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忘的微笑
初一 记叙文 970字 568人浏览 陈宵红

一个难忘的微笑

那一年,我刚升入初中。我的小校在偏远的乡下,初到这所城里的中学,我举目无亲,内心感到十分的孤单。每天坐在教室里,前后左右都是陌生的脸孔。这些面孔绽放着城里人的优越,冷漠中透着蔑视。渐渐的,在这个圈子里,我除了孤独外,还日益感觉到一种自卑。

那是一个周五的傍晚。我误了回家的车,没有回去,一个人呆在寝室里,倚卧在床头,无聊地翻着一本纸张泛黄的《读者》,心里空荡荡的。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连忙跳下床,打开寝室门。一个阳光帅气的同学气喘吁吁的进来,脸上绽放着一种真诚的微笑。他说有点急促地说:“谢谢你,下课走得急,忘了一本书没带回去家。”他从自己的床上找 到那本书,向门口走去,临出门前,他璨然一笑,说:“你叫李涛吧?我叫张韬。嗯,你怎么没回家?”我答道:“我误了车,回不去了。”“哦,我也不是本地人,我是温州人,我爸爸在这做生意,我今年才转入这里读书的。这样吧,晚上我来陪你,一块去逛逛。”说完,依然是一脸真诚的笑意。

寝室回归寂静,我的心里充满浓浓的暖意。夕阳的余晖,透光窗棂,投下一方光斑,落在我的床上,不光床上,似乎整个空荡荡的寝室,在个秋天的黄昏都充满着温馨。

夜色渐浓。我吃过晚饭,在操场上走着,随着夜色而至的不是日益浓郁的寂寞,而是洋溢在心头的期待的愉悦。晚风拂面,山鸟不时啼鸣,远山岚霭氤氲,天上飘荡着淡淡的轻云,我突然感觉初秋傍晚的校园是多么美丽。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操场一头走来。是张韬来了! 我轻快地向张韬走去。多日来的拘谨与压抑荡然无存。我几乎像面对曾经熟悉的玩伴一样,拍了他的手。我高兴地说,你来了,我今晚将不会孤独了。张韬笑呵呵地说:“嗯,我们一起打球吧。”

我们在操场打着篮球,直到天色与校园的路灯不再支持我们为止。我们各自说着自己的家乡,欢愉无限。临别前,他说,如果你明天你不回家,我再来找你玩。

从此之后,张韬成了我初中时期的第一个朋友。也正是因为他,我渐渐驱散了举目无亲的孤寂,慢慢融入了班级,拥有了越来越多的朋友。我也渐渐感觉到城市里的孩子并不冷漠,不高傲,他们是可亲的同学。

初三毕业,张韬回温州了。在别后的日子里,我总是要想起他,想起他真诚的微笑。在我的人生中,那微笑,是寒冬里的一盏明灯,给我温暖,也给我光明。

无论将来身在何方,我都忘不掉那驱走一个少年孤苦寂寞的微笑。

2014、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