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山芋
初二 散文 1346字 376人浏览 玛丽奥建建

在那个没有电脑,很少有点电视的年代里,俺们在简单的农村生活里也能创造出无穷的快乐和乐趣。农村的一树一草、一人一物都是都是那么的清晰,那么富有情趣,就连一个草棒、一个花鼓桶,一块泥巴也都是俺们最好的玩具。

在农村的庄稼中,有一种叫庄稼叫山芋,也叫红薯。庄人用牛拉着犁头把平整的地犁成深沟,用铁锨堆成长长的檩。在檩上用撅头间隔均匀地刨出眼,一瓢一瓢给眼喂上水,然后把从山芋秧塘里捡来的青青的山芋秧苗,一眼一根地埋进去。山芋在风雨的洗礼中,浇灌下,叶蔓舒展,像远处蔓延,在地上匍匐着,在地上交错着,如同西瓜的蔓。

原先栽下去时只是一根,那黄黄的檩沟那么明显,夏天来临,檩沟一点也看不到,都是那绿绿的山芋叶在潍坊中荡漾,犹如大海的波浪。此时土里的小山芋已经孕育,犹如小人参一样,慢慢长大,只不过她是圆圆的,也并不那么规则。日暮西山,放学归来的俺们,在父母的吆喝下,背上粪箕,拿上镰刀,来到山芋地里割山芋秧,去喂在猪圈里嗷嗷待哺的小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来到山芋地里,俺和几个小伙伴,一切一切皆忘。俺们再地里尽情地跑,打闹,趴在山芋秧上让它轻触我们的脸,感受那份清凉,俺们躺在山芋秧里,仰望天空,聊着自己的乐事。俺们还取来一根叶柄,一节一节地折断,轻拽,打断骨头连着筋地制成项链,挂在自己的耳朵上。父母的呼喊扰断了俺们的乐趣,急急忙忙割山芋秧,往家跑去。多少天后,俺们难免会有一顿皮肉之苦。因为那天的高兴,躺在山芋秧上,弄破了山芋茎,汁液染上了白色的小褂。白色的小褂,变成了小花褂了,那是父母的辛苦钱买了的,他们能不生气吗。

俺们最快乐的时光,是树叶落尽,开始收获山芋的时刻。那时,父母带上干粮和水一天到晚在地里收获山芋。俺们也无一例外的都得加入这个收获的大队伍。闲暇的间隙,我们几个小伙伴聚到了一起,进行着自己认为最快乐的事情—烤山芋。俺们卷起衣袖,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小铲子,在山芋檩沟上挖了一个长方形的深深的沟,在沟上放上不粗不细的铁条,然后找来一些遍地都是的枯黄的野草。山芋一个一个放到铁条上,草塞到铁条下边的沟里,用洋火点着草。一个人操作着,两个坐在旁边看着,还有两个头伸着瞧着火上的山芋。接着放入木柴,浓烟滚滚。俺们撅着屁股,脸贴着地面,鼓起腮帮子,用力吹起气。火没吹着,气太小,浓烟倒了回来,还没来得及抬头,呛进嗓子里,蒙进眼里,又苦又辣又涩,不停滴咳嗽,眼泪滑滑直流。几经周折,才搞定。

不一会,山芋在火中熟了。俺们就七手八脚地抢起来,太热太烫,拿到手又丢到地上,然后用手往自己身边不留,就像小猫调戏小老鼠一样,爪子一招一缩,一招一缩。两个人同时看中一个,大抢出手,于是在地里就揉了起来,滚了起来,接受失败的就拿个剩的吧。剥开厚实焦黑的皮,露出嫩黄的肉,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俺们不顾手脏,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只有三口就把一只番薯给吃掉吞进了肚子里。眼角的泪痕还在,由于吃的津津有味,忘记了自己的黑手,不停滴擦眼擦嘴蹭脸,一个个都成长了胡子的小花猫。地里的大人望着我们笑的直不起来腰,有的连眼泪都笑出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年的山芋都是大丰收,每天家里都要忽上一大锅,好的拣出来俺们吃,然后就上盐豆咸菜,真的是美味佳肴。后来人们,都用山干机切成薄薄山干,山干煎饼,山干稀饭等美食成了俺现在也无法忘怀的,现在想在吃到,真的很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