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的夏
初一 散文 2186字 429人浏览 想吃拉面吗

匆匆那年的夏(1)

当我随着时间轴回头瞭望的时候, 感觉故事应该从那年的夏开始, 青春就这样匆匆的来了, 在我们毫无预备的情况下。

2003年仲夏, 非典的已基本被控制住了, 你要问我到底那年死了多少人, 我也不知道, 因为我一直没有看新闻的好习惯, 非典是什么时候结束恐慌的我也不知道, 因为我一直没有看新闻的好习惯, 但我知道, 我们这一代人, 注定要传奇一些坎坷存活在这个世上。

好在熬过了六年级, 为什么说是熬过呢, 因为六年级在非典的淫威下更加显得不正常, 经常性的周六要补课, 经常性的回家要天黑。我的小学在离家1公里远的地方, 六年级的时候回家路上会经过一片坟地, 当时在听了长辈们讲的一些鬼故事的时候, 每次走到那都会异常的恐惧, 远远看着快到了就要撒丫子飞奔, 边奔边回头望望, 其实啥都没有, 但还是恐惧。

六年级也告别了我挚爱的排球, 不能练球了, 因为一切为学习让步, 放学要为同学们讲解当天的奥林匹克竞赛题。虽然现在想想当时扔掉了一些快乐, 但是却拾起了另外的快乐。 我一直都跟现在的学生吹, 说当年我上六年级的时候经常考100, 但当时确实是这样的, 我当时做思考题特别的牛掰, 基本上只要是课本上出现的思考题, 我都能给你做出来讲出来, 以至于后来当上了数学课代表, 也就是从五年级开始开启了热爱数学之旅。当然, 现在在这码字的是一位数学老师, 不然如何对得起我的小学老师。

我现在就比较喜欢不偏科的孩子, 因为偏科在学生时代来说是很致命的, 比如我, 一直受到偏科的祸害, 一直到今天。小学数学牛掰大了, 以至于小学语文总是吊儿郎当, 基本上在90分上晃悠, 有时候也就80出头。就是因为我这牛掰的数学, 倒也给原本童真的小学时光留下了一丝惬意与美好, 虽然那时候不懂啥叫做爱。好吧,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 希望邪恶的你没有理解偏我的意思。这个后面会提到, 先按下不讲。

好像话题跑的有点远, 但这也是不得不说的, 不能因为它不是青春, 而放弃它与青春的联系与贡献。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的捉摸不透, 让你跌下所有人的眼镜。小升初考试, 对数学自信满满的走上了考场又走下了考场。然后, 这一次, 唯这一次, 数学居然没考过语文, 看着那惨不忍睹的数学分, 不光我不信, 连老师也不信, 但是想要找卷子对分, 在当时是不现实的, 即使是现在, 也是不可能的。所以, 我背负着遗憾与快乐匆匆离开了生活了六年的小学, 当十年后我再次回去的时候, 却发现它还在那静静地等候着矗立着。

其实孩子就是孩子, 过去这事之后, 就再没有任何伤感了, 一个漫长的暑假开启了, 又没心没肺的和小伙伴们疯玩起来, 只不过后来才知道, 这个暑假, 是我和他们一起玩耍的最后时光。以至于十几年后到现在我也再没能聚齐所有人侃侃大山, 偶尔过年回家的时候能碰上一两个, 说两句话, 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共同语言了。要吐槽的是他们虽然都比我大两岁, 但还是让我很惊讶的知道在我现在还是光棍的时候, 他们的孩子已经可以打酱油了。

对于小学时代我不想去花费太多的文字进行描写, 但我又想稍微一回忆, 也是蛮好的, 毕竟思绪都回到这个时间了。

其实这个暑假, 最多的就是玩, 玩的最多的就是和8个都比我大的小伙伴一起玩四驱车、打牌、打笺、网鱼、摸嘎啦, 虽然那时就我不会游泳。其实相比现在的孩子来说, 我们当时是非常幸福的, 至少我们有这么多的游戏去玩, 我们会有各种特色的动画片去观赏。现在想来前些日子还在默默的调侃着现在国内动漫世界。

小学一年级我们有《降魔勇士》《叮当猫》(就是现在的夺来A 梦), 小学二年级我们我们会有《神龙斗士》, 三年级的《大草原上的小老鼠》四年级的《足球小子》五年级的《四驱兄弟》让我们疯狂迷恋四驱车, 六年级的《战神金刚》, 至今都能背上来其中经典的台词:插入启动钥匙, 开启连锁控制, 打开电源, 增加推力, 前进, 战神金刚! 组成脚和腿, 组成躯干和手臂, 我来组成头部! 而现在的孩子, 一年级喜洋洋, 二年级喜洋洋, 三年级喜洋洋, 四年级喜洋洋, 五年

级喜洋洋, 六年级喜洋洋。。。。。。

当时记忆比较深的是有一次打笺, 不知道这游戏学名叫什么, 总之是把一根10厘米左右的木棍, 两头削尖, 然后用一块板子砍着它蹦起来, 然后一板子呼出去, 通过测量进行计算加分, 当然在不同的地方砍测量标准不同, 有的使用板量, 有的使用小木棍量, 有的使用木棍的尖量。玩起来倒是很过瘾, 打好了, 可以一把从村东头, 打到村中心大街, 然后用板量肯定太费劲, 我们就会用高粱杆量, 先量出一根高粱杆有几个板长, 然后量这段距离需要多少高粱杆。我们现在一直提倡教学过程中能让孩子把数学真正的应用到现实生活中, 我们当时真是联系到生活中了, 现在想来, 于现在的孩子相比, 当时我们对数学的应用是多么的牛掰。

就是这一次打笺, 在一个非常高难度的动作上, 我居然给打中了, 这个高难度动作需要将它砍起来之后, 将手中的板换到另一只手上, 然后往外呼, 这个在那个年纪难度是很大的, 当然收益也是很高的, 这个是用角尖量的, 一个角尖相当于100个板, 所以基本上这个能呼出去就代表你们队赢了。我确实是打中了, 而且用的劲还很足, 正好笺飞到了邻居家的玻璃上, 打得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