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的宫
高三 议论文 1306字 99人浏览 绍兴县实验田

大凡中国的宫,多数都是一些欣于“独任制”而反对“合议制”的“落落寡合”之辈。“明修栈道”是他们的“为官法宝”,“暗渡陈仓”是他们的“腹甲鳞片”。表面上这些恪守着“三纲八目”的“君子风范”的官人们礼贤下土,打着“社稷为轻,民为贵”的大旗与百姓“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可实际上这些“异徒”在长期的“侵蚀”进化过程中拥有一双习惯了黑暗的黑眼睛,总喜欢栖居在最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里做一些不为人知的“悖事”。譬如类似“私访”“暗访”“度蜜月”“微服”一些涉及官人们自己“劳作”的行事,都是这些“心绞”的官人们头破血流也要“身体力行”的“大事”,而对于这些“大事件”的内容,官人们是不在自己的政治大旗上有所表列的。

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赢政改封制为郡县制以后,国家的政权就完全步入了“中央集权”的轨道,政府对于地方集团和一些黎蔗的管理也跟着同步变得更加的轻而易“举”起来。尤其是对自己手中权力的挥使,官人们更是到了一种史无前例的白热化状态。因此后来也就跟着有了“学而优则仕”“官逼民反”的说法和事例。而为了进一步维护自己的利益,集权者便开始“合谋而事”,推行了一系列相关的法律,法规、公文之类的“官样”和“官品”,以便在他们“名、权、义”三者都保全的情况下,以一些正当的理由来镇压百姓,使百姓们屈服于自己,信服于自己。表面上这些“官人”有礼数、讲礼治,求礼贤,可暗地里这些“口含于宪”的“劣士”们却官官相互,勾心斗角,“口惠而实不至”,今日怒忿之余给百姓来了“掏心”,明日嚣气未咽又给奴人来个“腐刑”,后日雅兴未尽又给硕言者来个“凌迟”,另外还时不时为了自己的一丝“兽性”给自己的国民来个“烽火戏诸候”。可是由于国人愚钝势利的劣根性,这些集权者却还当着全天下人的面给这些“受刑者”强加了个“逆民”的衔帽。

事情倒戈,这些百姓不得不道路相告“克已复礼”,于是乎“文以人传,人以文传,”几经波折之后于是便形成了一条“炙火可热”的“新闻”。可是中国的百姓和人民都是一些爱伸长了颈项做看客,“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们瓦上霜”且不爱“立言”之人,百姓“为虎添翼”,“官人”们又怎能不“为虎作伥”?在这种被动的直叙“舆论压力”下,官人们却个个“坐收渔翁之利”,反而成了“为民除害”的英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因此,中国“集权主义”和“作揖主义”的猖獗,是缘于五千年来一直类于“虫豸”“蝼蛭”般的国人劣根性。过分青睐所谓的“官风”,国人的后果只有被瞰制,从形式上被降从。如果就此点出发来从根本上解决官民间的落差问题,其难度是强迫一只“驼鸟”从北极飞到南极,如果一味的让鸵鸟强行“进食”,为鸵鸟买“保险”,预作“后事”,“驼鸟”虽然“事后”能得到一笔“补偿金”,可“救济款”最后救得的只是一具形颜枯槁的“死尸”。

由此可见,中国的“官权主义”只有从某些较易“受立”的点去抑制。根本不可能从实质上“查除”。因为“查除”到最后,我们就会发现《大宋提刑管》中宋慈的结局,就是现代中国人的悲哀——贪官之多,范围之广,让人不禁叹为观止,“皇帝”又能奈何得了甚?

而最令人悲哀的是,百姓口中津津乐道的凤凰,原来只是一只不会飞的“驼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最令人感到悲哀的是,鸵鸟根本就不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