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二)作文2400字
初二 记叙文 2409字 148人浏览 艾尔凡斯_

二、彩灯阵 金陵最繁华的地方,寻叶盛的地方,自然是秦淮河。风华误入长春苑,云月常临不夜城。叶子夙的意思,就是要易水寒来这里。 是夜,有微风薄云。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中元节的河灯幽幽地蔓延在秦淮河潋滟的长波里。易水寒带着女伴男装的易茗轩来到这里,也静静地放灯下去。 “二哥,你确定这不是陷阱?” “不确定。但我知道这是唯一的线索,而且,冷消凝决不会在她还没见到我的时候就杀了我。除非„„我太不中用。所以,就当我有个机会陪你出来。” 易水寒的目光淡得没有焦点,片刻,却落在一个人身身上——远处,一个绛紫色长衫的女子,注视着一只漂远了的河灯,不同的是,那灯上有一个字:秋。易水寒把目光移回来,看着每一盏灯,原来有字的竟不只一盏,然而在近处的却不多。一个是“月”,另一个是“疏”。有字的灯似乎比别的更易被风吹远,一盏一盏都向一个方向漂去。易水寒顺着风向前走,嘴角浮出一抹捉摸不透的笑。 片刻,走到了那绛紫色长衫的女子面前。那女子道,“公子可要去河上赏月?贱妾愿为公子一舞。” 易水寒道:“你叫什么名字?” “贱妾姓马,名芳芳。” 易水寒上船。马芳芳舞得的确很美,腰肢纤若无骨,衣袂动若晨风。另一个女子划着船。到了河中心,易茗轩没有在意的一瞬间,突然两个人都消失了。易水寒却早已料到,接过浆,自己划了起来。 “她„„走了?” “把船给我们了,她难道还要再留么?”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用这条船„„” “找葬魂宫。” “哥,你看!” 夜幕已完全落了下来,河灯的光更亮了,四周竟全是有字的灯。若猛地看去,灯光和倒影结成一片耀眼的辉煌;只有灯,小船像是陷入了网里,孤立无援。 “哥„„你不是说„„葬魂宫住想见你么,为何又要这般拦阻?”易茗轩手扶着头,看那字已看的眩晕。 “何必在意?不管冷消凝要干什么,我都必须去。茗轩,下次再有这种冒险的事,你就不要再来了。”易水寒看着易茗轩,道:“这是彩灯阵,你不要再看,好好睡一觉,醒了,就离开。” 环顾四周,彩灯一共六十四盏,乍看毫无规律,实则暗含凶险——可是,规律在哪儿?易水寒看着上面的字:窗、星、江、影、淮„„直到看见“岫”字时,豁然开朗——是叶子夙那首词!尽管只有半阙,用处也是极大的。 易水寒按照那半阙词中所说,划船穿过灯盏,却发现现在的灯比刚才排列的更反复无常了,夜风吹拂,河灯还在静静地漂着,甚至还能依稀听到秦淮岸边的歌声。莫非自己走错了?他一遍一遍的默念那半阙词,不得不承认它很奇怪,不经意间倒读了一遍,才笑了。原来那是回文词,正确的顺序应该是“秋江楚雁宿,流水浅。月影移迟迟,久落叶。疏窗闭,岫垂烟淡淡。” 再走的时候,易水寒才知道这是按逆五行布置的,下面还有一半的路程。 已经过了一刻钟。还有四十八盏灯,他需要在这里面选出十六盏拼成下半阙词,然后再根据这些走出去。尽管他是易水寒,走过这彩灯阵也用了近一个时辰。 经过最后一盏灯,又到了河岸。一只大而华丽的画舫里在那里,里面歌舞升平。 “茗轩,你走吧。” “嗯。” 着画舫停在这里至少也有十年了,易水寒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绛紫色衣裙的女子,微笑着走过去,道:“你的船在那边。” 马芳芳微笑道:“多谢公子记挂。” 这时,又走来一个女子,眉宇间比马芳芳少了三分妖媚,却多了七分智慧,是刚才划船的那个人。向易水寒道:“易公子今天来得真早啊,素窗给公子添了那么多麻烦(彩灯阵就是她布置的),可要好好弥补。公子可愿随素窗进去?” “自然可以,姑娘叫什么名字?” “王滟。不过我希望你叫我王素窗。”王素窗嫣然一笑,挽起易水寒的胳膊,将他带了进去。 “易公子非常人,便自要多些关照„„不如,素窗带公子去下面雅座如何?” 她们已经在底层了,下面,还会是什么呢? 王素窗带他来到大厅侧面,靠墙的地方有一个精巧的屏风,一端贴着墙。绕到屏风后面,易水寒突然发现这一侧的屏风多出了一部分,竟是那墙到拐角之处绕了一下,常人到此便不会注意到屏风的问题,自然也发现不了屏风多出的那一部分里面是一扇门而非客厅。易水寒看了一眼王素窗,她果然从那里打开了一扇门走了进去。 很窄的

台阶,一级一级向下走,尽管如此,设计依旧十分华丽,连墙上的灯都有雕花。王素窗道:“易公子,你下去吧,有人在下面等你。” 易水寒扶着墙壁,突然发现着墙壁中透着不该有的寒冷,台阶很长,竟然有七八十级,他猛然想到一个问题,难道、、这便是葬魂宫,而葬魂宫,竟然在秦淮河底! 不由得,竟对这葬魂宫主也有了几分敬意。 走完最后一级,迎面又来了一个女子,一身青衣。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将自己的武器挂在了腰间——一把清秀的剑。 “易公子,杨若非在这里等了很久了。”那个自称杨若非的女子也一样天香国色,一颦一笑,把我的恰到好处。 “这,已经是葬魂宫了吧。”易水寒冷冷地道。 她竟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无所顾忌地笑着:“公子好眼力。可是另一位‘公子’„„可就不怎么样了。” 易水寒的眉头皱了一下——刚才本不该让她走的,她在自己身边,自己至少还可以保护;而她若回去,整个秦淮河上都有葬魂宫的人„„ “你要我怎样?” 杨若非笑了,道:“宫主说,穿过前面的风月回廊,人自会给你奉上。我可以告诉你,”杨若非连声音都妩媚,“风月回廊里有五个人在等你。” “我知道。”易水寒道:“从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到杨若非时,易水寒一共见到了三个葬魂宫的人,第一个是马芳芳,第二个是王滟,第三个是杨若非。若他只见到一个人,自不会想到什么,但三个人同时出现,便令他想到了另外三个人:陈圆圆,寇湄即寇白门,还有柳如是。她们分别是明清秦淮八艳中的三艳,风月回廊里的五个人,自然是另外五艳了。 “那么,向左走。” 柳如是说罢,灯瞬间一灭一亮,景物立刻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