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依赖让我欲罢不能
高一 议论文 1466字 716人浏览 能好好玩耍吗3

晚上要替同事看自习,是一个住校生班。坐在办公室还没回家吃饭就有孩子跑来了,说是看到我屋亮着灯来跟我聊聊。一会儿功夫,进来七八个,全是原班的住校生,但已分在了不同的班级。我抓紧时间询问着各自的状况,梳理着他们的思绪,调整着他们的心态。

说实话,这十天忙得有点焦头烂额,除了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和年级工作外,还有政教处多加的任务——选拔参加局里故事比赛的学生,组织改稿并替学生写稿。更多的时间里,我则是充当“书记”的角色,既要安慰分到其他各班的学生,又要想法安抚新入班的其他五个班的孩子们,还要时时解答家长的质疑和咨询。

十天前学校本着便于管理的原则实施了将住校生和走读生分开编班的决定,于是本年级后六个班于一节课的时间里分崩离析了。原来所带班里四十个男生着实让我费力不少,也让我没少生气,但分开时竟有了深深的不舍。静下来想想有些可笑,班里的那帮屁孩儿们哭的一大堆,连成天挨训的几个男生也稀里哗啦的,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他们可能还没遇到过如此的离别的打击,没有面对过这种突然的变动和袭击。而我,年近不惑,什么事没见过,什么情没经过?怎么还是如此的小儿女情态?

曾经告诉过自己,送走一批批的学生,是我的职业亦是我的命运。如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样,每一届学生、每一班学生都将是我的过往,都会有时过境迁的悲凉,这种经历和体验我早已明白,我应做的是淡定淡然,努力了,尽职尽责就足够了,没必要全身心地投入,没必要无条件地付出。可是,一旦站在讲台,一旦面对学生,心中的柔情便会抑制不住,急他们所急,想他们所想的本性又会蠢蠢欲动了。

如今,一年的师生缘又成了一个时过境迁,不可能改变的现实摆在面前,我却怀念起班里的那份纯真,那份可爱。那个一回答问题就要跳起来手舞足蹈的“多动症”,那个将“气势磅礴”换成自己名字的“气死王博”,那个进班一个月都被大家当成女生的男性“假名车”,那个天天想法犯点错然后让我批她训她找她谈话却在分班时哭得一蹋糊涂的假小子,那个个大超重的将一篇英语课文用汉字写下来背了一个星期才过关的困难户,那几个总会在我生气时想法安慰我的乖女生„„

十天了,我一直微笑着面对分走的学生,一直告诉他们这是他们人生中的一笔财富,一直鼓励他们学会面对现实,尽快适应变动„„加上同样要做新班学生的思想工作,所以,同样内容的话可能要说上十几遍,几十遍,我不知道我还要说上多少天。几个在我这儿存着钱的住校生过来取钱,我笑说应该换银行了,可他们坚决不肯,说还放我这,这样就有机会常来我办公室了。看着孩子们无邪的面容,真的打心里欣慰感动。

十天了,一下课,仍有大群孩子拥在我班教室门口,仍有学生向我述说心中的苦楚,仍有学生给我写着不成信的书信,仍有孩子天真地问着能否帮忙想办法再调回原班。我知道,每个班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情感,这样的反应,可我不知道,每个班的老师是否都如我一样有着与外表的平静截然不同的内心体验。

下了晚自习,分到三个班的几位住校女生一齐跑到了我的办公室,问我能否有问题继续给她们解答,问我能否再跟她们一同游戏。如既往般叫过老师,叫过焦妈后,她们又问我能否当她们的姐姐。我笑说她们跟我女儿同等年纪,不能乱伦。伶牙俐齿的几个小丫头便开始了游说。再次引导着她们学会欣赏新班级、新老师、新同学的美好时,熄灯铃已经响起„„ 我知道一切过去了的已经过去,我也会慢慢淡出他们的记忆,但如同学生们所说的那样,会有一个“永远的九班”,存放在某个地方,某个时段。我知道该为新九班的六十位学生好好付出了,可分走的孩子们却让我欲罢不能,因为那份信赖,因为那份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