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悲伤逆流成河的故事
初三 散文 2919字 547人浏览 wang520yao520

关于“悲伤逆流成河”的故事

关于“悲伤逆流成河”的故事

有人曾经问我说:那句我的离别绝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故事。

我说其实也没什么故事,只是有些思念和习惯已经慢慢的形成了一种必须,就好像那年我们的青春一样。

那一年,花开灿烂,踏在潮湿的柏油路上,路旁两边柳树随风飘荡。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似乎在传承着喜悦。

一:花开的故事

“蔡阿特,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也和所有人一样,面临离别的悲剧”。

我说:不会的,相信我,离别的伤感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会发生,但我的离别绝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她洋溢的笑了起来,并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抬头,低头。似乎在观察什么。

我继续说到:其实我们相识这么长的时间,不就是为了以后能一直这

样吗?

她终于抬起来头看着我说:你相信彼岸花的存在吗?

我说:相信。

她说:传说可以见到彼岸花的两人一定会白头偕老,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说在我的记忆中从没有彼岸花的一切。你知道吗?其实我特别期盼可以有一天见到彼岸花,哪怕只是一眼,就一眼。

我说:会的,一定会的。

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所谓的彼岸花不过是生长在地府奈何桥旁的花朵而已,而那个传说只是为了让一些人有所期盼罢了。就好像这个社会不需要那些说“真话”的人一样。

“我特别像看一眼,就一眼就够了”这句话不停的在我的脑中闪烁,像记忆已久的东西一样,怎么也挥之不去。

我查询了关于所有彼岸花的记载,网上说云南有一种花和彼岸花非常相似。可是我却并没有可以去云南寻找的勇气。

那一年,我16岁,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没有长大根本不知道怎么样的孩子。

你离开吧,离开我的世界,离开我的生活。我不愿意再看到你这样,更不想看到一个整天堕落到极限的你。你知道不,那个夏天,那次虫鸣,是我们约好的,可是你却不会记得,你只知道用你自己的感官世界去判断所有,你这样的人,怎么谈给别人幸福,给自己幸福。你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吗?你不是说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吗?可是你都做了什么。我无法得知和想象她那次会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像我永远不知道明天的太阳是否依旧灿烂一样?

烈日炎炎,北风硕硕。炎热的夏天不知为何吹起了北风。风呼啸的声音特别刺耳,可是却没有心中的不解和不安更来的刺痛。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我们常去的地方,看你是不是还在哪里等我。

无尽的失落好像掩埋了所有的寂静,槐树下的我独自一人席地而坐,拥有的不是寂寞,而是空静,静的可怕,静的不让你心安。

不是说:一辈子在一起,做最好的哥们!不是说不会离开,就不会有离别吗?可是到了最后,离开的不是我,而是你,那个我为你允诺不会离开的人。你还会回来吗?

槐树下路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长满了野草,只是野草中不知为何会生长出一种红色的花朵,红的鲜艳,红的透明,红的让你的眼睛无法直视。

你说:彼岸花的传说,你相信。你只想去看一眼,就一眼。

二:寂静的等待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遥远的飞逝,谁也不知道这是故事的开端,还是结局。

红色的喜服下你那笑容永远最美,红色的地摊是你今生许诺给他最好的幸福。

你说:你今生要嫁的哪人,一定要是一个踏着“七彩祥云”的人,你不要孙悟空,你也不要至尊宝。你只要那个会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你的猴子。

你说:孙悟空是一个为了佛抛弃情爱的人,你说至尊宝是一个为了成佛抛弃情爱的人。这些你都不喜欢,都不喜欢?

月光下的人,独自畅饮,知了声异常刺耳,可是坐下的人却浑然不知一样。依旧是那不变的模样,依旧是那不变的神情,依旧在槐树下畅饮那半杯白酒。

为什么是半杯,为什么不是一壶,或者一瓶。他说:酒是可以醉人,可以忘却烦恼,可我要的不是醉人的酒,而是醉酒的心,那一刻真心。

看着满堂宾客走散的那一刻,看着空荡荡的房屋只剩你我二人,看着那人尽皆知,不容辩驳的嘲笑。我的愤怒,我的心痛,以及心中那无法说出的对自己的嘲笑。

昏暗的月光下,寂静的二人。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谁也不知该如何去诉说那心中的委屈和不甘心。只是静坐,静坐的让整个天空都显得晖暗不明。

你抬起头,望着天空说到:我是不是一个不详的人,我是不是一个不被人喜欢的讨厌鬼,我是不是一个让人看见就心烦。

我说:不是。

她:那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离开了我,他们今天的那种幸灾乐祸,那种,那种,那种„„

你说话已经语无伦次,我知道你心中的痛,以及那无法表达的哀愁。可是你又何曾知道我的哀愁和不舍,你又何曾知道我为什么直到今天都不愿离开的真相,你又怎么知道我只是一个没有故事悲伤的幼稚鬼,可是想要幼稚的代价只是把那些心酸藏的更深。

寂静的夜色下,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也许此时的沉默是这所有故事的终结,也许此时的沉默只是一个开始。

其实沉默也好,这样心就不会那么的痛,这样泪流不会那么容易落下。陪在你的身边,为你沉默,陪你沉默,是我能做的所有,也是朦胧夜色下你我的故事。

三:无奈的结束

佛说:等一个人,你是想等一世,还是愿意等她十世。

我问佛:这有什么区别,一世如何,十世又如何。

佛说:一世的姻缘是天注定,十世的姻缘是心注定。一世的姻缘存在许多变数,而十世的姻缘则是正果。

又是一个夏天,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又是红地毯,只不过红色的婚纱换成了白色。

你说:这一次,你一定会幸福。一定会。

我没有回去参加这场婚礼,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回去。总感觉没有那些必要,总感觉故事到了现在该划一个句号了。

你责备我不该不去参加你的婚礼,你说就我这么一个不弃的朋友,你说为什么我就是不愿意回去呢?

其实那时候我回去了,只是没有如约去参加你的婚礼而已。

夜晚,槐树下的我,独自抚摸着这颗不知在这里多少年的槐树,从我们最初的相识,到如今的结局,这颗槐树陪伴我们太多。

小时候,不开心的时候总会一个人躲在槐树上面,看着整个村庄,看着忙碌的人群,看着小伙伴们玩耍的嘻笑。突然感觉这个世界不知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是不是那么格格不入。

姑婆总教导我说:对一个人好,就一定要真心;可是你的真心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外人,因为他们会妒忌和猜疑。

姑婆的话至今遗留在我的脑海中,未曾离去。可是姑婆去世的时候,我却未能见到她最后一面,也是遗憾。可是只有遗憾,没有不舍。因为有时候,活着的人比死了的更难受,更无法接受现实。

从小我就是一个不太懂得悲伤的家伙,每一次哭都是因为疼了而已。也许是小时候哭的太多,到了现在已经麻木了吧。可是唯独你,我却无法割舍。

如果说一定要给这个故事划一个句号,如果说你的婚姻和你的故事到了现在已经只留着曾经的故事。那么,好,我给你一个结局,一个美好的结局。

如果说祝福到了最后会变成不舍,如果说那一年的相遇擦肩而过,后来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故事和曾经吧。

槐树上你曾经写下我的名字,如今已因时间的流逝渐渐模糊,而我的记忆却越加清晰,清晰的是人,还是故事。

你已经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讲这些故事。听故事的人都已留下茶杯散席而去,可讲故事的人却始终不愿放下。

如果有一天,他们问我说:你说你的离别绝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我说:那不是一个故事,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一个关于彼岸花的传说。然后看着这群小不点们争先恐后的想停那个故事的时候。

我会放大嗓门说到:想听这个故事的,赶紧去你陈阿姨家敲门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