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豆腐
初三 说明文 1153字 224人浏览 duan叔0surper

豆腐的种类繁多,常见的有:黄豆豆腐、米豆腐、豌豆豆腐、猪血豆腐,等等。很少有人晓得还有一种希奇古怪的豆腐——鬼豆腐,也有的地方称斑鸠豆腐,或神豆腐,唯有利川人叫它鬼豆腐。这种叫法大概原于神秘吧,确实少见。这种豆腐的原材料取自山里的野生植物斑鸠叶。斑鸠叶生长于巴蜀一地,极像杏树叶,与杏叶所不同的是斑鸠叶透出一股独特的清香味儿,很诱人!至于这种植物叶子为何与鸟一般的名字,本人无法考究。

儿时,我们常提着竹篮,赤脚穿行在山林中,像摘桑叶一般,大面积地采摘斑鸠叶,弄回家让大人制作。先放入清水中洗去尘土,再把叶揉烂,也可放进很小的石磨中磨碎,制成叶浆;用细纱布滤叶浆,瓷钵中就会盛满翠绿绿的一钵浆液,倒入锅中烧开,再舀出来装进瓷钵里,加上少量石膏粉(也可加入草木灰制成的碱水),待冷却后,清水之下便见翠绿绿的斑鸠叶豆腐了。至于吃法,以凉拌为最佳。在那个时候,我们一般只舀一点酸泡菜水、农家胡豆瓣、盐巴之类即可吃,鬼豆腐吃在嘴里滑溜溜,凉爽爽的,且细嫩、可口。

“自然灾害”时期,鬼豆腐在利川曾盛行,没有粮食吃,有人拿它当主粮,我们家老房子后面住有一个年轻女人,专做鬼豆腐营生,她身材高挑细瘦,欧眉凹眼,近似洋人,一口四川腔,人喊她“鬼豆腐西施”。鬼豆腐西施一个人艰难的扯拉着两个细娃,靠卖鬼豆腐为生。太阳露脸时,鬼豆腐西施已背着湮没了头的满背篓斑鸠叶回家了。一个人在一口大瓦缸里洗、推、煮、滤,忙不停地制作鬼豆腐。他们家无论是大人细娃,一日三餐都吃鬼豆腐。望着邻家碗里的包谷或洋芋,两个细娃娃馋得流口水,小的一个吵着“妈妈我不吃鬼豆腐我想吃饭!”,“吃你龟儿个球!”被妈妈粗暴地拖回屋,屋里仍传出杀人般的哭喊声。一天,鬼豆腐西施竟然没有出门做生意,家里传出两个娃娃的哭喊声,邻居诧异地发现鬼豆腐西施已死在床上。死因是腹泻不止,脱水身亡。自那以后,对于鬼豆腐能否吃,产生了疑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随着物质文化的繁荣,人们生活富裕了的今天,讲究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有人别出心才地又把鬼豆腐搜索挖掘出来,绿油油的色彩,怪怪的味道,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对鬼豆腐的好奇。斑鸠叶这种野生植物,凭直观它无疑是绿色食品,具有清热败火,补充叶绿素等等作用,味道清新略苦,苦后回甘,还有种怪怪的味道 ,这种口味不一定人人喜欢。笔者幼年常吃,由于亲见那一幕后再不敢吃过。如今回忆,鬼豆腐发掘于饥荒年代,那时连草根树皮皆能充饥。当然,鬼豆腐即使是健康食品,也不能一日三餐的吃,必定不能当主粮供给人体所需的营养。现在吃这种东西意义有所不同了,人们在丰富的物质条件下,不断寻求新的口味以及新的营养。斑鸠叶做成的食品值得我们去仔细研究,挖掘,甚至发展,它的营养成份恐怕不仅仅这些,或许有更大的研究价值。让鬼豆腐这种稀有的野生植物成为巴蜀饮食文化种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