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届高三作文积累5
初三 散文 4860字 1987人浏览 倾听雨落0608

2016届高三作文积累 主办: 【命题设计】

一些人在黑夜里打手电筒,他们不是谦卑地把光打到远处,照亮道路、田野与山峦,让你自己判断该往哪儿走,而是对着你的眼睛照射,告诉你这就是你需要的一切光明。那一刻在你眼中,除了他们手电里射出的光亮外,你什么也看不见。这种现象称之为“在光明中失明”。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审题指导】

这是一道典型的叙事性新材料作文题。围绕“在光明中失明”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活现象,材料着重突出了两个形象,一个是打手电筒的人,一个是被照射的人,他们可以带给我们不同的启示。所以,我们可以分别从这两个人物形象及带给我们的启示的角度切入。

首先从打手电筒的人来看: (1)态度上:智者不要总是居高临下,高傲地帮助别人其实是种伤害; (2)方法上:光明应该引导人们走向远方; (3)关系上:不适当的帮助常常适得其反;不要用自己的经验来代替引导; 其次,从被照射的人来看: (1)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力; (2)要勇于寻找属于自己的光明;

(3)要善于利用别人给自己的有利条件,从而获得成功; 学生如果能紧扣这些观点来立论行文,一定能写出切合题意的文章。 【佳作示范】

人生看得几清明

苏轼云:“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黑暗中,有的光将事物的轮廓照得历历可见,有的光却使人“在光明中失明”,倘若心中有一剪荧荧的光,必可拨开“暮霭沉沉”,见得“人间明月”。 “忘掉历史,你会瞎掉一只眼,然而总盯着现在的光明,你会双目失明。”索尔仁尼琴如是说。所以我们不可在事物明朗的情况下失掉自我的判断。鲁迅便是如此。在那个风雨如磐的年代,许多文人追逐独抒性灵的格调,处处可见《子夜》的风化,闻得张爱玲似的惋叹。但鲁迅看透了这“温水煮青蛙”的社会假象,《灯下漫笔》中他以中交票兑换现银的例子联想到几千年中的中国不过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年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无疑是发露性情,振聋发聩。多少人沉迷于光明的假象,孤独地垂钓心灵月亮,鲁迅却看到背后那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龙应台曾犀利地指出“中国人,你失掉判断力了吗”,发人深省。青年人,拿出勇气来,敢于判断,必能于雷鸣的瓦釜听得黄钟的沉音。

“在光明中失明”,也可指在物质丰盈的生活忘掉对那些美好品质的向往,鸢飞戾天,经纶世务,从而忘掉生活的本真,生命的“炕头”。《平凡的世界》中勾勒出一个由马兰花、酸枣、狂沙组成的世界,风沙湮灭足迹,但砥砺了黄土高原人们朴实而坚韧的心。如今的我们于“光明的世界”中呆得有多

久了?是否记得那些砥砺灵魂、完善自我的苦难?我们应该拥有自己的光明定义,不可在光明中失明。我们应该有舒婷不做攀缘凌霄花的勇气,有八大山人常伴青灯古佛的淡然,有普鲁斯特囿于斗室思想纵横捭阖的决心。历史的车轮辗过,我们的生活就如同那直射眼球的手电筒一样大放异彩,我们不能忘记初心,应于扰攘的尘世看得见自己的清明。

然而,那些于苦难、革命伟人身上寻得的光明总是太遥远,作为现代都市人的我们应如何寻得自己的光明呢?我曾在人来人往的南普陀寺敬奉莲花,人们磕头敬香机械地移动着。我深深凝视佛的双眸,那双眸仿佛饱含盈盈泪光,充满悲悯,又仿佛歆享这湖光山色,“性中自有大光明”。注视的同时,我的心也仿佛被丝丝光亮绾住,心境澄明,光明攀缘着黑暗的心的岬角使每一丝褶皱历历可见。或许,懂得洞察内心,珍惜生活中的感动,可使我们在“光明中失明”,保持那双澄澈的眼眸。

偶尔我们在“光明”中迷失,的确能“看得几清明”呢,但保持觉察、清醒、淡泊之心,便可“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

让火炬照出坦途

前不久,华东政法一女生用热水烫伤教授一事引发大范围讨论,再联系之前复旦投毒案,马加爵事件等惨剧,让人意识到,基础教育出现大片盲区的问题已然浮出水面。 如大家所知,我们不缺优秀教师、优秀学生,有许多智力出众的学生都可以在考试、竞赛中取得佳绩,而与此同时,其中一些却可能在其他诸如日常生活甚至行为品德等方面出现问题,让人扼腕叹息,心生惶恐。他们满腹才学,却不能为自己斩除人生路上的荆棘,本是光明的坦途一片坎坷。 他们的这种畸形发展无疑给自身带来影响,“木桶效应”中的短板让他们难以将才华施展出来,无法给人生交上完美的答卷,同时,他们也在周围和社会带来消极影响。再者,一个急需发展的社会,有大片人才不能被利用,也是智力资源的浪费。

当然,出现这样的问题,无论是家庭、学校还是社会,都要为其埋单。首先,作为第一任导师,也就是家长常常走入一个初始阶段的误区,把“教育”误以为“学习成绩”的误区。许多事都“从娃娃抓起”,早教幼教面面开花,它们对早期智力开发的重视让大家认为这是将来漫长路上惟一的凭借和出路,自然,在心性发展这方面的教育就差了一大截。学校的教育充当过渡者的角色,在升学、评级的种种压力之下,学生的分数也成了这样一把“手电”,在孩子们紧盯它的时候完全忽视周遭的黑暗。引渡人没有为孩子充分提供打开视野的平台,而更让大家目光如鼠,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同样,在社会环境不够明朗的背景下,我们又只得盯着这强光,早已茫然失明而不自知。 要摆脱这种“失明”现象,就要调整手电的方向,让人们走出认识上的误区,素质教育的德智体美几个方面人尽皆知,最关键的是让大家认识到德育重在品格形成而非灌输规范,智育重在激发创新而非重复解题,体育重在强健体魄而非苦争名次,美育重在熏陶情操而非掌握技艺。“全面发展”的提出无疑是正确的,然而在正确的框架下把细节也做到尽善尽美方是出路。我们要把手电火炬指向前方,指向四周从而得到开阔的眼界。

在教育的大河即将裸露河床之时,我们身处其中便有责任增厚其土层,拔高其水位。让火炬伸向前方,照出人们前进的坦途。

【美文欣赏】 给高贵者以高贵 何谓高贵者?

高贵者,不趋炎附势,不卑躬屈膝,拥有崇高的信念,并且有尊严地将之付诸于行动的人。 给高贵者以高贵,应是对高贵者最好的回报。

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

世界著名的格林尼治天文台,建于1675年,位于英国伦敦市东南郊的格林尼治小镇。1884年,国际经度会议决定,以经过格林尼治的经线为本初子午线,也是世界计算时间和地理经度的起点,可见格林尼治天文台在世界的地位和作用。

格林尼治天文台的天文学家们,涉历几个世纪的风雨沧桑,一代接一代地坚守专业领域,为全人类的文明和进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当英国女王参观格林尼治天文台,得知天文台长、天文学家詹姆斯〃布拉德莱的薪金级别很低时,极为诧异,表示一定要提高他的薪金。布拉德莱甚是不安,恳求女王千万别这样做,他说:‚这个职位一旦可以带来大量收入,那么,以后到这个职位上来的,将不再是天文学家了。‛

布拉德莱台长深知世俗的力量,那是一种忘乎所以而又不择手段地追名逐利的力量,无所不至,无坚不摧。凛然的高贵,往往经不起世俗的蚕食与销蚀,即便如英国这样讲究气度和尊严的国度,布拉德莱台长也担心,投机钻营者必然会挤掉学术精英,格林尼治天文台自然将一日复一日地败落。于他而言,唯一的选择,便是远离世俗,不屑于名利。

远离世俗,给高贵者以高贵,这应该是诸如格林尼治天文台、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英国的学术殿堂,历经百年乃至千年不朽的一个原因。

然而,远离世俗、看淡名利又谈何容易。于高贵者,该需要何等的意志和操守;于主政者,又该需要何等的眼光与境界。人世间,更多的是给高贵者以世俗,诱高贵者以名利,甚至就是将名利视作高贵,让原本高贵的人,沦入沽名钓誉的污泥浊水。

中国的‚两院‛院士,可谓国之瑰宝,自是高贵,普通民众敬而仰之,将他们视作科学的良心。然而,像布拉德莱台长那样的眼光,我们会有么?中国的院士,不幸被世俗捧上了名利的高堂,各种荣誉、各种待遇,唯恐不及,都安到了院士头上。其中,最为显赫的是,让院士享受副省级待遇,学术傍上了官位,其用意,自然是让院士更加地荣耀。给者愿给,受者愿受,岂不知,今日之给,即明日之失,中国的院士便有了衰败的气息。于普通百姓而言,只是不断地听到‚院士造假‛、‚院士拉票‛一类的丑闻,不断地看到官员披上学者的外袍,钻进院士的竞争行列。当然,院士自是院士,而在民众的心目中,已经开始不高贵了。

给高贵者以名利,这种行径,在当今实在太多。无比尊荣的大学校长,也正在步院士的后尘,从圣坛滑向泥沼。但凡文明国度,大学校长不仅有学养之精深,且有道德之风范,亦是社会之楷模,领衔一校之长,当是终身之荣誉。当年北京大学的校长蔡元培、胡适,乃一代宗师,岂是一个地方长官或一个部门首长的官位可比。然而,大学校长如今也挤入了浩繁的官员序列,政府或部门的一个官员,可以对大学校长指手画脚,发号施令,权力凌驾于学术之上,大学校长自然唯唯诺诺。校长已然如此,令人仰慕的图书馆长、博物馆长、档案馆长等,也早已褪去了职务的光环,成为安排官员的岗位,学养底蕴和学术风骨,已然被世俗驱赶。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终究需要一大批高贵者。高贵者是国家的脊梁、民族的精魂,是无数正在成长的青年的导师,让高贵者高贵,自然是让一个民族高贵,让一个国家高贵。 给高贵者以高贵,这恐怕是对国人价值观的一个考验。

悦人与悦己 歌手李健谈到参加‚我是歌手‛的初衷时说,我首先是为满足自我表达的愿望,先悦己而后才能悦人。

能够做到李健这样,很是难能可贵。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悦人者众,悦己者王‛。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是取悦别人,费尽心思去讨好别人,为别人活着,宁愿违背心愿也要取悦别人,希望能通过别人来提升自己。可一味去迎合别人的口味,失去了自我的个性,失去了鲜明的风格,反而得不到更多人的喜欢。

其实,悦己者才是真正的王者。为自己而创作,一切发乎心,发乎自然,活出自己的境界和风采,便能够获得内心的愉悦和创作的乐趣。悦己者拥有独立的人格和独特的魅力,因为悦己而光彩四射,因为光彩四射而赢得更多人的瞩目。

这样说来,悦己才能悦人。如果一个人做的事连自己都不喜欢,又何谈让别人喜欢?演员宋丹丹也说过类似的话,她说:‚过去,我总是不遗余力地想使自己符合男人的标准。‘我够好吧’成为口头禅,但常常感到被轻视。现在我会说‘这就是我’,却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

无论是在婚姻爱情、日常处事中,还是在艺术追求和人生追求中,都应该把悦己放在第一位。做好自己,让自己愉悦,别人就会尊重你,爱戴你。打个比方说,你穿衣服是为了让自己看着漂亮,而不是迎合别人的眼光。‚女为悦己者容‛,我想,应该是‚女为悦己容‛,不是为了某一个人,也不是为了大家,而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你感觉自己漂亮了,自然会自信大增,别人也会觉得你漂亮。 说得更宏大一些,你在坚守人生追求时,一定要把悦己当做基本条件。我身边有一个人,活得真实率性,他把‚悦己‛当成生活信条,因而不会趋炎附势,不会委曲求全,也不会随波逐流,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成功标准,始终坚守着心中美好的愿望。他的生活姿态很是让人羡慕。

当然,有些情况悦人是必要的,需要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成全大家的利益。我们要说的是在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妨碍社会公德以及公共秩序,悦己都应该是悦人的基础。

不过有的时候,悦己和悦人是会发生矛盾冲突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而这种个性有时会与大众心理发生矛盾。我们知道,有很多艺术家在生前并没有得到多少关注,比如梵高、舒伯特等人,他们一直在追求自己的艺术境界,可悦己的同时并没有‚悦人‛。很多时候,你坚守自己,满足了表达的愿望,却与世界格格不入。这样的时候,也是考验一个人的时候,是放弃自我迎合世俗,还是永远为自己而活?能够做到‚悦己‛的人是了不起的,我以为,他们活得清醒,懂得自己毕生想要的是什么。这样的人,终究会得到别人认可的,他们有了不起的超凡脱俗的境界,更值得仰望。 ‚悦人者众,悦己者王‛,能做到‚悦己‛的人,永远是人生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