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鲁迅
六年级 记叙文 1818字 1330人浏览 gzxawangpeng

我眼中的鲁迅 毛泽东曾经说道:“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从读课本中臧克家的《有的人》开始,鲁迅高大的身影就在我脑海中构建了起来,等我到后来读他的《朝花夕拾》、《呐喊》等作品集,我才对鲁迅的革命精神有了更深的了解。在我眼中,鲁迅是杰出的文学家和批判家,他是当之无愧的敢于与反动派斗争的民族英雄。

我眼中的鲁迅,是忧国忧民的鲁迅。青年时代的鲁迅曾经一度希望做一名医生,但是在一次观看日本人侮辱杀害中国人,但自己的同胞却在冷漠地嘲笑围观的录像时,他明白了只是治疗中国人的肉体是不够的,精神和灵魂的腐朽是没法用手术刀解决的。于是他毅然弃医从文,希望用文字警醒国人,督促中国人冲出思想的牢笼,获得精神的解放达到和独立以及思想的自由,从而正确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以改变国民精神。从《狂人日记》到《阿Q 正传》,无一不显示出了他抨击封建专制主义扭曲人性的社会和传统所作出的努力。他毕生所致力的,就是对中国人精神的反思,启悟中国人“悟己之为奴”,改造自己的国民性,从奴性状态上升到悟性境界。后来鲁迅被称为“民族魂”,确实,对于心忧整个民族精神和灵魂的他,确实名副其实。

我眼中的鲁迅,是“硬骨头”的鲁迅。就像毛泽东评价的:“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宝贵的性格。”确实,在那时黑暗的社会里,也只有坚韧不屈的傲骨才能护得住言论反抗的大旗。从各种文献记录开看,鲁迅一开始就对蒋介石和南京政府持一种决绝的态度,更谈不上对之有什么希望和期待,换句话说,鲁迅一开始就以敌对的目光怒视着蒋介石对南京政府的缔造,一开始就把蒋介石和他的南京政府当作了不共戴天的仇敌,并且这样一种心态和姿态终生未改。鲁迅自嘲道:“我——好作短文,好用反语,每遇辩论,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迎头一击。”可见其骨头之硬。值得一提的是,鲁迅是拿着国民党的薪水又骂国民党,这又是对国民党的极大嘲讽。

我眼中的鲁迅,是敢于为革命牺牲自我的人。瞿秋白评论鲁迅道:鲁迅最根本的精神是“为着将来和大众牺牲的精神”,“鲁迅的思想反映着一般被蹂躏被侮辱被欺骗的人们的彷徨和愤激”。鲁迅批判中国人的劣根性,批判中国人的奴性、面子心理、看客心态、马虎作风,中国人麻木、卑怯、自私、狭隘、保守、愚昧。但他的批判是建立在自省和自剖基础上,也不是居高临下,而是带有一种悲悯和无奈。在揭开国人劣根性疮疤的时候,他的心也在滴血吧。鲁迅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遵循革命前驱和无产阶级的命令,努力探索,不断战斗,在两种反革命“围剿”最严酷的时期,用自己的战斗实践证明,他不愧是共产主义的伟大战士。鲁迅逝世后的第三天,中共中央就致电吊唁,发表《告全国同胞和全世界人士书》,赞扬鲁迅的笔:“是对于帝国主义、汉奸卖国贼、军阀官僚土豪劣绅、法西斯蒂,以及一切无耻之徒的大炮和照妖镜,他没有一个时候不和被压迫的大众站在一起,与那些敌人作战。”为了支持革命,鲁迅确实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因此我们对鲁迅也一直满怀崇敬。

然而,我眼中的鲁迅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鲁迅的一大特色就是他的文章都是“骂”的,譬如他骂梁实秋,骂“学衡派”。不可否认,事实证明鲁迅“骂”太过分了。他给很多画过像,譬如说梁实秋“资本家的乏走狗”,鲁迅还骂“媚态的猫”、“洋场恶少”、“革命小贩”,喜欢给人起个外号“奴隶总管”。这的确是鲁迅不理智的一面。另一方面,鲁迅的态度一直是悲观的,这或许与当时的社会环境与国民表现有关系。鲁迅的过去,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利器,在心理学家看来,不一定是很健康的,鲁迅的心理特征有时候不见得好,可以说鲁迅很悲观,对很多事也很悲观,有时甚至绝望,在某些问题上他多少还过于敏感、多疑,有点“病态”。作为一个文艺家、一个哲学家,最高顶端的那个人往往会带一点“病态”,他跟普通

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所以也可以说他是有些“病态”的。之所以这样,他在文学上才能够发酵,才能够做出精品。

郁达夫说:“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虽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拜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鲁迅虽然有缺点,但是他所作出的贡献还是无法被埋没的,我们仍然要拥护和爱戴这位革命先驱。然而,中小学课本取消鲁迅文章一事让我感到不解,我们不能因为文章的晦涩就删减,必须要有几篇文章让我们能记住这位为文学巨匠。

我眼中的鲁迅1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