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刻
初一 散文 726字 75人浏览 潘那白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糖一包,果一包,吃得囡囡哈哈笑。”每每听到这歌,我的眼前都会浮现童年在她的衣襟下蹒跚学步的情景:当我摇摇晃晃地走路时,是她在我身后扶着我,牵着我的小手一步步地登上楼顶。我上学了,每次发烧,是她陪着我上医院看病打针。是她,看着我被病痛折磨而心疼,是她,我的外婆。

当我升入初中,是她一次次将我爱吃的卤蛋送到我手上,是她一步步从家走一个小时的路来到我家楼下,是她,我的外婆。

那天傍晚,我放学回家,走到家门口时,我看见外婆矮小的身躯倚在楼梯转角的栏杆边,敦实的身体遮住了天穹边一抹残阳。外婆听见声响转过来,将手里的袋子递给我,说:“这里面有卤蛋,还有白菜和春菜,白菜已经洗过了,春菜还没洗„„”外婆嘱咐完一切,又说:“好了,我先回去了。”我坚持送送外婆,外婆便和我相搀扶着,一步步踏着下楼去。我忽然联想到十几年前的那一幕,那时的外婆扶着我,一步步地上楼去。可那时的外婆,皮肤还是光滑的,而现在的外婆,稀疏的黑发里掺着白发,皱纹早已布满额头、双颊,两眼也已失去往日的神气,眼皮无力地垂在眼前。原来外婆随着我的成长不知不觉地老了。

想着想着走到了二楼,外婆拍拍我搀着的手说:“好了,你先上去吧,我自己回去了。”我还想送外婆回去,外婆却摇摇手,一步步地自己走下去,我在外婆身后,突然看到了那个背影:外婆一步一颤地扶着栏杆挪下楼梯,走到没有栏杆的地方,她就抠着墙壁,蹒跚地、小心翼翼地,先迈出左脚,站稳后,停了几秒,再慢慢地迈出右脚,每走一步都要像这样地用几秒钟走完一级台阶。就这样,在一抹残阳下,那个略胖的矮小的身躯,扶着栏杆,缓慢地,步履维艰地,挪下那长长的楼梯。看着外婆的身影渐行渐远,我心中为之一颤:外婆老了。

爱充溢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