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初一 散文 686字 95人浏览 wang502937132

雁子归时,人依旧

遇见,正是你给我的成全——题辞. 微尘陌上

饶雪漫说,我常常在思索我们的青春,它真是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短短的身子偏偏拖了一个长长的尾巴,像翅膀一样招摇着,久久不肯离去。

这日子,在秋天里是静好安暖的,从未曾刻意的忽冷忽热,也从未曾刻意的让人无所适从,是这样简简淡淡,不惊不扰的,从你低眉的瞬间流走,滑落,了无痕迹。

即将跨进冬的秋阳,对岭南来说,依旧是暖暖的,不温不火,照在容里书院后山的那堵崖壁上,晃动了陆离的光,斑驳着。青青的藤萝,依旧葱茏,爬满了崖壁,以及旁边的老墙,繁生得任性。

也许是季节的原因,秋日透亮而清白,不再浓烈,温温的照在头顶三尺,跟现下静好的时光也都应了景,就如你的样子,白衣胜雪,清清爽爽,浅浅低眉的时候,有七分温柔,不妖娆,不荼蘼,也不热烈,素面朝天,恬淡,静好无伤,……没有悲喜,就像等待一场花事,在某个阳光暖暖清白的日子,如滴落在青花瓷上的水迹,晶莹剔透,与我,安暖相遇。

总也想,那些旧年的曾经,在一个芳草青青的小山坡上,有一份执手的情意,如山涧的澄澈清亮,干干净净,缄默的流淌,存在, ……在心里藏了春暖花开,山清水秀,桃花满天,不与风移动,不和花痴缠。那些曾经,是多么的美好,安暖,干净,而我便正是靠着你往昔的纯真情怀,在为你写的文字里,取暖。

有些事,有些人,是不是如果你真的想忘记,就一定会忘记?

饶雪漫说,最痛苦的是,消失了的东西,它就永远的不见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却偏还要留下一根细而尖的针,一直插在你心头,一直拔不去,它想让你疼,你就得疼!

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与年少青涩的曾经,再也不见,或者说,来不及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