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灵魂
初二 记叙文 929字 79人浏览 爱yeyeily123

彼岸花,曼珠沙华,被焚烧着的灵魂,在绝望的祈祷,忘不了那执着与残酷。

——题记

阳光慵懒的撒在地上,像一盘散沙一样,它没有眼睛,它分不清人们的心和欲望,它照在一切身上,在它的轮回中,一些人像被遗弃的撒旦一样,流浪在街头,只是,他们有与撒旦同样的命运,但灵魂不同。他们是堕天使,他们有惊人的才华,他们曾是六翼天使,只因叛逆,流离人间。他们高人一等,又低人一等。他们在东方叫“滴仙”,在西方叫“撒旦”,他们不羁不驯,穷困潦倒,食不裹腹,但他们从不委屈自已的尊严和快乐,用庄严的方式,来换来生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一眼望上去,那个老人应该是维吾尔族的吧,他的小方帽,褪了色的鲜艳衣服,手上消瘦的青筋看的一清二楚,他脸上嵌着一双纯净又疲惫的眼睛,但又充实而骄傲,他抱着一把类似琵琶和马头琴的乐器弹着,那音色和中原乐器截然不同,单一、高亢,但又有奇怪的韵律,让我眼前晃过草原、火焰、骏马、游牧民族唱的豪壮悲凉的号子,甚至有路西法叛逆的呼喊。狂放豁达,他们崇拜天,他们把天叫做腾格里,冰蓝的天,老人泛黄的眼睛,一派虔诚的样子,他坐的端端正正,衣服整理的很整齐,面前放着一个小茶缸,这点凄凉又无奈的声响回旋在小桥上,老人坐在桥中央,小桥、碧水、蓝天,温和庄严的笑,让人不得不心中腾起一种崇敬,他们为生命而生活,为生活而有了生命,他们有着如腾格里般纯静的心,有着和蒙古的狼图腾一样的坚韧。

流浪,流浪,远离家乡,把新月当耳环的人呵,心上是否插着蒙古猎刀呢?他们不是乞丐,他们是艺人,是少数民族最崇拜的职业—歌手,他们听得懂天地的声音,他们用音乐交流心里的空虚。老人面带微笑生硬的说“谢谢你”时,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那是谁的眼睛呢?李白的豪放,杜甫的哀愁,成吉思汙的剽悍,陶渊明的避世,郦道元的沧桑,路西菲尔的情绪都包含其中,婴儿一样纯净。

他们的心是玉女峰上的冰做的,他们在生命之巅,与天使对立,他们没有物质上的快乐,他们有着精神上的索求,他们实践了生命的尊严,他们用音乐证明自己的灵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记:曼陀罗华,血色的花瓣,开在地狱与人间之间,耀眼,它们什么都得不到,他们生来就是这种自愿牺牲的花,他们生来就有这样倔强不同的灵魂,人间世俗容不下他,他徘徊着,流浪着,等着花落叶败,叶凋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