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三 记叙文 6750字 1365人浏览 cb2610261

桂花鸭:

南京桂花鸭,又名南京盐水鸭,是南京有名的特产。南京桂花鸭久负盛名,相传已飘香2500余年。此鸭皮白肉嫩、肥而不腻、香鲜味美,具有香、酥、嫩的特点。每年中秋前后的盐水鸭色味最佳,是因为鸭在桂花盛开季节制作的,故美名日:桂花鸭。《白门食谱》记载:“金陵八月时期,盐水鸭最著名,人人以为肉内有桂花香也。”桂花鸭“清而旨,久食不厌”,是下酒佳品。逢年过节或平日家中来客,上街买一碗桂花鸭,似乎已成了夜幕降临万家灯火时的世俗礼节。

鸭血粉丝汤: 来历:有一个很穷的人,杀鸭子的时候用一个小碗装起来它的血,不料粉丝掉进去弄脏了。无奈,他只好把粉丝和鸭血一起烹饪。却不料,居然烧出了第一碗鸭血粉丝汤,只见汤汁芳香四益,引来无数路人竞相猜测这美味的汤是如何烹饪的。财主听闻此事,封穷人为职业厨师,专门给财主和他的姨太太们烹饪鸭血粉丝汤。后人遂得此佳肴。 做法:

1、烧开一锅水,倒入一大勺味精、盐、智强鸡精,把香菜放入沸腾的热水中烫一下,切好熟鸭肠、鸭肝备用;

2、把汤煮好,把鸭血切成条,油果子切成三角,放进汤里煮;(1)

3、过一两分钟,把鸭血捞出来,再过一会儿,等油果子烧熟了,把火关到最小,把鸭血放进去,让它们慢慢炖,保持温度不下降;

4、把粉丝放入烫粉丝的勺里,在汤里烫一两分钟,倒进碗里;

5、再捞出适量的鸭血和油果子放进碗,把切好的熟鸭肠、鸭肝放在粉丝上,夹几根香菜,挖勺辣油,用筷子搅一下,一碗色香味美的鸭血粉丝汤就做好了。

南京八绝:

“一绝”为魁光阁的五香茶叶蛋、五香豆、雨花茶;

“二绝”为永和园的开洋干丝、蟹壳黄烧饼;

“三绝”为奇芳阁的麻油干丝、鸭油酥烧饼 ;

“四绝”为六凤居的豆腐涝、葱油饼;

“五绝”为奇芳阁的什锦菜包、鸡丝面;

“六绝”为蒋有记的牛肉汤、牛肉锅;

“七绝”为瞻园面馆的薄皮包饺、红汤爆鱼面;

“八绝”为莲湖甜食店的桂花夹心小元宵、五色糕团。

五香茶叶蛋做法:

1,将鸡蛋和鹌鹑蛋放入煮锅中,加末过其表面的水,大火煮开,小火再煮5分钟关火即可。

2、将煮好的鸡蛋和鹌鹑蛋过凉水,去壳备用。

3、将各种调料用纱布包好;酱油适量备用。(2)

4、将鸡蛋、鹌鹑蛋、酱油和调味包一起放入煮锅中,大火煮开后焖两个小时即可。 开洋钢丝:

从前南京茶馆小吃,总是先吃干丝。清人在<<望江南>>词中有“茶社客堪邀,加料干丝堆细”之句,可见南京干丝早已闻名。当年夫子庙地区的茶馆,家家都有煮干丝。永和园的干丝原以“烫”而闻名,实则煮、泡、烫结合,其目的是去黄桨味。“烫干丝”的干子都是豆腐店特制的大白干,二寸半见方,厚不到一寸;干子要求嫩而不破,干而不老。先用刀批成36至42片,薄如纸,再切成丝,细如头发,能穿针。金陵美食家胡长荣老先生所教学徒,第一课便是刀工,刀工实习就是批干丝。经过训练,较好的学徒也只能批32至36片,可见,碗中不起眼的干丝。制作之精细,用料要求之高,都是十分讲究的。永和园的殷天宝老师傅的“烫干丝”,细如钢丝,技高一筹,曾吸引了众多的顾客。开洋干丝是用原汁鸡汤煮制,选上乘湖米(开洋) 煮透,洒上细如头发的嫩黄生姜丝,淋上小磨麻油,香气诱人,可口开胃,实为南京干丝一绝。

豆腐涝:

豆腐脑即是豆腐花,又称老豆腐,豆花,是利用大豆蛋白制成的高养分食品。主要分为甜、咸两种吃法。一般来说,甜食主要分布于中国南方、香港及台湾,咸食则为中国北方。豆花制作须先将黄豆浸泡,依品种或个人喜好约4至8小时不等,俟黄豆吸饱水份后再加以打浆、滤渣、煮滚,复降温至90℃。最后步骤称为“冲豆花”,意即需冲入凝固剂豆浆后再静置5至15分钟才能完成。而豆花美味的技巧就出于豆浆与凝固剂融合的温度控制,以及冲豆花的速度与技巧。 五色糕团:

特色菜:桂花元宵、双色糕、如意糕、甜粥 逛累了夫子庙的人们都喜欢到莲湖甜食店小坐,别看这里环境很一般,却也是知名度很高的一家老字号。它以苏式甜点出名,桂花夹心小元宵和五色糕团还曾被南京秦淮区风味小吃研究会评为小吃“秦淮八绝”! 千层糕、卷心糕、如意糕、青米糕、马蹄糕、豆沙米糕……看着玻璃罩子里的各色糕团,很多女孩子就走不动道了,当下买一块边走边吃,也是夫子庙的街头一景。 离“莲湖”几步之遥,还有经营秦淮风味菜肴和风味小吃的“奇芳阁”,集秦淮小吃之大成、有“晚晴小吃甲天下”美名的“晚晴楼”,想在两顿正餐之间点补点补的客人有诸多的“甜蜜”选择。

(3)

关于小吃的作文:

南京美食——鸭血粉丝汤

南京是著名的鸭都,然南京人是十分爱吃鸭子的,不仅鸭肉,连鸭内脏、鸭血都能做出一道道美味。我吃过许多用鸭子做成的美食,其中,我最喜欢的要数鸭血粉丝汤。

今天,我和妈妈去新街口,刚走到新百f1楼的美食街,我立刻被鸭血粉丝汤诱人的香味给迷住了,腿脚像被一双无形的锁锁住了一样,再也迈不出一步。我恳求妈妈坐下来吃一碗再走。

我们坐进一家店,点了两碗鸭血粉丝汤。鸭血粉丝汤是怎样做出来的呢?我的好奇心大发,便悄悄地来到那位制作鸭血粉丝汤的大姐姐背后,聚精会神地观察起来。只见大姐姐首先取出一个洗干净的碗放在桌上,接着用一个很大的竹制漏勺从一个大埚里捞出一大把粉丝,放进刚煮开的热水里涮了涮,两分钟左右,再把烫好的粉丝装进大碗里。她娴熟地从一个个大陶瓷中取出适量的鸭血、鸭肝、鸭肠还有切成三角形的油果子,放入碗中,再撒上香菜、榨菜之类的调味品,最后放一勺辣油,少许的盐和味精,这样一碗香气四溢的鸭血粉丝汤接做好了。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汤上桌啦!此时的我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个超清晰的数码照相机,把眼前这碗美食深深刻在脑海里:碧绿的香菜犹如细细长长的“绿叶艇”一般漂浮在水面上;暗红色大小不一的“鸭血小鱼”从绿叶下探出脑袋,仿佛在和我打招呼;“池塘”边的“大石头”——油果子格外引人注目;大团大团的粉丝晶莹剔透;还有灰白色的“鸭肝轻舟”,“榨菜石子”,或浮于“池”面,或沉淀在“池”底。

我实在抑制不住谗虫的叫唤,迫不及待地抓起筷子开始品尝。“咻——咻——咻——”地把一大团细滑的粉丝吸入口中。软化的粉丝半着麻嘴的辣油在唇齿间回荡。寒入一块入口即化的“小鱼”,鸭血的醇美依然正宗不改……香喷喷的鸭肝、有嚼劲的鸭肠、松软的油果子、脆嫩的榨菜,还有爽口的浓汤,都让我舍不得停下筷子。不知不觉,一碗鸭血粉丝汤很快被我一扫而光,我咂咂嘴,仍然意犹未尽。

回家的路上,我脑海里依然回味着别具一格的南京美味——鸭血粉丝汤。

(4)

江南三鲜

久居江南,并没觉得江南的好。离开江南,才觉得江南的可爱和迷人。少时读白居易的“能不忆江南”,并不理解,离开了江南,才觉“能不忆江南”是那么贴切和生动。辛弃疾说“少年不识愁滋味”,其实少年也不识诗滋味,读诗有时是需要阅历的。江南风物,要写要忆的颇多,先从这绿色三鲜说起吧。

菊花脑

先说菊花脑。这菊花脑“脑”的写法颇费思量,首先南京人“L”、“N”不分,再就是选择那个字,且读法也不一致,连音调也有平声和去声的,所以现在南京一些菜馆的菜谱上,可能为了避免“脑”这个字的写法,写着“菊叶”。我用“菊花脑”,是因为它本采自菊花头的嫩叶,脑通头,而我查了一下字典,脑本身也有零碎的意义。 菊花脑在三鲜中形象最不显眼,甚至有点寒碜,不像芦蒿让人一见就想起春天的勃勃生机,从而产生强烈的食欲。菊花脑是那种吃了才知道好的美味,它瘦弱、不饱满,但有一股浓浓的野香,菊花脑不仅能够清炒,而且能够做汤,这是芦蒿和马兰头没法比的。据说,菊花脑能够败火清心,但并不造成腹泻,既美味又有减肥之功效,实在是现代人难得的美食。菊花脑的佳配是鸡蛋,炒也香,做汤也香,不知道为什么。

芦蒿

芦蒿是名菜,苏东坡在题为《题惠崇春江晚景》一诗里就写过,“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里的蒌蒿即是芦蒿,可见芦蒿和桃花是作为春的使者出现的。虽然芦蒿自古有名,诗意盎然,且武汉、南昌等地都盛产芦蒿,但特别嗜吃芦蒿的好像只有南京人,用嗜吃一词,是南京人一年四季都离不开芦蒿,哪怕有些老了不够嫩了,也不放弃。

芦蒿本是野菜,但吃的人多了,也慢慢成了家常菜。它本该生长在江边,但现在也大量人工培育了,且颜色比之原先的野生的更具青春色彩,嫩绿嫩绿的,清炒一盘放在餐桌上,翡翠般的闪亮。但老食客都知道,形象过于美好的食物往往不如那些原生态的美味可口。芦蒿还是野生的好,它不太整齐,也常沾土带泥的,颜色也不够碧绿,有点发黄,甚至黄得泛出那种紫的光泽来,这种芦蒿势必生长在江边,日晒,雨淋,江水浸,它是芦蒿的正宗。你能吃出江水的味道,品出泥土的涩味。

马兰头

马兰头和菊花脑的命名差不多,都是去除根部、采摘植物叶尖(形象比喻为“头”、“脑”)而成。我们老家好像将其称为“淮菊”(音,待考),儿时,春节一过,我们就去挑淮菊,倒也没觉得特别的好吃。“挑”,是因为马兰头趴在地上,用刀将它和土剥离开来,挑淮菊的刀常常是削铅笔的文具刀。

20年前,到南京工作以后发现南京人津津乐道地吃马兰头,跟着吃,也觉得好吃,但不知道就是儿时挑的淮菊。就发现南京人好奇怪,怎么那么爱吃野菜呢?菊花脑,芦蒿,马兰头,在我们老家泰州一带是不上桌的。上桌的都是鱼虾鸡鸭类的,野菜只有灾年才拿它充饥。而南京人不仅上桌,而且当作日常时蔬,且乐此不疲。渐渐地,我们这些外来户,也喜欢上它,离不开它,有时甚至还有些想念。

马兰头除了凉拌以外,还有一种吃法,就是切碎包在汤圆里,清晨醒来,水里一煮,那青涩的绿,盈盈飞扬,能不忆江南!

(5)

臭豆腐:

臭豆腐 ” 其名虽俗气、外陋内秀、平中见奇、源远流长,却是一种极具特色的休闲风味,古老而传统,一经品味,常令人欲罢不能,一尝为快。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制作方式和食用方式均存在地区上的差异。长沙和绍兴的臭豆腐干相当闻名,但其制作以及味道均差异甚大。但都是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这是臭豆腐的特点。老人常吃臭豆腐,可以增加食欲,还能起到防病保健的作用。

臭豆腐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制作方式和食用方式均存在地区上的差异。长沙和绍兴的臭豆腐干相当闻名,但其制作以及味道均差异甚大。长沙的臭豆腐以火宫殿为官方代表,毛泽东、朱镕基等曾光临并夸奖,美国《食品》杂志也亲临采访。火宫殿选用上等黄豆做成豆腐,然后把豆腐浸入放有冬笋、香菇、曲酒、浏阳豆豉的卤水中浸透,表面会生出白毛,颜色变灰。初闻臭气扑鼻,用油锅慢慢炸,直到颜色变黑,表面膨胀以后,就可以捞上来,浓香诱人,浇上蒜汁、辣椒、香油,即成芳香松脆、外焦里嫩的臭豆腐。长沙街头也有很多民间制作臭豆腐的能手,深受民众的喜爱。绍兴油炸臭豆腐是用压板豆腐切成2.5厘米见方的块,放入霉觅菜梗配制卤中浸泡,一般夏季浸泡约6小时,冬季浸泡约2天,然后捞起,用清水洗净,晾干水分,投入五成热油锅中炸至外脆里松即可,颜色为黄色,可蘸辣酱吃。武汉街头的臭豆腐多以“长沙臭豆腐”为招牌,但制作方式并不相同,是用铁板浇油煎,中不空并且为淡黄色。天津街头多为南京臭豆腐,为灰白豆腐块油炸成金黄色,臭味很淡。

北京闻名的王致和臭豆腐为臭豆腐乳,与南方流行的臭豆腐干是两种不同的食品。王致和臭豆腐乳不能油炸,为馒头和大饼等面食的配品,并曾经为慈喜所喜爱,并赐雅名“御青方”,简称青方。

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我对这句话非常赞成。我可以封自己为“小小美食家”,因为我对菜颇有一番研究。光菜名,我就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上百种。北京的烤鸭、内蒙古的小肥羊、西安的羊肉泡馍、山西的刀削面……在这么多香甜可口的美食中,最让我喜爱的,便是山城重庆的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不仅吃起来麻辣鲜香而且颜色五彩缤纷。嫩白的豆腐丁排着整齐的“队”站在盘中,穿上了用鲜红的辣酱做成的“衣服”,看上去火红火红的一片,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焰,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外酥里嫩的肉沫,绿色的葱花散落在盘中,就如同一片片绿叶,沾着辣酱的豆腐丁成了一朵朵盛开的红花,在绿叶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不时,从盘中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味,真令人垂涎三尺!

看上去,麻婆豆腐的做法是十分复杂的,其实非常简单:把豆腐切成一个正正方方的小块,让它们一个个“跳”入热气腾腾的水中热热“身”,再把它们捞出来,一会在用。接着,把肉切成极小的块,用植物油把肉块抄酥。然后,向锅里倒入适当的油,打开开关,向油中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干辣椒、花椒和姜片,等油在七、八十度时放入豆腐丁,再加上适量的淀粉,翻抄几下,再加入适当的盐、黄豆酱、豆瓣酱,点上一点白酒,最后用小火慢慢烧两分钟,在快起锅时加入少许的味精,这道色香味俱全的麻婆豆腐就大功告成了! (6)

吃麻婆豆腐也是很有讲究的。吃时,先夹上一块豆腐,多沾一些盘中的辣酱,把它轻轻地放入嘴中慢慢地咀嚼,吃上去,麻麻的,辣辣的,这种味道一下充满了嘴的任何角落。我吃的时候,喜欢先把豆腐上的辣酱舔一舔,顿时,辣酱的麻和辣味一下“扑”入嘴里,再吃豆腐,嫩嫩的豆腐从嘴里一过,顺滑爽口,这样的吃法,吃到了麻婆豆腐别具一格的风味。如果你幸运的话,还能够吃到一点点的肉沫,外酥里嫩,更一步增添了麻婆豆腐的风味,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怎么样,听到了我的介绍,对麻婆豆腐有了一定的了解吧。它算不算是一道美味佳肴呢?唉哟,不跟你聊了,一盘麻婆豆腐出锅了,我这个“小小美食家”要去品尝品尝了,再见

蟹黄包;

蟹黄汤包可是我们龙袍镇每一次下馆子后必吃的汤包。

蟹黄汤包不光味儿好,而且还挺好看,厚厚的外皮,里面鼓鼓的,活像一个胖乎乎的,而且特别爱的生气娃娃,可爱极了!但只要咬他一口,这个爱生气的娃娃立刻就解气了。蟹黄汤包的馅儿主料是许多蟹黄和一些螃蟹肉,客人吃了一口,仿佛在吃一顿海鲜大餐,让本是住在龙袍镇的居民们都垂涎三尺。

每逢八至九月份时, 螃蟹开始上市, 来龙袍吃蟹黄汤包的也就多了, 因为蟹黄汤包的名声一年比一年大, 所以龙袍镇政府为此在每年的九月二十七日会举办一个”蟹黄汤包节”,每到这天都会有许多名人到龙袍来吃蟹黄汤包, 一般都在龙袍镇知名度很高的饭店去品正宗的蟹黄汤包. 别看蟹黄汤包吃法很简单, 但做法可难着呢! 做汤包的师傅一定要有做面的功底才行, 先把做好的面弄平, 再用筷子挟一些蟹黄和螃蟹肉放在弄好的面粉上, 然后最关键的就是把它包起来, 一定要包得井之剔透, 这样一笼色香味俱全的蟹黄汤包就做好了。

吃蟹黄汤包还有一讲究,就是“先开窗,后喝汤。”但有的人却不这样按着“口诀”来吃,我就喜欢按着规律来吃蟹黄汤包。先上来的蟹黄汤包那皮里的汤,那叫鲜啊!螃蟹肉叫嫩啊!咬上一口,那个口味绝对没法形容!

来龙袍镇品正宗蟹黄汤包,保证让您不虚此行,流连忘返。我这可不是在作广告噢!(7)

鸭血粉南京是著名的鸭都,然南京人是十分爱吃鸭子的,不仅鸭肉,连鸭内脏、鸭血都能做出一道道美味。我吃过许多用鸭子做成的美食,其中,我最喜欢的要数鸭血粉丝汤。

今天,我和妈妈去新街口,刚走到新百f1楼的美食街,我立刻被鸭血粉丝汤诱人的香味给迷住了,腿脚像被一双无形的锁锁住了一样,再也迈不出一步。我恳求妈妈坐下来吃一碗再走。

我们坐进一家店,点了两碗鸭血粉丝汤。鸭血粉丝汤是怎样做出来的呢?我的好奇心大发,便悄悄地来到那位制作鸭血粉丝汤的大姐姐背后,聚精会神地观察起来。只见大姐姐首先取出一个洗干净的碗放在桌上,接着用一个很大的竹制漏勺从一个大埚里捞出一大把粉丝,放进刚煮开的热水里涮了涮,两分钟左右,再把

烫好的粉丝装进大碗里。她娴熟地从一个个大陶瓷中取出适量的鸭血、鸭肝、鸭肠还有切成三角形的油果子,放入碗中,再撒上香菜、榨菜之类的调味品,最后放一勺辣油,少许的盐和味精,这样一碗香气四溢的鸭血粉丝汤接做好了。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汤上桌啦!此时的我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个超清晰的数码照相机,把眼前这碗美食深深刻在脑海里:碧绿的香菜犹如细细长长的“绿叶艇”一般漂浮在水面上;暗红色大小不一的“鸭血小鱼”从绿叶下探出脑袋,仿佛在和我打招呼;“池塘”边的“大石头”——油果子格外引人注目;大团大团的粉丝晶莹剔透;还有灰白色的“鸭肝轻舟”,“榨菜石子”,或浮于“池”面,或沉淀在“池”底。

我实在抑制不住谗虫的叫唤,迫不及待地抓起筷子开始品尝。“咻——咻——咻——”地把一大团细滑的粉丝吸入口中。软化的粉丝半着麻嘴的辣油在唇齿间回荡。寒入一块入口即化的“小鱼”,鸭血的醇美依然正宗不改……香喷喷的鸭肝、有嚼劲的鸭肠、松软的油果子、脆嫩的榨菜,还有爽口的浓汤,都让我舍不得停下筷子。不知不觉,一碗鸭血粉丝汤很快被我一扫而光,我咂咂嘴,仍然意犹未尽。

回家的路上,我脑海里依然回味着别具一格的南京美味——鸭血粉丝汤。 丝汤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