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总
初二 记叙文 8308字 85人浏览 我是杨伟伟

No1细节见长

吃鱼

阳光从窗棂的缝隙间挤进来,在桌上轻轻舞蹈,金色的身姿点缀了素纹的桌面。抬起头,我看见爸爸和妈妈的微笑沾染了金灿灿的阳光。

桌子中央的火锅里升腾出袅袅的烟雾,悄悄地弥漫了整个屋子,鱼肉的鲜香飘荡在空气中,发酵出淡淡的幸福。

我和爸爸知道,妈妈爱吃鱼。

鱼的香在阳光的熏陶里愈发浓郁,爸爸笑着搓搓手说:“来,老婆、女儿,开饭喽!”

话音刚落,我就抓起手中的筷子,伸长了手臂开始捞鱼肉。妈妈看着我那猴急的样子说我是小馋猫,自己却也迅速在火锅里开始寻找。爸爸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俩,佯装无奈地摇摇头,也拿起了筷子。

鱼尾,鱼头,鱼,鱼,鱼„„

我和妈妈美滋滋地吃着白嫩细腻的鱼肉,故意遗忘锅里许多大块的鱼骨头。那些鱼骨头有的全身赤裸,有的披着一星儿肉末,在沸腾的火锅中互相打闹。 我和妈妈知道,爸爸爱吃鱼骨头。

不一会儿,阳光就从桌面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锅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一些残渣,而我们仨面前的碟子里呢,鱼刺与骨头如同小山。

我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睁大了眼,视线在三个碟子间转来转去。突然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爸爸碟子里的骨头最多,妈妈其次,我的只有一丁点儿。 我想了良久,恍然大悟。我说:“啊哈,我知道了。”

爸爸疑惑地看着我:“你知道什么了?”

我学着古人的样子,摇头晃脑道:“碟中之骨,父多母次子少,和其身体力气一一对应也,岂不是一大发现?”

爸爸和妈妈相视一笑,俩人的“眉目传情”让我莫名其妙。爸爸拍拍我的头:“非也非也,有些事你要慢慢领会。”

我不服气地顶嘴:“有什么好领会的!不就是你吃的全是鱼骨头,妈妈吃的肉里有鱼刺,我吃的肉全是肉„„”话音渐渐小了下去,我仿佛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想到方才吃鱼时的情景,我吃的鱼肉是最多的,可是鱼刺却是最少的„„

我转过头,视线穿过落地窗,午后的阳光下盛放着一朵艳丽的美人蕉,盖过了深绿的叶子,更胜过了焦黑的花根。又转回头,我睁大眼睛看着爸爸和妈妈,他们的眼已经浑浊,容颜已然苍老„„青春的岁月早已从他们身边悄然滑过,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只为„„

眼睛有些酸涩,大概是阳光太炽烈了。我一句话也没说,只觉阳光逐渐朦胧起来,像一朵金色的花。

原来,我从来都未曾知道。

点评:本文最大的特色就在于细节的着力描写。作者从日常生活中截取了一个真实而熟悉的场景——“吃鱼”,因为普通,不容易出新。然而,作者正是从这个细节之处,寻觅到文章的中心“知道与不知道”。这便是创新的发现、真挚的感悟。

妈妈和我

我很清楚,今年我15,而妈妈,她已经40了。

经过一夜的舟车劳顿,赶着微熹的晨光,我和妈妈出现在了火车站广场。很显然,妈妈在疲惫与陌生的两重压迫下对四周的方向已无所适从。我看着路线图,牵她想走,她却依旧执著的自己辨认着方向、车号,确认无误后,带着我离开。

地铁里,在有些昏沉的白光下,我抬头看妈妈。她稳稳地站这,头椅在栏杆上,几缕染过的头发散到一边,自然的下垂着,却露出了头上那些本被遮盖的银丝。不是一根,两根,而是一缕两缕。恍惚间,我想起妈妈早晨那不知所措的茫然,心头一惊,莫名的恐惧四周袭来,早晨那种幸福的安全感似乎在消逝。 母亲今年应该是40,为何有这般沧桑的感觉,时光究竟是在哪一瞬将母亲变得不称年龄的沧桑? 或许母亲也注意到了自己的面容疲惫显老,努力的笑了一笑,将染过的头发缕回去,很在意了抿了抿,用力的扯我一把,示意我,她很好。

我一直所了解或见到的母亲,都是坚强能干,充满活力而且胆大果断的,我怀疑刚刚的一霎是否是我判断出了些问题。

记忆中的一些事隐隐约约在脑海里四处游荡碰撞,偶尔的细节火花在我的思绪里明灭。我似乎想通了一些事,又似乎更加疑惑母亲,疑惑时光对母亲的小动作。

我的妈妈,我也许了解你,但为何我不早些细细看着你,体味我们之间的点滴。

尚还记起你独自带我去南京,你也不认路,你兴高采烈的拉着我看标识,查地图,我们在公园里玩的自在快乐。我明白妈妈是个充满活力而胆大干练的人,可我不知道,一遍又一遍前瞻后顾证明了你面对幼小的我掩藏起的无助与畏惧。

似乎我第一次独自远行,一出门,家门就被关上了。你电话也不打给我。我在车站抱着行李哭你坚决狠心的时候,不知道你在家里,也是无言,也是泪满眼。

当我和你还有爸爸一起去学校报名时,一家子勉强的快乐虽然很淡,我却喜欢。我只知道你那天一直和我们说笑,不知道你们那些天吵架后你为了我的忍耐与坚持。

妈妈,你生大病的那些日子,我只知道我回家时你躺在床上休息,却忘了去思考桌上的饭也是你坚持着去做的;我看到你详细的说着家用电器的方便,竟忘了门口的橡胶手套的水是你洗过衣服的证明。我知道你似乎休息,却不清楚即便是大病,你也做家务,烧我最爱的菜。

也许是那场大病,也许是家里太多的杂事,也许是你过于好强的性格,也许„„你曾经为了我放弃了你一直想参加的比赛,你因为我耽误了你的工作,你因为我可以放下你青年时认为十分重要的面子„„ 我知道你严厉的批评我,指责我时的严格,我不知道你心中的疼爱与守护。

我知道你与我因我矛盾时,你从来都是将我说到哭才停止,我不知道争论时你的煎熬。

我知道你被家里人错怪或和舅舅争吵时的无奈与渴望放弃,我不知道你依然默默接受起自己的责任。

我知道你转岗位的委屈,不知道你在家背自己从来未学过的专业知识时,竟像高三学生一般,将理论抄好,贴在墙上。我知道你的不愿意,不知道你的努力。

„„„„

而我也渐渐长大,我开始明白,有些事,告诉你不如不告诉你更能让你放心。

我选择出去上学,我告诉你我很好,却不提起参与演出被拒绝的经历;我告诉你同学们很好,从不讲述我们间的争吵;我告诉你我比赛比过了,而不在比赛前和你通话,让你焦急紧张;而这次,你一定要来,你说你喜欢我长大的样子,在家里看不到„„

昨天地铁里那一瞬,我确实惊慌,确实恐惧。我以为你长过第一根白发后,我减少的任性和你表现出的乐观豁达会延缓你的白发,哪里知道,我们掩藏起的太多不知道,时间都知道!时间并不掩藏它所知道的不知道,而是将那些知道独自吞噬,一点一点的表现在母亲的面容上与生活上。当我猛然一惊,大

呼感叹时,剩余给我的,就只有无奈。

我为何不早些注意到那接连的白发,为何不早些发现母亲的犹豫渐渐代替果断,为何不早些发现母亲的犹豫渐渐代替果断,为何不早点放弃任性与争执,放弃依赖,放弃那不想承担责任的安全感,早些开始关心细节,多承担点责任,给母亲安全感呢?

我忽略了自己,不,我不想成长,可我现在已经明确体会到了我不再应该逃避或依赖。我喜欢母亲的保护,甚至是习惯,可现在,我应该有另一种习惯,理解母亲,理解那些不知道,在15岁,在这个于古于今都是蜕变的年龄里开始面对,开始承担,不仅是以前的那些带着隐瞒的努力。更要让妈妈,应该让她从我这儿得到安全感。

我要学习的东西有太多。坚强、果断„„

面对不知道,我知道,我必须去面对那些不知道。有时的知道是关爱,有时的不知道是关爱,知与不知,成长中的我明白如何选择。

(对于妈妈,我实在是写不出衰老之类的字,她会一直是我心中最年轻活力的样子。仅用沧桑来代替她的众多经历,代替我惊慌的所见及一些思考。)

我知道我一无所知

最近,我有些突兀地爱上了溥仪的日记。作为大清帝国的末代皇帝,他的一点一滴都关系着国家的命脉。年少时的他,也拥有和我们现在一样的童年生活。明明就是一个内向寡言、有些倔强的普通的男孩罢了,我不知道有何不同。

我又想到了明代的最后一位皇帝崇祯,他继位时年仅十七。后代有人认为,崇祯是一位大昏君,大明帝国因他而亡。我却不以为然,除了误杀袁崇焕外,他的许多举措,如铲除佞党魏忠贤一类,都是值得褒奖的。他在吊亡之前的遗嘱:“宁分朕尸万块,勿伤一例百姓。”可见其胸襟超过一般皇帝所为。崇祯十七登基,比我大不了几岁;溥仪登基时才三岁,完全是什么也不懂的孩子。他们或许委屈无奈,或许这不该由他们来面对,我不知道。

我总乘坐一辆公交车,每周穿梭在不同的补习班,它如我的一叶扁舟,载我在汪洋学海中缓慢却明确地前行。上周末去补课,在中转站时上来一群老人,以往我都假装要下车,起身看着窗外,却用眼角偷瞄他们。他们总是让看起来最老最弱的一位老人坐下,她有着向日葵一样温暖的微笑。但那天没有人坐下,我看到老人的神色都有些黯然,我也没有看到“向日葵”老人,或许生病了,或许更糟。对于这群年逾古稀的老人,每一次分离是否都意味着生死,我不知道。

我前面的座位上坐着一对母子,小男孩六七岁,聪明活泼;妈妈也很年轻,但神色有些许憔悴。我听到那位妈妈说:“到那里要乖,要听话,要不爸爸和阿姨不喜欢你。别想妈妈。”“别想妈妈”说出口时明明是哽咽的,但小男孩没有觉察,他的眼睛追随着一晃而过的蜻蜓。我想,她说出这四个字要多大的力气,又经过了多少痛苦啊!在叮嘱孩子后,又是怎样地思念孩子,我不知道。男孩和我在同一站下车,我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在车站,男孩一见到他,冲了过去,咧开嘴笑,有一种把整个冬天化掉的温暖在瞬间释放。父子笑作一团,男孩回头跟妈妈说再见,可是妈妈转过头去,凝视另一侧的窗外。她或许还恨着男子,或许哭了,我不知道。

我一无所知,看到的、听到的,都无法解释。生命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一如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当我们的心灵明亮欢乐,充满了对世界的爱和关怀,追寻心中最神圣的目标时,或许就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刻。

我知道我一无所知。但总有一天,我会知道。

点评:作者采用纵线跨越的角度,从历史人物到现代生活,选取的每一个事例都紧紧围绕主题“知道与不知道”。知道崇祯与溥仪、车上的那一群老人与一位母亲的外在表现,却不知道他们内心真实的感受„„这种互相对照、映衬的叙述方式使文章别具韵味。

No2构思见巧

女孩与灯

我浸泡在青春甜美的梦里,不知道母亲额上的浅纹深深埋没着一个女孩天真烂漫的念想。噢,正如我不知我那如冰箱里照明灯一般的父亲,在我们关上冰箱门后,他在做什么?

那是一个平凡而又美丽的女孩,我想。她的青春并非一场倾城盛宴,而更像是一只翩跹而又决绝的蝶。她做着每个女孩都拥有的公主梦——虽然不曾得到梦寐以求的公主裙。她磕绊着,却又幸福着成长。她穿着那个年代最普通的蓝色棉布裙在梦想的草原上奔跑、旋转,那笑容绽放出令人眩目的色彩、青春的光芒。

当然,这一切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成了我的母亲。

童话里那个生下公主的王后从不是主角。她的梦也就从那一刻起硬生生裂成碎片,一部分卡在时光的隧道,一部分嵌进微皱的眉心,剩下的,则零零星星散落在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和孩子半夜响起的啼哭声中了。

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在我面前却必定装得十分坚强。她把我好好地保护起来,即使她也只有女孩脆弱的肩膀。而这些,她从不让我知道。

我只知道我有一个强大能干又细心的母亲,知道她会在夜里轻手轻脚地来看我睡得好不好;知道她会在我挑灯读书的夜里为我煮热腾腾的鲜奶;知道„„

“青春是一场短暂的美梦,当你醒来时,它早已消失无踪。”直到我无意间在妈妈随笔中看到莎士比亚的这句话。我顿时想起她曾经微笑着对我讲述她少女时代的梦想,那是一个充满了白色气球、粉色泡泡的梦啊。它也曾浸润在暖暖的阳光中,遍地流苏。我又想起母亲给我讲述时那甜蜜又略带羞涩的表情,清风迈着猫般轻盈的脚步跳跃在她闪烁这憧憬与怀念的睫毛上„„

原来,我的母亲,也只是个小女孩。

那是一盏隐藏在冰箱内侧的照明灯,隐忍而坚持。无论何时,你拉开冰箱的门,它一定为你亮着,微笑着迎接你的到来。可我从不知道,当冰箱那扇门关上后,它在做什么。

同样有一个人,家里的灯坏掉了他能很快修好,只有他能拿到柜子最顶层的杂物和工具,只有他能一个人在晚上出去检查水电的异常。他会在我考试优秀时给与鼓励,在我犯下错误时给予警告,而其他时候呢?他又在做些什么?

小时候与朋友过家家,一个扮女儿,一个扮妈妈,爸爸呢?噢,他上班去了。我们随意“客串”两句“我出门了!”、“我回来了!”便是他的所有台词。

出来比赛,偶然问起爸爸的情况,才知道他给冰箱除霜时伤到了眼角。忽然发觉他以前切到手、伤到腿的次数应该也不少,而我却从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曾常常过问。

原来,他就像那冰箱里的灯,有需要时便为我而亮。更多时候,便只是默默地呆在那里,谁也不知道。

曾经的女孩不再去跳舞歌唱,她为了我努力地工作,有时甚至在炎夏舍不得买一支雪糕。那盏灯渐渐也不如从前明亮,为我付出了他所有的光。

看着他们额上的皱纹,岁月是否都从那里流走,扔下他们向前奔去?他们也许早已忘记哪年哪月的哪一日曾在哪面墙上刻下一个笑脸,墙缝中也许早已长满杂草,无声地祭奠他们失去的青春。

张爱玲说努力与收获是一个永远不公平却无法改变的命题,而父母子女一场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一次又一次目送我背着包,怀揣着希望迈向前方,而我只留给他们一个坚定的、却令他们魂牵梦绕的背影,告诉他们,不必追。

我也知道,百德孝为先。

以后,我要给他们举办因从前的经济条件而迟来的婚礼,像妈妈还是女孩时想的那样,在草坪上。 以后,我要为他们买车、买别墅„„

以后,我要„„

可是,我并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么多个“以后”供我去报答。

扁豆藤触动我心灵

初三的生活,空气中总弥漫着一种被刻意压制的紧迫感,面对这人生的一个岔路,面对前方未卜的命运,心好像被系上了一根不松不紧的绳子,若虚若实地吊在半空中。这时,最是多愁善感,哪怕一件小事,也能如同水滴溅落在广阔的湖面一般,点开圈圈涟漪,在心中久久回荡。

暑假的时候,无意中在空调外机的架子上发现一株淡绿色嫩嫩的藤,从一楼的地面上悄然地爬上来。 那时,它是多么纤细啊,孤零零的一条藤,细细的,连片像样的叶子也没有,几根针一样细,线一样柔软而蜷曲的须子轻轻地扒在外机架子上,就像新生婴儿的手轻轻握着大人的拇指一样。微风一吹,就摇摇欲坠的样子,似乎一场暴雨就能要了它的性命。我摇了摇头:这藤定是长久不了了。

开学几天后,偶然发现窗口竟然露着半片桃形的绿叶,好奇地打开窗,不由大吃一惊。那株被我遗忘了近一个月的藤竟然长粗长壮了。不知挨过了多少场夏雨的拷打,那藤竟奇迹般的存活下来。长出了很多宽大而鲜绿的叶子,长出了很多手指粗细的须子,七手八脚地吊在外机架子上,如同五六岁的孩童吊着父母的胳膊。那藤也见高了,紧贴着外墙爬到三楼四楼,从窗口猛一看还望不到顶。在那绿油油的叶片中,零星地散布着几朵淡紫色的花骨朵儿,正甜甜地睡着,未开放而积蓄力量呢!

此后,每天傍晚放学,我都要凑到窗口去看望这条生长的藤。一朵叶芽的冒青,一朵骨朵的伸展足以让我兴奋上许久。这些天,它终于结果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它是一株扁豆,一株倔强的野扁豆。它结出了壮实饱满的扁豆果儿。那扁豆中央是绿的,那饱满的绿似乎可以挤出油来,四周泛着淡而浅的紫色,好像一张咧开的嘴,绽出一个浅而自信的微笑。

我摘下一些扁豆,让妈妈炒了一碗扁豆饭。平时,我并不爱吃扁豆,但今天却捧着这碗扁豆饭起劲地嚼着。今天的扁豆不像过去那样淡而微涩,我咀嚼着一丝甜蜜,咀嚼着夏日斗大雨珠的清凉,咀嚼着深秋习习凉风的飒爽,咀嚼着一个简单生命淡绿色的梦想„„

也许,在它是一颗种子的时候,它就曾梦想过有一天能登上十几米的高度。但它没有让梦想淹没自己,它知道,一切都要从泥土开始,从零开始,它不奢求一开始就可以直插云霄,与大雨狂风分庭抗礼。它只是一天天不懈地长着。它没有将梦想掩埋在泥土,在它是一颗可以随时被鸟兽衔走的种子时,它不曾放弃,在它是一株随时可以被暴风摧折的嫩芽时,它也没有放弃。它只是一天天,一寸寸地生长着,变化着,它倔强地坚信,果实会来的,高度会有的,梦想会实现的„„

未来我们无法操纵,但我们可以操纵现在。一天天,一点点,成功的圣殿就是这样伫立起来的,也许不潇洒,但却很坚实。

执着的扁豆藤,你可知道你是怎样地触动了我的心灵?

No3底蕴见味

寻找失去的美 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我不懂。雨似烟花,水似绢纱的江南,我不懂。我看不见那古朴的

道路,更看不见江南的灵魂。

江南的路已经很老了,脚踩下去,便发“吱吱”的呻吟声。一绺绺晚风吹冷了一片片石板路,江南潮湿的天气笼罩在我身上。房子已然发出了木头浸水了的湿气,向往在里面的我袭来。家里的家具门,就像掉了牙的老人,使用时,发出奇怪的呐喊。地板上开始出现了霉斑,一股霉气考试刺激我的口鼻,刺进我的心脏。

我知道,江南,很老,老到已经无法承载我的心了。

我就在江南这么活着。对外界充满了期待,对江南充满了忍耐。

就是这样的一天,我终究还是等来了。一次机会,让我有机会飞往北京,感受那里的阳光,那里的璀璨,那里的夺目。

那天夜里,我夜不能寐。从床头起来,随手掀开了一本书。一篇诗歌映入眼帘。名字大概是雨巷,我只是记得有位丁香般的女子撑着把油脂伞走在雨巷里。一股江南的味道,似从我的心底油然而生。江南的水,树,山,雨混杂在一起。在我内心最柔软的腾空而起。江南的月照在了我的心上,将江南地方的味道含在我的脑海中。这种味道似乎是一种力量,驱使着我的心,用心再看看他,江南。

我披了一件衣裳,听着江南的味道迈开了步子。石子路整齐的铺着路面,青色的鹅卵石打着回旋,与旁边的石子们,安详着月光的普照。一丝丝雨打在石子路的身上,打在我的身上,江南的雨丝此刻好像有了灵性,揉进了月光,吸进了花香,再浸入我的皮肤,那是一种少女的柔美,酥了你的全身。我似乎明白了江南的雨。

江南的雨打湿了我的双眼,而脚下的那对眼睛却更清晰了。我的脚认得路,带着我走进一条小巷。巷子里的深处,传来了悠悠的打铁声。远望去,那一盏灯光在雨中里照的朦胧。铁,不再粗鲁,不再冷血,只是悠悠的唱着自己的声音。风起云卷,我在雨巷里并没有撑起油脂伞。风,将雨拉成了一片斜面,就像少女梳在了一边的长发。巷子里散花香这时传来出来。花巷不怕巷子深,带着丁香一般感觉,送到了这里。小巷一时听风雨,深巷传来丁香花,原来丁香一般的少女在这里啊,我懂了,雨巷。

第二日,我再次带着记忆寻找。那一条条老街里,卖着各种早点,炊烟飘在刚下了一夜雨的屋檐上。茶叶蛋,南方人的蒸馒头,刚炸的灯盏糕...... 水煮的养活着一条老街上的人们。老街里只有一台公用的电话,长长的拉着电线。旁边的竹椅上,是位翘着二郎腿的老头,耐心的讴着自己的脚趾甲。庭院里,总有一桌在打着扑克,用发黑的茶具压着发倦的纸币,激情四射的,操着口音的打着牌。日子悠悠的再这里打了个旋,继续流下去。

老街很窄,我觉得侧着身子走。回到家,母亲急忙接一把嫩韭,摸摸鸡的屁股。那一把韭菜,炒得直香如骨髓,再也无法忘记。邻居们这时送了一把茶叶,母亲提了一坛自家酿的酒,与邻亲手摘的菜淡起了家常。吃饭时,大家都将饭桌摆在子外,老街更窄了。行人路过,不是撞了那家的酒,就是碰了这家的汤。而走老街的人,都有交情,还没走到,便被这家拉走去喝上几口。

咳,江南的老街,我知道了。

看着江南,我想,我该记住她。其他,美,就在我们的身边。

我好似爱上了我的江南,爱上了江南额每一条街,每一块石板,每一户人家。因为我的灵魂记忆已经注入了这片土地里。耳边似回响着汪峰哪沙哑的声音;我在这里迷茫,我在这里彷徨,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

我知道,这就是我该值得去明白的,这就是美,而美要用心去发现。

小时候,我家与体育馆不远,在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里,小伙伴们常带我到那儿玩,渐渐地,我们走出了一条通往快乐的田间小路。

然而,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周围的建筑物也伴随着我们增长。熟不知,在那一个风吹雨打开的夜晚,一座墙立了起来,傲立在那条小路中间。墙的左边是一座紧挨着我家的学校,墙的右边则是我们的体育馆。

曾几何时,我学会了愤怒,一脚踹在了那被刷成雪似的墙壁上,只见惊起一阵尘灰飞扬,待尘埃落地时,若大的墙壁上,多了一点愤怒。一伙伴见我将脚印落地墙上很不服气,硬要与我比画几下,看谁能将脚印留得更高,这不,还带了帮伙计。从此,乌黑的墙上留满了数不尽的快乐、无奈以及愤怒;而体育馆,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断被淡忘。

却因读书需要,迫不得已,我离开了这个家。偶一次回家探亲,还未曾到达,便远远地看见 这满载着多少故事的墙,竟又被刷成炽红。一激动,便冲上去,正准备给他补上一脚情深,却发现这被刷成红色的墙上多了几道缝岁月,多了几块几块警示牌。凑上看一眼却无不惊讶,“此墙已断,请勿靠近”,熟不知,当年的一群孩子竟做了一件如此伟大之事。

轻轻拂过断墙缝中的一枝爬山虎,我竟不是喜是悲。

回头再看一眼那曾经强大凶猛的墙,被风轻轻一吹,雨丝斜斜一染,轰然坍塌,一条路又重新出现。然而,路的终点,则是另一道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