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很幸福 皮蕙菡docx
初一 记叙文 1699字 77人浏览 与你共享789

那一刻,我很幸福

2015级3班 皮蕙菡

那风,在黑暗与寒冷中,为我奏响了一曲明亮而又幸福的圆舞曲。

——题记

黑夜里的白发

天空已经极其压抑地黑了下来,乌云沉闷地翻滚,发出令人胸口发闷的声响来。狂风呼啦啦地叫嚣着,透过车窗,在黑暗中模模糊糊地看见路上行人瑟瑟发抖,也这是“风头如刀面如割”了。快到站了,我在一片昏黑中收拾好东西,身体也微微颤抖着,车一停稳就独自摸索回家的路。

“鹭鹭!”刚下车,在寒风中战栗着的我似乎出现了幻听,突如其来、熟悉的、沧桑的声音让我定住了脚步。那分明是爸爸的声音!

“我可是害怕到出现了幻听了?!对,就是这样,唉——”我小声地嘀咕着。看着周围的万家灯火,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油然而生。

“嘿——”后面突然传出声响,我的肩膀被一道不轻不重的力威慑住,冷不丁地抖了一抖,向后一转身——啊,真是爸爸!寒风不停地掀翻着他的衣角,那一头乱发在风中不停地变幻着发型。

“嘿嘿,没吓着你吧?”爸爸脸上满是笑意。

“爸,你刚才这一下,又配着这夜黑风高、阴风阵阵,好吓人!”我生气地撇撇嘴,显然是有些夸张。

“来,快喝口热水。看这天气冷的呦!”他显然也有些夸张,然后变戏法似的从怀里变出一个保温水杯来,递给了我,又捶了捶自己的背,跺了跺脚,“咚咚”地响。

“我这把老骨头,都不经用咯!”爸爸继续戏谑,“我看这天气又冷了,你一个下晚自习后也不知道是有多晚了,所以在街头等你。”

“我还记得以前路尚未修时,回家总要经过一条巷子。你还记得吗?那条巷子狭窄又昏暗,没有灯,青石板路高高低低,空气中总是泛滥着潮湿的气息。那时,你总是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哦,是两根手指,一年又一年过去,现在小丫头长这么大了呀„„”爸爸继续自我神吹。

水杯打开,那热乎乎的水雾扑面而来,带着甜甜的气息,凝在我的睫毛上,那是我最爱喝的姜糖开水!喝一口,整个身心都暖融融的、甜津津的,如同卧在摇篮里、泡在蜜糖里。那一刻,幸福如蒲公英的种子,璨然盛开,被风吹起,落满了我的心坡。

回过头来,白色的路灯下,爸爸那一头白发分外刺眼,宛如峻岭山巅之亘古不化的冰雪,那一双眼睛偏又如星如月,照亮了黑暗。那一刻,幸福深深地刺痛了我!

寒夜里的火焰

哗啦——,一阵风袭来,道路旁银杏树的最后一片叶子带着对树的无尽眷恋落向大地。随之而来的雪花漫天飞舞,已是深冬了。

“咔嗒”,锁舌与锁分开,从斜斜的门缝中看到了母亲坐在沙发上,“吱——”门已在我家服役了十多年,,锈迹斑斑的。抬头望见母亲,她正抱着一本陈旧的书,四角都被磨润了。我知道那是她的宝贝,那里面有很多我喜欢吃的菜的做法。“回来啦?桌上有蜂蜜水——外面下雪很冷吧,喝了暖暖身子,莫感冒了„„”母亲照例地絮絮叨叨。

我“嗯”了一声,回头看见她的手,分明是有些肿张,红红的,像火焰。我

知道那是冻疮。

过了一会儿,我正在题海中奋力上岸,念书的声音有些沙哑。

“女儿,帮我个忙。”“什么事啊?”我慢吞吞地走了出来。“帮我念屏幕上的字。”说着,母亲揉了揉眼睛。我这才第一次注意到她的脸早已笼上了岁月的侵蚀的痕迹,在不经意的微笑间,有一种难以隐藏的沧桑。双眼也有些微红,但洋溢着暖意,也像熊熊燃烧的火焰。

“核桃壳,味甘性平„„煮水喝可以治嗓子发炎,肿痛„„”

过后几天,我在与题决一胜负时,房门外总传来细碎的声间——咔,咔,啪,扑,咔,咔,啪,扑,应该是在夹核桃。

突然,那个“咔,咔,啪,扑”的声音突然中断,似乎有母亲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妈,你怎么了?”我赶忙从屋里跑出去。“没,没什么,你忙你的,呵呵„„”母亲一脸僵笑,左手向身后缩。可我早已瞥见她左手指缝间的血液如一条红色的毛虫狰狞,又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匆匆地翻屋里的储物箱,突然有什么硬物刺到了我的手——是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口袋,打开一看,是一堆核桃壳,一瞬间,想起了什么,眼里不由得涌起感动。

我转过身来,看着母亲。母亲嗫嗫嚅嚅:“我看你这几天声音有些沙哑,吃药又怕你伤身,是药三公毒嘛„„”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一刻,幸福在这寒冷的季节里悄然而至,如春潮坡破冰,流经我的皮肤,我的血管,我的心脏„„黑暗与寒冷,终究在爱的光亮与温暖中如闪电划破黑幕一样瞬间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