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万岁(添加中)
初三 散文 2425字 39人浏览 sonia木子李

生命不可以万岁,友谊可以万岁。

爱情不可以永远,友谊可以永远。

灵魂不可以永恒,友谊可以永恒。

一、吆娃

吆娃醉卧在顶楼阳台的栏缘上。如果他稍稍翻身就有可能坠楼身亡。

四月的阳光暖暖的照耀着他沉醉的脸膛。他在忘我的状态里朦胧地呼吸着川西平原油菜花的香气,或者正在做着一个关于美女和爱情的梦。我和二哥紧张而小心地站在距离阳台2米左右的屋子里屏着呼吸,生怕一口气就把吆娃吹下了阳台。

那是1984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吆娃、二哥和我共三人,在双流县华阳河心岛拍摄完成了二哥写的摄影小说《晶晶泪》,午间狂饮以示祝贺,结果就发生了吆娃喝醉后躺在阳台栏缘睡觉的事件。

如果„„没有如果,如果这种如果成为现实,我们三个弟兄中最小的吆娃就永远只有20岁了。他这一惊人之举只是吓坏了我和二哥。他醉了,也许他在采取这一方式的潜意识中就是:老子就要吓吓你们两个!那门吗?

吆娃和二哥是大学同学,学校离我所在的部队很近。有一天吆娃带着一帮同学到部队联系联谊事项。其实,吆娃想给我们大兵们拍照片挣点烟钱,只是找了一个联谊的借口。我在部队专事宣传事物,我接待了他们。烟钱肯定没挣到,因为我早就开始给已经在挣了,他们没戏,但是我们成了朋友。他们学校成立了文学社、诗歌社、摄影社„„吆娃和二哥都是组织者,我们三个臭味相投,所以一拍即合。

80年代是中国新诗的黄金时期,各种流派风起云涌,几乎所有的青年都在写诗。吆娃他们文学社的社刊上几乎都是诗,不过都写得很臭。

直到今天,这两个烂账见到我都会一口同声说:我们喝酒抽烟都是给你学的。我那时已是上尉军衔,经济条件远远好于还是学生的他们。我们喝烈性白酒、喝浓茶、抽躁劲十足的万宝路香烟、吃辛辣食品、熬夜写文章、读书,恶意糟蹋健康的所有恶习都发生在了我身上。我所发表文章的稿费自然要和吆娃、二哥分享。凡是取到稿费,我们三个几乎都会大醉一场。他们两个抽烟喝酒应该不是给我学的,早在我们认识之前,这两个家伙就已经会了。

我比他们年龄大,我是老大。我经常毫无怨言的把房间的两张单人床让给两个兄弟,我夹在这两个家伙中间的地面上,冬天常被冻醒,夏天热得大汗淋漓。我们在脚臭气熏天的狭小房间里,常常彻夜畅谈。我给他们讲述我的军旅生涯、讲述我在长江边的理论初恋和杀人经历,对于我的经历他们很痴迷。

我和我的两个兄弟在双流县华阳镇的三年时光,仗势着强壮的身体和世界就是我们的狂妄,在尼采、杰克. 伦敦、海勒等超人哲学思想和信马由缰的荒诞派思想的影响下,我们互相崇拜、互相欣赏,在喝酒时千方百计想把对方喝得趴下,心中方感畅快。我们三人经常酒醉,经常在迪斯科舞厅疯狂发泄;经常晃荡在华阳镇那条街道期待艳遇;经常酒醉后手挽手一起嘶叫崔健的摇滚;经常坐在江安河边喝茶谈论女人和幻想美好的爱情;经常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华阳镇周边山水间游荡„„就是这种轻松自然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建立了坚不可摧的信任和铜墙铁壁般的友谊。

华阳时光是我们三兄弟人生旅途中最美好的时光。

我们不可能永远站在原地消受如此闲散安逸的幸福时光。我们要成长要生存,要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养家糊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肩上便有了越来越多的责任。责任,让我们学

会容忍、安静、勤奋和坚强。

命运,这支神奇之手,有时候太过悭吝,悭吝得经常让人感到无奈的愤怒。

我们这个最小的兄弟,家教甚严,观念古典,品性优良。但命运偏偏将人生几大不幸一股脑的全都给了吆娃:牢狱之灾、丧腿之祸、情感之痛„„

1987年6月,吆娃所在银行的押钞车因丢失两袋钱钞,在毫无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吆娃作为押钞员被关进了监狱。还在吆娃单位非法羁留询问期间,我们一帮朋友义愤填膺找到了银行保卫部门,强烈要求他们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但这帮酒袋饭囊非但继续违背法律程序,还以“防碍公务为由”一一将我们告到了各自单位。成都市人民政府专门为此发了一个通告。公告大意就是我们这帮去找银行讨公道的朋友防碍了政府机关办理公务。朋友们的名单列在通告上。我和另外一个身着军装、警服的名字列在首位。这个通告产生了如下结果: 公安局穿警服的朋友受到警告处分,并降职一等。

二哥被拘留一个月。

王敏的预备党员资格被大学取消。

保险公司一哥们升任部门经理的任命被拆销。

„„

正值我所在部队校庆前夕,校庆先进个人资格自然没了,让我耻辱的是,贴在礼堂门口光荣榜上的照片立马撕掉。在全校近400人参加的师生员工大会上,我的领导在宣读完政府通告以后,当即宣布我不能离开学校。我被软禁在华阳镇河心岛,其实就是关禁闭,直到检察机关传讯过我、吆娃和二哥被关进监狱一周以后才得以自由。

我们这帮朋友在为吆娃奔走的方式上是有点欠周全,至于所受到的牵连和吆娃、二哥的灾难性结果比较起来有如鸿羽。但当时我们被突然发生的事件震怒了,我们坚信:即使给吆娃一千个胆子,他也不会干这等蠢事;吆娃平时是那样的温良恭简让,循规道矩,即便要去农家偷摘一个西红柿也肯定会是我或二哥下手,吆娃绝对会站在一边嘱咐:你们两个要不得哦。吆娃从小受到的良好家庭教育和优秀的人格,不具备犯罪的能力和动机。正因为朋友们对吆娃的这种理解,所以营救方式上显得有点天真和冲动,在那个晴天霹雳的事实面前,突然就丧失了智慧。

我们人生第一次领受到了政权的力量。权力就是这样草菅人命、为所欲为的将一件毫无事实依据的怀疑案拖了一年零六个多月。

573个暗无天日,573个冤屈苦难的日子,573个无力而愤怒的等待„„这对于一个清白无辜的生命是一种这么意义的折磨?对于一个人的一生又将产生何等深远的影响?

那些手握执法大权的先生们女士们,如果我有权力我首先就要把你们以渎职罪一一关进监狱,让你们在监狱里用一生去品尝被冤屈失去自由的痛楚。

然而,在强大的国家政权面前,我们这种愤怒太无力了,无力得只能将此灾难归咎于命运!

我们亲爱的吆娃在经历了人生第一场毁灭性灾难以后,于1988年12月31日,因查无实据,重返人间。

可恶的是,吆娃在监狱期间,银行就把他除名了。

出来就好,这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