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遐思
初一 记叙文 1785字 224人浏览 无我小舟

雨中遐思

伴眷斜风的雨水“哗哗”地冲刷眷天幕,雨点拍打过路的面溅起的法埃与漫天的水雾把整座学校笼罩在一片迷蒙中。同样显得有些迷茫的还有我身后此起彼伏的长叹:“这雨什么时侯才停呀?”“还让不让人回家了?„„”

我在一阵阵轻微的骚动中镇静地撑开雨伞,不大的伞骨威武地坐镇了一方宝地。我装作不在意背后目光中明显带有的艳羡:“真幸运,这家伙可以不用等家长接送了。”

我一扬嘴角,心里泛过一丝苦涩。自从经历过几趟“刻苦铭心”的淋雨后,我就再也不奢望狂风暴雨中能出现父母送伞的身影。母亲只会在我着凉感冒说:“多看天气预报,随身带伞。”然后由我自己拖眷病殃殃的身子拿药打点滴。我心里也不是没有幻想过,下雨天,挽着妈妈的胳膊,或让爸爸的大手搭在我的肩头,撑起一抟伞,该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可现实是,被家长陆续接走的同学们从我身旁穿过,他们说笑的面容仿佛映衬得我内心的落寞,更深,更深了些。我努力跨过那些闪闪泛光的水洼,好不让它们打湿鞋子,更惹起心底的一片凉意。

这时一声呼唤打断了我的思绪。一转身,原来是好友小音。她同我一样打着伞,奋力跃过大大小小的水洼。我不由有些异,声音不知为何提高了起来:“怎么,妈妈的娇宝宝,也会自己冒雨回家?”

“去你的!”她嗔怪着却明朗地笑首,没注意我话里的尖酸与刻薄,“最讨厌家长接送了!这么大的人难道还照顾不好自己么?我叫我妈不用来的!”小音心情很好,笑声带有一点点像是对自己独立的得意与兴奋。我以为她是下意识地安慰我,便默不作声。她竟像打开了话匣子般滔滔不绝:“其实我挺羡慕你的。知道什么时侯会下雨,知道红薯烤与几分熟最香,知道衣服上的墨渍怎么洗干净,知道感冒时吃哪些药副作用最小„„”我正想插口如果没有人关心当然得自食其力之类的话语,她却不让我有说话的机会:“你父母真好,放手让你照料好自己,让你添了多少生活经验哪!”

满腔的抱怨被咽下:“你不觉得他们狠心?”

“如果能让你变得自立,狠心总比放纵好。”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是对我这么简单的道理道理都不懂的不满与惊讶。

我一下子释然了。父母不是不爱我,只是他们的方式有所不同,而我竟一直被自怨自艾蒙敝了双眼,感受不到他们严厉背后的关切与深意„„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我们真的得多个角度看问题,不然就会“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爱至深处自成谜

夜幕挂上了天际,阑珊灯火逐一点亮。而我的心却若一根被掐断烛芯的蜡烛,寂寂寥寥,了无生息,仿佛再无一丁点希望„„

“啪嚓”一声,母亲猛地扫桌上的玻璃标。母亲杏目圆睁,仿佛用尽所有怒气对我大吼地道:“你给我滚出去——”刹然间,我本强忍右眼眶打转的泪珠一下子跌落,摔了个粉碎,如地上晶莹剔透的玻璃碎片。

我怒极,“咣”一声关上门,冲出家里,留母亲一人怒气冲冲地伫立家里。我飞速在楼道奔跑,泪水禁不住不断顺着脸颊向下流淌,楼道里本在沉睡的灯们,仿佛一下子感到我惊人的哀怨与愤怒,被我从梦乡里惊醒,惶恐不安地闪烁首。

我走出楼梯,在巷间痛哭流涕,虚弱地用冰凉的手扶上更有冰凉的墙,一步步蹒跚地走至巷口。转角处,泪眼婆娑中,我仿佛看见了巷尾那个熟悉的身影,每日晚上那里等侯我归去的身影。我定眼一看,揉揉红肿的眼睛,那人影却又不见了。我讥讽地勾起唇角,自嘲地笑笑,她怎么可能来找我?她一定恨死我了。

我漫无目的的摇晃在街上,仿佛一个醉酒的失恋人士,被伤透了心。很快,我奇怪的兴趣止和发红的眼眶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他们窃窃私语,对我指指点点,仿佛一群喋喋不休的麻雀儿。我感到厌恶,皱起了眉头,用能使人冰地三尺的目光狠狠地宛过每个人脸孔。于是,我摸了摸口袋里的几元钱,迫切地想离开这个地方。

我走上站台,跟随人流漫无目的地上了公交车。上车时,仿佛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烧眷我的后背,回过头去,那道目光却好像隐入人流中,消失不见,我锁眉,感觉自己是哭傻了,第六感太于敏感,总希望有几个人可以找到我,于是我又自嘲笑笑。

坐在车上,颠的公交车摇摇晃晃,我靠在坐椅上,头歪向窗外,目光呆滞。我看眷玻璃倒映出脸上满是脸痕的自己,眼泪又跌落脸颊。公交车一个摇晃,我却无意瞥见一个真实的身影,透过玻璃倒央,我看得见她急切关心的眼神,我想,她还是爱我的。

正是因为家,她才对我破口大骂,正是因为爱,我才频频出现“幻觉”,正是因为太爱,所以才彼此深陷谜中,不知为爱。

正同苏轼所云:“不识庐山正值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爱至深处自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