常贪婪地窥视着,他爱金钱甚过一切,他“勇于”向一切权贵低头,他就像是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沾染着世俗气息的人们的代表。

出现在《雷雨》最开始的前端,就是鲁贵向四凤开口要钱的片段,我觉得他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只要是求别人办事,他就能拿出他抓住的把柄相要挟,比如向四凤要钱,向蘩漪求帮助,都是刺别人的软肋,让他们无法还击。

他的女儿曾评价他“见了钱就忘了命”,他只不过是在有钱人家当仆人,却沾染了不该属于他的傲气。他对鲁妈说:“你看你们这点穷相,走到大家公馆,不来看看人家的阔排场”。读起

来就像是抗日战争中的那些汉奸,一群走狗,却还不知羞耻地把腰板挺得直直的,丝毫不感到羞愧。“他骄傲地笑着,比起来。这母子的单纯的欢欣,他更是粗鄙了”,打个比喻,鲁贵好像是池塘里污浊的淤泥,而鲁妈母女则如同亭亭玉立的荷花,一对比,就会有鲜明的反差。

他是极度怕死的,当鲁大海掏出手枪,吼了一句,他对周家谄媚的态度马上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之前还是在骂着大海,而后便立刻说道:“这也不能就怪大海”,这种势利眼,绝对是汉奸的不二人选。

沾染着世俗气息的小市民。

六.鲁侍萍---其妻,某校女佣,年47.

她是这出悲剧的受害者,也是这出悲剧爆发的催化剂,她悔恨自己30年前所做的错事,她的高贵与单纯反衬着鲁贵的粗鄙,她的命运如山间的小溪般曲折。

她曾对周朴园说:“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 ”说起来她的命运也真是一波三折,年轻时被周朴园抛弃,与自己的亲生骨肉几十年分离,孤苦仃伶地漂泊在外乡,带着年幼的儿子再嫁给一个粗俗的小市民,后来生下的女儿却又怀上了自己大儿子的骨肉,最后又白发人送黑发人,亲眼目睹四凤、周萍的离去,大海的不辞而别,

“我的眼泪早苦干了,我没有委屈,我有的是恨,有的是悔,是30年一天一天我自己受的苦,”鲁妈30年所受的苦怎么可能用所谓的金钱一笔勾销呢?周朴园欠她的,是用尽一生一世也无法弥补的。

她曾形容“这是一场梦”,30年后的重逢,全是难以想象的,看似不真实的,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就都恢复常态了。“如果要发,也罚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一个人有罪,我先走错了一步,如今我明白了,事情已经做了的,不必再抱怨这不公平的天,人犯了一次罪过,第二次也就自然地跟着来”。现实冰冷的铁锤慢慢地砸碎了她温暖的梦,让她猝不及防地跌落至深渊。

悲情,如同一颗被碾碎的黄莲。

七. 鲁四凤----鲁贵与侍萍之女,年18,周宅使女。

她是这出悲剧的受害者,她是单纯简单的少女,她承受的是原本属于上一代人的错误, 她爱上一个不该是她爱的人。

我觉得曹禺把她刻画地很简单,不多的笔墨,却让这位善良的姑娘跃然纸上,没有蘩漪的执着,鲁侍萍的坦然,她只是那个没有见识过黑暗,生活在阳光中的少女。原本与周萍艰难的爱情好不容易要走上正轨,却意外得知相爱的人竟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难以接受事实的的她出门便碰到电线(这我真推测不出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正值年少的生命就此陨落。 简单的介绍,简单的人,却又一段复杂的故事。

八:鲁大海----鲁侍萍与前夫之子,煤矿工人,年27.

他是这出悲剧的受害者,但属于他的,更多的像是一个旁观者,他是一个正直的人,流淌在他身体里的血液,一半是罪恶,来源于父亲,一半是善良,来源于母亲,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善良压制了罪恶,他为正义搏斗,他最后的去留是《雷雨》的未解迷。

他曾对四凤说:“你不要看这样威武的房子,阴沉沉地都是矿上埋的劳苦工人给换来的”,他

为工人的权利罢工,他伸张正义,他明白这浑浊世界的是与非,他憎恶不光明的行为,他曾说:“周家的人多半不是好东西,这两年我在矿上看见了他们所做的事,我恨他们。”他憎恶着他身体留的那部分罪恶,殊不知,他最恨的人竟是他的亲身父亲,所以说,上帝有时总是爱和我们开玩笑。

“我不懂人情,我不懂你们这种虚伪,这种假慈悲,我不懂„„”他拒绝周家的援助,“你是要骂我么?少爷?哼,在这世上没有这两个字!”他讨厌这社会的黑暗,看不惯虚伪的人虚伪的姿态。

好似一缕冬日暖阳。

“这是一幕人生大悲剧,是命运对人残忍的捉弄。家族的秘密,身世的秘密,都在一个雷雨夜爆发。不同的人,他们是怎样盲目地挣扎着,泥鳅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曹禺曾这样写道,形象生动复杂的人物,在这部戏剧中成功地刻画,鲜活地就像他们就在你面前,而你作为一个旁观者,默默地看着这出悲剧的发生,为他们的得失而或喜或悲。

有罪的人,无辜的人,一起走向毁灭。

写在后面的话:外面有小孩哭闹着走过,不一会儿便破涕为笑,长大后的他们也一定不记得这一次哭泣了。如果我们都只是小孩,忘记伤痛那么快,怎么会留下不愉悦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