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春
初一 散文 989字 370人浏览 金合社

多年在外,所以也就多年没有感受故乡春天的气息了。今晚窗外传来了似曾相识的鸟鸣,让我想起故乡的春。

故乡的春天在我的印象中总是与春雨有着不解之缘。一旦进入初春雨就伴随着春风的脚步将整整一个春季笼罩。童年一直都住在老宅里,闽北的旧式房屋都是就地取材的土木建筑,宅内大多都有天井,屋檐压得很低,所以每逢下雨虽身居宅内还是能听见附有节奏的雨滴声。我喜欢听雨,尤其是在春天的雨夜,在乍暖还寒的春夜躺在温暖的被窝听着绵绵的春雨落在瓦片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而后又哗哗落入天井,偶尔还能听见窗外传来由远及近而后又慢慢远去的鸟鸣。大自然的声音有如天籁,总觉得一切是那么和协、温馨。那时总是这样的情境中枕着梦想沉沉入睡,不知烦恼为何物。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在那个年代机械化在农村还不见踪影,在插秧前必须用锄头把田翻几遍,每每父亲归家时在他那个小篾篓里总是会有些泥鳅、黄膳、鲫鱼之类的“战利品”,母亲则把它们洗尽,或炒或炖给我们几解馋。我们常常是菜还没出锅就围着锅守着,生怕它们像“煮熟的鸭子飞掉”。那时总觉得这些应该就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吧!

春天的时节也是野果、野菜最惹眼的时节。隔壁吴大爷院里的桑树上结满了可爱的果实,绿的、红的、紫的果实挂满了枝头,和几个小伙伴争先恐后的上树、采果忙得不亦乐乎!“你们几个小鬼小心哦,春天雨水多,树枝脆,别摔了哦!”站在树下的吴大爷仰着头笑眯眯的说道。田间地头的野莓是我们的最爱,放学后总是背着个破书包到处采野莓,边采边外嘴里塞,肚子就像个无底洞永远也塞不满、吃不腻。常常是玩到晚霞都快收工了才嘻嘻哈哈的回家,还没跨进家门就传来了母亲抱怨晚归的数落,我们全当没听见依然我行我塑的疯。在故乡春天到处都开满了野花,而其中满山红最灿烂,小女孩最喜欢放学回家采上几枝带回家插在瓶子里养着。不知哪个男孩听信某人的“馋言”说满山红花也可以吃,结果大家都去采来吃,结果居然有人吃后流鼻血!看来那时真是天真幼稚得可爱!时至今**还记得那花的味道甜中带苦,也可以说是苦中带甜,就像人生的况味,看你如何去品味与体会!„„ 同样是中国,同样是春天,三亚的春有如盛夏--阳光明媚。也许很多人很向往这样的春,可我就是不喜欢。也许是思维已经定型,我就是喜欢故乡的春,因为故乡的春有绵绵的细雨,有可爱的泥鳅,有可口的桑椹,有烂漫的杜鹃,还有我那最美的童年时光。好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