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阕钗头凤
初二 记叙文 904字 114人浏览 林旭阴

春回大地,群鸟啁啾。

他却愁绪满怀,一身萧索。

他独自坐在沈园的亭子里,对着满席的美酒佳肴,却是难以下咽。透过席上缭绕的雾气,他依稀看到了远远坐在另一座亭中的她——唐婉。他坐在她的丈夫身边。她的丈夫。咀嚼这四个字,满口苦涩,悲伤更甚。他才是她的丈夫啊!可如今,他又有什么立场来说这句话呢?毕竟,她,是他陆游亲手推开的,是他路由亲手把她推到别人的怀抱中。尽管是因为母亲,可,这又怪得了谁呢?这满口苦涩,是能他自己咽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伊人离自己不过百步,却是,连看一眼也不能。他猛灌了一大口酒,却未品到酒的醇香,先尝到了满口的苦涩。现在的他,除了苦涩,还能尝到什么?

方才,在沈园的小径中与她相遇,他是何等的兴奋与开心。却,两人,连话也没说一句,便擦肩而过,越走越远。世间七苦,最苦的是求不得,但对于此时的他而言,还有什么比“不得求”更苦的呢?

他在也喝不下一口酒,携着满身的萧索,身离去,在深深凝望她一眼吧!这大概,是最后一面了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亦步亦趋地走到一面空墙前,满怀愁绪,挥毫写就一阕《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席间的她,亦是满面泪痕,再也咽不下一口菜,只是不停的啜泣,那方入云一般的丝帕,早已湿透,颊上精致的妆容,也被泪水冲掉,至于两条怎么也干不了的泪痕。

丈夫扶她离去。

她看到那面写着一首词的白墙,那上面是她熟悉的字体,却道出千愁万绪。她再也忍不住,提笔在他的词的下方,附上了她娟秀的字迹。仍是一阕《钗头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瞬间,四十多年流逝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已垂暮,两鬓苍苍;她已仙逝,零落成尘。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他在破败的沈园中踽踽独行,蓦然间,看到了当年题词的墙壁。那墙壁斑斑驳驳,四周长满了杂草,字迹早已不明晰了,一派萧索之感。他慢慢抚摸着墙壁,抬首,

蓦然看见了,两阙《钗头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