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初一 散文 2481字 1547人浏览 青青草0424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人生就像一盘棋局,你永远不会预料到结果是什么。但是当你每走一步棋的时候,都应该小心谨慎,并且怀着虔诚的态度。

时光走了不会再回来,犯的错误不会平白无故消失。你的人生路,不应走的盲目。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小伟哥在我小时候就是一个传奇人物。

那个时候我家在镇子上开着一家小餐厅,客人来来往往,生意也不错。叱咤风云小伟哥从学校毕业后,就来到我们的小镇工作。他们一群年轻人性格风风火火,是那种看你不顺眼就能直接揍你的人。

我爸是唯一能让他们安安分分坐下来,让他们不敢说个一二的人。当然,那个时候我也挺惧怕这一伙人的,特别是小伟哥。

那个时候 的他一脸青春痘,大冬天的也只穿一件短袖,外面套件薄的运动衫,下面永远是破着洞的牛仔裤和旧球鞋。

在那个年代很流行留一翻盖长发,就你一头过于肥胖的刺猬,竖着它长长的刺。原谅我这贴切的形容。这大概就是现在说的“乡村非主流”吧。

我也不清楚我惧怕小伟哥的具体原因,大概是因为他一跺脚,一专用怒吼就能吓得人往边上乱躲。他们都说他没心没肺。看见一个七老八十的大娘,牙都要掉光了,戴个假发坐在餐馆外面休息一下,他都要会跺上一脚,怒吼一声把人家吓瘫在地上。

不过小伟哥是一个很仗义的人。这种仗义大概是因为他是出来混的,如果不仗义,他大概也混乱不到最后

有一次小伟大哥的哥们出了事情,女朋友也跟着别人跑了。小伟哥操起刀就要去砍那个抢哥们女朋友的小白脸。

结果没把别人砍着,自己却被告抓起来了

我们那个年代,蹲局子是一件很令人惊讶的事情。小伟大哥在里面蹲了几天就被告放了出来,厂子里因为他没有请假而算旷工,准备开除他。但是碍于他“光鲜”的形象,迟迟不敢下手。所以他一出局子就屁颠屁颠去找厂长,因为接近月末,要开始发工资了。厂长也没办法,给了他一个月的工资。小伟哥拿到工资后直接请自己的朋友们吃了一顿好的。

当然,还是在我们家的餐馆

吃完那一顿,小伟哥的工资所剩无几,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只好找他的那些哥们借。那群人都要是月光族,工资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他们还有女朋友要养。

小伟哥没有女朋友,因为小伟哥长的丑。

出来那么久,小伟哥是很少回老家的。听他那些兄弟说,他们这一群人差不多都是一个村的,就算不在一个村,离的也不远。小伟哥的父母都要还在种庄稼,只有小伟哥一个儿子。

饶是这样,小伟哥在过年的时候也很少回老家。反正我们餐馆过年也很少关门,每当这个时候,小伟哥就会拖着他的旧球鞋,来到我们餐馆一起过年。他从不提起家人。过中秋节的时候,小伟哥就和其他兄弟一人买一盒月饼,给我爸送过来。然后大家又聚在一起过中秋。

闲来无事,他们都会来我们家餐馆玩。

有一次,我记得是夏天,太阳毒辣,小伟哥的妈妈从老家来看他。小伟哥的老家离我们镇子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那个时候这里没有轻轨,他的妈妈是坐大巴车来的,差不多要五六个小时左右。天不亮坐车,然后到镇子上的时候就已经到要吃午饭的时间了。

小伟哥的妈妈带着一篮子鸡蛋,还有一千元钱。小伟哥本来就不是一个能攒得住钱的人,朋友借不到钱,到处欠着债,自然就想到了父母头上。他带着他妈妈来餐馆,

我爸说坐了这么久的车应该吃些清淡的。其实他的妈妈年纪只比我妈大一点,但国为在农村种田,忙于农活,从来不打扮自己,所以看起来比较显老。

我爸给她熬白龚锅粥。

她和小伟哥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一直询问小伟哥过得怎么样,大概是小伟哥平坦也不爱给家里打电话。所以她一看见他,问的问题自然就多了起来,这种时候,小伟哥的朋友都很自学的没有出现 ,也不知道是害怕他妈妈看了会担心还是怎样。

小伟哥就闷着翻盖听着,听烦了,就顶她两句。然后她就再也不敢问什么了。 第二天我们午饭时,小伟哥来店里,他穿着一身新衣服,自己拿个碗就坐在我旁边吃了起来。我爸问:“你不叫你妈来吃饭?”

小伟哥说:“昨天下午就走了。”

他的那些朋友也有家人来看的。我记得有一个哥哥的妈妈也是来看儿子。带了他们那里的特产,席间那个哥哥一直很孝顺地给他妈妈挑菜,听她笑着,絮絮叨叨地讲话,过几天她走的时候,还塞给她一些钱。

我爸骂小伟哥,问他为什么不留他妈妈住一晚上,大老远提一篮子鸡蛋过来,吃顿饭就走这样像话吗?

小伟哥一句话不说,闷头吃饭。我感觉他眼底有些湿润,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小伟哥母亲的事情只是一个插曲,小伟哥依旧在镇子上叱咤风云。他依然抢小孩子的玩具,依然吓唬戴假牙的大娘,依然笑话我的个子,依然喜欢揍人。

偶尔有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不乐意。其实不光他不乐意,那些女孩子也不乐意。跟着这人混的,无非是看着在这个圈子里有些地位,然后出手大方,有些样貌的大哥。而小伟哥什么时候也不是。

他只有在夏天打着赤膊,露出一胳膊的刺青窝在网吧,一泡就是几个通宵。 我家的餐馆生意一如既往,父母在大学城边置了一套房,准备给我以后读书用。而当时的我极少回家,更不要说看见小伟哥了。

有几次我回去,看见他依旧是那样。满脸的青春痘,脚下拖着一双烂球鞋。他看见我还是会嘲笑我的个子,但是面容不再像以前那么凶恶。

我想,或许是小伟哥疲倦了这样的生活。这样毫无安全感、一丝暖意都没有的生活。也不知道是因为年岁的缘故,还是因为生活给了他太多的磨砺。

和他同行的一群人里有几个国为沾上不该沾上的东西,开始逐渐成瘾。最后几人一起商议在路上拦劫货车收取过路费。小伟哥没有去。

去的那几个人因为这个事被抓进了局子,不知道要被判几年。甚至到我家餐厅转让出去时,他们都还没有出来。

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小伟哥。

后来,当我毕业参加工作后,我听说了小伟哥的消息。是他以前的兄弟告诉我爸后,我爸才在闲谈时聊了几句。

他说,小伟哥回了老家,和一个相亲认识的女孩子结婚了。在老家安安分分地做着小生意,性子早不如往日张扬,行事也低调了许多。

我还是很庆幸小伟大哥当初没有各那几个人一起拿着西瓜刀去拦劫货车。 不然,他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虽然 我并不知道,他觉得 这样幸不幸福。

人生走过多少路,当你回头一看,许多事情有好像就在昨天,或许有些事情愚蠢得让你都觉得厌烦。别只顾着懊悔,趁现在还来得有,大胆往前跨,去走好你人生的每一步,去完成你人生里每一段精彩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