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虫之前世今生
初三 散文 1867字 566人浏览 舒真琪

我本来是想把“屁”字打成“P ”,想想算了,对于文字的洁癖会使我们失去很多写作的乐趣,据说王元化的夫人张可女士是位非常端庄典雅的淑女,也是研究莎士比亚的专家,但是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遇到莎士比亚给她出的一个难题,莎翁有一部作品是《温莎的风流娘儿们》,张女士每每讲到这部作品就会发窘,以“温莎的风流女人”之类较文雅的词汇替代,这个典故是从余秋雨一篇散文里看来的,印象很深,看了此文后我也有心要做那样一个斯文人,但淑女研究莎士比亚尚且不能避免被粗俗的字眼羞辱,我一个村野匹夫必不能故作矜持,打屁虫就是打屁虫,它既然打得,难道我说不得?

本地的这种小小昆虫,不知道它在动物分类学上的名目,我曾经以为它就是斑蝥,那是鲁迅在他的散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提到过的著名的昆虫,在该文中对这种虫没有没有形态学上的描述,网上查看了斑蝥的图片以后发现两个不是一回事,另外,鲁迅的斑蝥见于旱地,而本地的打屁虫则隐匿在河边的湿地,两者的生存环境也有不同,所以我得到的结论是打屁虫和斑蝥不是一回事。但仔细地研究鲁迅提到的斑蝥,说如果按住它的后背就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股烟,喷烟者,放屁也,或者二者之间是远亲也未可知。

打屁虫若女人指甲盖大小,通身为黑褐色,有一对油亮的甲翅在背上,多足复眼,能飞行,他们大量地生长在河滩上,是一些本地人冬天用来消遣的零食。吃打屁虫是有历史渊源的,60年生活困难的时候人饿得眼都绿了,吃了蛇虫鼠蚁之后就打上了打屁虫的主意,说实话,就那指甲盖大点的物事,除了硬甲肚腹实在没什么吃头,但总是慰情聊胜无吧。前两年,人们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这样可吃的东西,于是打屁虫一族又遭遇了巨大的浩劫。

捉打屁虫总是在冬天有雾的早上,常常是一些无事的社会闲杂人员,以中老年妇女为主,她们手拿塑料口袋,不顾严寒早早就奔赴河滩,我曾经请教过此中高手,为什么非得在最冷的时候去捉呢?等太阳出来了暖和的时候去不行吗?高手严肃地说,打屁虫的翅膀因为被雾气打湿了而不能飞起来,等太阳出来了,它翅膀也晒干了,那就不好捉了。这让我想起一个科学常识:为什么雷雨之前燕子总是飞得很低?正确的回答是因为雷雨前空气湿润,蚊子等小昆虫翅膀沉重飞不高,所以吃蚊子的燕子也就飞得很低,这和人不顾严寒在大雾天一早来到河滩上一样是一种自然现象。

打屁虫并不是满河滩都是,得耐心寻觅,有时候蹲半天冻得直哆嗦也未必能找到几个,而有时一旦得手就是成百只上千只。它们常常一团一簇地隐藏在鹅卵石底下,搬开一块大石头,发现一窝打屁虫的时候,得手脚麻利赶紧往塑料口袋里胡撸,要不它们就四散逃开了,经常是扯出萝卜带出泥,刚逮了一窝,马上旁边又紧着发现一窝了,于是一群农村中老年妇女总结说此中的快乐类似于夏天的时候在田埂上刨地瓜,一嘟噜一嘟噜地,爱死个人人了。

她们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只见一个个脸冻得通红,手指被打屁虫的散屁熏得焦黄,手里提溜着一袋袋的战利品,神情与穆桂英得胜回朝一般。打屁虫没有多余的吃法,首先要搁在水里放屁,然后架锅炒。放屁是吃虫之前必须的步骤,不放屁或者屁放得不好,炒出来的虫辛辣有特殊臭味,具体过程如下:先烧一大锅水,水的温度当在80度左右,太冷太热都不行,冷很了它不起反应,屁放不出来,热很了就直接把虫烫死了,屁也放不出来,恰好是在某一个温度上,虫儿们感到极度兴奋于是将身体的某个反射引爆,一时间只见无数虫儿在水中翻滚,水面上持续地发出辟辟卜卜的声响,一个个MS 极度享受那夏花般灿烂绽放的一刻,刹那间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辛辣刺鼻的气味,众人于是纷纷走避,此过程差不多要持续

十来分钟,接下来你再看那盆水已经变成了焦黄的颜色,将虫捞出来,用清水淘洗几遍,然后放在一个竹制的梢箕里沥干水气。接下来就该进行第二步了,用中火,把铁锅烧热,加少许清油,然后把处理好的打屁虫放进锅里不断翻炒,一直要翻炒到虫儿油光迸现,香气扑鼻,放少许盐就可起锅了。

我楼上一位阿姨十分钟情于打屁虫,每年冬天都积极地参与这项惠而不费的群众性娱乐活动,她说吃打屁虫可以补肾健脾,治疗腰腿酸痛夜尿频多,她乐呵呵地说:“那些有钱人吃人参,我们就吃这个。”于是整个冬天打开她家冰箱,随时都可以看到一袋炒好的打屁虫,别的女人拿瓜子消磨时间,她则有事没事往嘴里丢两颗打屁虫。托她的福我也尝过一次,实在不敢恭维,但人家偏说是好吃,香。

我想,打屁虫的前生不定是什么,何至于要遭受这样水淹火炙两重的荼毒?另外,要知道一斤打屁虫起码是成千上万只虫儿,本地人一年怕不吃掉百万亿只?我佛慈悲,阿弥陀佛,愿它们早日往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