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东三峡
初二 散文 1344字 213人浏览 carriechenhm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猴子现在虽说看不见了,三峡中山水的险恶形势,我想同往日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在江南住惯了的人,一旦走到这种地方来,不知道要生出一种什么样的惊异的情感。好比我自己,两眼凝望着那些刀剑削成一般的山崖、怒吼着的江水,只有赞叹,只有恐怖。万一那山顶上崩下一块石头来,或是船触着石滩,那不就完了吗?到了这种地方,无论什么人,没有不感到自己是过于渺小,自然界是过于奇伟的。

船从宜昌上驶,不到一刻钟,山就高起来,绵延不断,一直到重庆。在这一千多里的长途中,以三峡的形势为最险恶。在三峡中,又以巫峡山最高,江最曲折,滩流最急,形势最有变化。

开始是西陵峡,约长二百多里,共分四段。第一段是黄猫峡,山虽高,然不甚险;江水虽急,然不甚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二段是灯影峡。江北的山虽是险峻,都干枯无味。江南的山,玲珑秀丽,树木亦青葱可爱。在这一段,我最爱黄陵庙。在南岸一座低平的山上,建有一座小小的古庙,前面枕江,三面围绕着几百株浓绿的树木。最难得的,是在三峡中绝不容易见到的几十株潇洒的竹子,石崖上还倒悬着不少紫色的花。庙的颜色和样式,同那里的山水,非常调和,带着浓厚的江南风味。袅袅不断的青烟,悠悠的钟声,好象自己是在西湖或是在扬州,先前紧张的情绪,现在突然变得很轻松很悠闲了。船过黄陵庙的时候,我有两句即景的诗:“黄陵庙下江南味,也有垂杨也有花。”不过这情景很短促,不到两三分钟,船就驶入西陵峡的第三段了。

第三段是崆岭峡。山形水势,突然险峻起来,尤以牛肝马肺峡一处最为可怕。两旁的山,像刀剑削成似的,横在江中,成一个极曲折极窄的门,船身得慢慢地从那门中折过去。在江北那一面作为门的山崖上,悬着两块石头,一块像牛肝,一块像马肺。牛肝今日尤存,马肺已被外国人用枪打坏了。离牛肝马肺不远,有一个极险的崆岭滩。水从高的石滩上倒注下来,形势极可怕。上水船在这里都得特别小心。他们行船的人有一句谚语,“青滩叶滩不算滩,崆岭才是鬼门关”,那情形也就可想而知了。往日的木船,真不知道是如何走过去的。

第四段是米仓峡,又名兵书宝剑峡。距离虽是不长,水势虽没有以前那么急,山崖却更高峻。出了峡,山便低平,有一个小口,那便是有名的王昭君浣妆的地方,叫做香溪。昭君村离此四十几里,在秭归县东北。杜工部诗云“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要亲自到这地方,才可以领略到前人用字之妙。一个“赴”字,把那里的山势真是写活了。那里的山峰,高的高,矮的矮,一层一层的,就像无数匹马在奔驰。所谓“赴荆门”,那形势是一点也不假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船过了秭归和巴东,便入了最有名的巫峡,这是一段最奇险最美丽的山水。江水的险,险在窄,险在急,险在曲折,险在多滩。山的妙处,在不单调。这个峰很高,那个峰还要高,前面有一排,后面还有一排,后面的后面,还有无数排,一层一层的,你围着我,我围着你,你咬着我,我咬着你。前面无路,后面也无路。四面八方,都被悬崖阻住。船身得弯抹角地从山缝里穿过去。两旁的高山,笔直地耸立着,好象是被一把快刀切成似的,那么整齐,那么险峻。仰着头,才望见峰顶,中间是一线蔚蓝的天空。偶尔看见一只黑色的鸟,拼命地飞,拼命地飞,总觉得它不容易飞过那高高的峰顶。江水冲在山崖上、石滩上,发出一种横暴的怒吼,有时候可以卷起一两丈高的浪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