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卷作文
初一 议论文 909字 74人浏览 何建伟day

例文赏析

转瞬即逝与永垂不朽

莎士比亚有言:“任何帝王将相镀金或大理石的墓碑,都无法与我的诗句比寿!”当风剥雨蚀黯淡了帝王的墓碑与城堡,当土掩泥销腐蚀了将相的躯体和伟业,莎士比亚的诗句却仍有穿透岁月的魔力,给予人生命的启迪。

正如犹太王戒指上的铭文“一切都会过去”,与契诃夫小说里的箴言“一切都不会过去”,二者看似矛盾,但将其放在一起却又同道出了生命的真谛——财富功名转瞬即逝,都会过去;精神信念永垂不朽,永不过去。

淡泊的精神永存在诗书经卷里,黯淡了一世功名。茶以其特有的清香倾倒了世界,但堪称茶圣者唯有陆羽。谢公屐,竹背篓,隐于青山绿水;一碗茶,半日酣,挥手世俗功名。他将他的光阴倾注于那一卷《茶经》,从茶具编著到技艺传授,所有的文字都似浸泡在了茶里——平淡中包含浓郁,温和中藏有力量。这些都让那些经纶世故者显得鄙薄,更让那些纸醉金迷者黯然失色。于是,当我们翻开《茶经》,仍然可看到那衣袂飘飘、仙风道骨的陆羽,却无法看到他原本可以选择的一世功名。

坚定的信念永存于民族的血液中,照亮了千年黑暗。“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这是谭嗣同的悲叹。“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却是谭嗣同的期待。他的生命转瞬即逝,正如世上的每一个人。但那日的残阳似血却敲响了王朝的晚钟,那日的血似残阳却照亮了后来人的征程。生命在屠刀下终结,象征其已成为过去;信念在血泊中诞生,昭示其永垂不朽。人的生命也许是短暂的,但心跳的终止真的是绝对的终止吗?当我们因他而哭,因他而奋起,便都成了他生命的载体。“死得其所”或许正是因为他看到了永恒将诞生于他冰凉的躯体。

“一切都会过去”警示人要放下无休止的欲望与焦虑——隔离天日的阿房宫摧毁于楚人的一炬,珍宝荟萃的圆明园坍塌于敌人铁蹄。这些方可逝去,何况依借欺诈得来的财富,通过贪腐获得的名望这些沧海一粟?“一切都不会过去”劝告人们拾起那些永垂不朽的信仰,中止对生命无常的恐惧,像那些感动中国者般播撒光华,验证苏子千年前道出的真理:“则物与我皆无尽也,又何羡乎?”

泰戈尔说:“我庆幸我不是权利的轮子,而是碾在这轮子下的活人之一。”那么我也便暗自庆幸着——在我们拥有太多转瞬即逝的同时,竟还拥有着永垂不朽

和创造永垂不朽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