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作文
初二 记叙文 5760字 297人浏览 办公要努力

《创新作文》全文刊载了上次投稿的我的作文教学笔记和四位孩子的作文。执行主编彭老师的回信更让我感动。

昭君:

您好!

„„今晚编辑你的稿子,读到最后一句话:

一个能够把视线朝向滚滚红尘,从小就能够感受红尘之中冷暖温情的孩子,是保持了生命本色和写作本色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是我理想中真正的“才子才女”。向这些孩子致敬!

心灵感应来了,我瞬间震撼得无与伦比,甚至有种歇斯底里、流泪高呼的冲动。稿子六千字左右,句句真情,句句怦然心动,实在不忍删减,咬牙,凑合下版面,我给全登了。过瘾„„

是的,我们要向“孩子致敬”,向这些可爱的孩子学习,他们的真和诚如电光火炬一般照亮了多少高高在上的嘴脸。撕破那看

似温情、实则假仁假义的面纱,我们有时多少活得太过虚假!

好作文应该是真诚的,无比的贴近生活。惟愿这些孩子能爱他们的生活,爱他们自己,成为最可爱的人!这也是教育的命脉所在。

文章题目我擅自修改为:走进“滚滚红尘”的作文——向我理想中真正的“才子才女”致敬。你看可好?

作文首先有一颗生活的心,在全国作文脱离生活实际,成为僵尸体而面目可憎的今天,你的作文教学笔记定能给人更多的震撼和启发。作为一个美丽的人,你应该坚守下去,并为“救救孩子”做点具体的事情。呵呵!

期待后续„„

做语文老师很难,教作文更难。感谢这些可爱的朋友们,不断给我信心和力量,让我跌跌撞撞地坚持走下去。

面向滚滚红尘

——我的作文教学笔记(6)

文\ 王君

新一届学生的作文指导,“两条路线”同时推进。一是“作文打假”,一是引导学生走进“滚滚红尘”──走进生活。事实上这两件事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不走进“红尘”,“脱假”之后,孩子们就会茫然若失:作文不能胡编乱造了,不能虚张声势了,那写什么呢?怎么写呢?

我告诉孩子们,作文就是“遇见”和“看见”。老老实实地把你所遇见的,你所看见的,你所想到的记载下来就是写作。一点儿都不难。

可是孩子们觉得很难很难。

他们很可怜。为了应对考试,小小年龄的他们就已经被“洗过脑”了,被格式化了。他们早早就患了“观察麻痹症”和“生活失

语症”。他们也不想“假大空”,但一提起笔来,“假大空”便如影随形,摆脱不了。

“走进滚滚红尘”的第一个作文题目是《我身边的小人物》。第一次收上来的作文惨不忍睹。孩子们的笔下,没有“小人物”,全都是道德楷模。最可怕的是,两个班,有13个同学写的还是清洁工──两个月来,不少孩子就把自己“吊”在清洁工身上,靠给清洁工唱赞歌“吃饭”。

他们笔下的清洁工都很可怕:或者“整个晚上”都在为城市清扫;或者总在冰冻三尺的严寒天气里“坚持工作”;或者劳累得“汗珠一颗一颗地落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一个的坑”;或者就是一开口就是“国家民族”等等豪言壮语„„我觉得他们的清洁工,人人都是刘胡兰董存瑞焦裕禄之类的人物。

我找这13个同学一个一个面谈。就他们作文中的细节一点一点地落实。其中和几个孩子的面批是很艰难的。一句句推敲下来,他们的作文,几乎就被我们删完了。有

一个孩子,每一篇作文都有一个“光明的尾巴”,颇像“感动中国”式的颁奖辞,只是写得蹩脚些罢了。我说,宝贝儿,你的这些结尾,我都给你拍下来,隔段儿时间你再看,或者就知道该不该这么写了。我真拿出手机拍下来了。像给他进行了一次X 光扫描,或者核磁共振治疗。

我努力循循善诱:看见什么,就写什么。可以想像,但是想像要符合人物实际情况。职业对大部分人来说只是谋生的手段而已,不要去拔高人物的精神境界。你写出他们最真实的生存状态即可。暂时不用去给人物下评语。在这个阶段,一句评语都可以不下。

我很想告诉他们:作家最好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但担心他们听不懂,没有说。

重写《我身边的小人物》,除了常规要求,我特别强调:

你的身边有很多小人物,他们都是普通人,过着很普通的生活。比如保安叔叔、保洁阿姨、食堂大妈、快递哥哥、外卖伯伯、

卖菜大妈,打工兄弟,你朝夕相处的亲人、老师、同学„„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他们也是值得我们写,很让我们感慨的人物。你写出真人真事真感情即可。不是要你去歌颂他们,只是要你去观察他们,表现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适当的抒情议论是可以的,但感情要真诚,不需要事事都去赞美。批判也可以,反思也可以,纯粹感叹一下也是可以的。

第二次作文,效果就好多了。遴选出几篇,和大家分享。

我身边的一个小人物

人大附中西山学校 初一(1)张薇 当每晚伴着夕阳和爸爸妈妈出去散步时,都能在街边碰到一个卖臭豆腐的。其实他究竟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姓王。在众多小吃摊中生意最火,所以有了“豆腐王”这个外号。

他大约四、五十岁,长的挺胖,挺矮,因常年工作,脸晒得黝黑发亮。每天从早到晚穿着旧衣服,夏天穿得比我少,却总是大汗

淋漓;冬天穿得比我多,却总是冻得瑟瑟发抖。尽管这样,老王还是每天推着他那“嘎吱嘎吱”响的食品车,去那条街上上班,并且在那条街上混得不错。他有很多朋友,没客人的时候,他就“老胡好啊!炒河粉好卖吗?”,满脸笑容地,大声地同别的商贩打招呼。

实际上这些小吃摊都没有食品卫生证,但小区的人们都放心老王的手艺。

我很认真地见过他炸豆腐的过程。有个顾客说要一份臭豆腐,老王就欢天喜地地开始做了:他拿起几块发酵过的豆腐扔进油锅里。这边刚扔下去,那边就利索地马上拿起一根小葱、小辣椒,还有一点蒜在一块剁,“帮帮帮”几声,就剁碎了。这时臭豆腐也差不多炸好了。老王顺手抄起两双长筷子,把几块金黄的豆腐放在纸碗里,然后再把刚剁好的葱蒜辣椒末放在豆腐上面,最后淋上点儿点芝麻和辣椒油。这样不到两分钟,一碗万里飘“香”的臭豆腐就做好了。由小葱、红辣椒、蒜末组成的臭豆腐红红绿绿,金黄

金黄的一眼看上去就色香味俱全。那哪里是“臭”豆腐嘛,根本就是“香”豆腐”啊!老王吆喝着把做好的豆腐送到顾客的手上,热气腾腾的,我在旁边垂涎欲滴。但是妈妈说不卫生,硬是将我活生生地拽走了。

虽然豆腐王的生意好,但也有尴尬的时候。每当城管一来,老王就立即停下手中的事情,麻利地将锅碗瓢盆收进推车里,“刷”一声没了影儿,每次都赶在别的推车前面消失。可是当城管一走,老王迅速地推着他的那辆食品车又回来了,依旧面带微笑,“老李好啊!废品这年头赚钱吗?”“嘎吱嘎吱”的声音和热情的问候声又响亮地回荡在小区门口。

真希望老王办个营业执照啊!这样子每当伴着夕阳散步时,就有幸堂堂正正地品尝豆腐王的美味了。

[小作者创作感言]

在我家门口的大街上,常常有许许多多的小摊。老王做臭豆腐的过程让我觉得很潇

洒。亲眼目睹了顾客吃下臭豆腐那美好的滋味,更使我馋涎欲滴!但是,城管一来,摊主们都努力逃跑的场面更使我揪心难忘。妈妈说,这就是生活。我很难过。也许生活也是臭豆腐吧:香和臭永远都是相对的,谁又能说得清呢?

我身边的一个小人物

人大附中西山学校 初一(6)班 王皓 每当回忆起上小学前,接触较多的其实是林科院负责后勤的工人叔叔,因为那时我们的房子是和工人在一起的。离我们家最近的是一个为工人做饭的叔叔家。

脑海中,那个叔叔外号华子,是外地人。说着一口浓浓的家乡话,他是怎么说的,记不清了,只记得我是过了好久才听懂他的话。他黑黑的,瘦瘦的,在我看来他是高大的。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有着五十多的模样,头发很少,前面到顶上还秃了大块。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上了一条条痕迹,也不得不说,这痕迹多了!他常常穿一身深蓝色的工

作服,但事实上他很少出去。因为,他几乎是个聋子。

每天,他的房中都会准时地响起炒饭的声音,冒出阵阵炊烟。华子本人也许不会在意,可对于一个不满六岁的孩子来说,那可是太好玩了。所以,每当他在家中开始做饭,我就跑到他的家中去参观。

春天的清晨,早上五六点我就会跑到他家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看华子拿着练习本大小的铲子,在四个课桌大小的锅里来回来去地翻。他的手很大,很大。

夏天的正午回来休息的叔叔们,一个个身上灰一片白一片的,脖子上挂着沾满黑圈的毛巾。他们拉着车回来,太阳正火辣辣的。这时,华子会静静地给他们发饭,静静地倾听他们的抱怨。可是,华子在做饭时,也是这样热的天啊!

秋天的下午,风吹树叶,片片纷飞。在这凉爽的天气中,一天未归也劳累了一天的工人,最期盼的是坐下来,吃华子亲手做的

菜。在这样的天气中他们更愿意在房间外,一边吹着风,一边品尝着美味。风吹过,连我闻着那香气,都很迷恋呢。华子的饭菜里,确实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冬天,枯树上架着冰雪。那时,人们会坐在锅边上,大声地聊着天。只有这时,华子才会插上一两句话。他的乡音很浓,不太容易听得懂。

和华子在一起不到四年,原来的地方就要拆了盖图书馆。那时我们住到了百旺,只有姥姥,姥爷还住到了离原来较远的白桦林旁。

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华子和那些叔叔了。 现在每当看见那新新的图书馆,我还会还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那些和“小人物”在一起的朴素,自然,快乐的日子。

[小作者创作感言]

那个时候的我四五岁,认识的人不多,隔壁的叔叔们是最熟的了。当我想到小人

去,不断地跺着脚,缩着脖子,在风中艰难地招呼着自己的生意:“坐车啦!坐车啦!到沙河机场„„五块钱一位啰„„”可是没有什么效果,大家都把他的话当作耳边风。

公交车还没有来,地铁又来了一辆,出站等车的人更多了。黑车司机看准了机会,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坐车走吗?到沙河的„„”“姑娘,坐车走吗?”那位司机问到了我。我摇了摇头。我也想坐黑车回家,可是我没有钱。公交车还没有来,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就被冻成冰块了。我想。

我猜想那位黑车司机一定劳作了一整天,他大概一整天都没有喝水了吧!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了,还不时发出咳嗽的声音。他的身影一直在人群中晃来晃去,一刻不停地招揽着自己的生意,但却丝毫没有起色。我看着那个司机,有些同情他。

其实他的努力并不完全是徒劳。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妇女就主动上前来询问:“到沙河机场吗?”那个司机仿佛中了五百万大奖似地激动起来,立即露出了热情的笑容,

又是点头又是行礼。只听他不断地说:“到!到!”“多少钱?”那个妇女继续问。“十块钱一位。”那价格翻倍地涨起来。妇女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转身就走。司机急忙拦住了自己的顾客,说:“你要是上车,五块钱一位。”“有你这样坑人的吗?”那妇女瞪了他一眼,司机又是劝又是哄,可是起不到任何效果。那妇女还是气呼呼地走了。

“哎!”只听司机长叹了一口气。我能够体会到他内心的酸楚。是啊!谋生就是这样艰难,生活就是这么残酷无情。那又有什么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呢?是不是只有好好读书呢?那么他们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念书呢?我想不明白。

不知什么时候,公交车终于来了,我匆匆忙忙赶紧上了车。再回头看那位不幸的司机,他仍在原地静默着。他不再吆喝了,因为他觉得似乎没有什么机会了。他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愁苦的神情。他依然迎着凛冽的寒风向远处眺望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注:黑车,北京无牌照出租车。是政府打击的对象)

[小作者创作感言]

每天穿梭于郊区到城里的这一段求学之路是我最熟悉的了。虽然起早贪黑很艰辛,但是在路上总能发现的各种“奇妙现象”却让我受益良多。我因此而感谢父母把家搬到郊区,让我总能“在路上”。自己的起早贪黑让我更加理解别人的起早贪黑。自己是“小人物”,让我更加同情其他“小人物”。我想,生活中多些艰辛总是好的吧。

我身边的一个小人物

人大附中西山学校初一(6)班 上官尔谦 一个雨夹雪的晚上,我用电话订完晚餐后,静静地等候着送餐员的到来。

外面乌云密布,雨点连成了线,“哗哗哗”地一声又一声叫嚣着,大雨就像天塌了似地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倒下来,从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很快在街道上汇集成一条条

小溪。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风中夹杂着雨,雨中又夹杂着雪。

突然,门铃响起来了,门被打开了,雨水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响个不停。送餐员穿着一身红黑的工作装出现在我眼前。他头上还像往常一样戴着头盔,衣服上的雨水“滴答滴答”地滴在地面上。头盔上雨水向下流着,几乎遮盖住了他的视线,十分狼狈,像一只落汤鸡。他见到我后,立即将头盔取下放在地上,摘下了厚重的手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有点生气:本身天气就不好,送餐比平常慢多了,还打了好几次催促电话,可是到现在才送来!这些数落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脱口而出,他阳光的笑容的脸和一句“请您先核对一下您的发票”,让我的话又憋了回去。

送餐员将保温包轻轻放在地上,拉开拉链,从兜里掏出单子,对了一下号码,小心翼翼地取出了我订的餐,一只手拎着上面,另一只手在下面托着,交给了我。我用手摸了摸,确保里面食物全齐。“一共78块钱。”

我将钱付给了他。“一共78块钱,收您100元钱,找您22块钱,给您,”他将零钱递给了我,“如果里面少了什么食物的话,请拨打„„祝您用餐愉快!”他又从保温包内的一个袋子里,拿出了点餐巾纸,递给我。然后他将保温包的拉链拉上,背上包,戴上依旧在滴水的的头盔,轻轻地帮我关上门后,离开了。楼道里清楚地听到他厚重的鞋走路所发出的声音。

外面的雨仍旧在下着,但貌似小了一点,雨点打在窗户玻璃上所发出的清脆“滴答”声,仿佛像一首乐曲一样。

送餐员只是我们身边的一个小人物,但是他很阳光,在这样恶劣的天气环境下,依旧有着职业精神,在面对每一个顾客时都展现着自己灿烂的笑容。他们都是小人物,但却带给了我们方便和舒畅的心情,我很感激他们。

[小作者创作感言]

当时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恰巧是我定了一份外卖。当送餐员到我家门口,拿出外卖时,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不久之前送外卖叔叔的样子。冒着大雨赶过来的他当时让我挺感动的。我写作文的时候,想起他的点点滴滴的好,心头很温暖。我想为这些普通人作传,我觉得,他们真的非常可爱。

总评:我现在教的两个班,没有写作基本功出类拔萃的孩子。传统意义上“诗书满腹,倚马可待”的“才子才女”也暂时没有出现。这些作文的小作者,都很普通。但这些作文,我很欣赏,很感动。我觉得,即便是作为中考作文,它们也是不逊色的。真情比才情更重要。一个成长中的孩子,天生就具有某种写作天赋。只要他们不失本心,一旦他们学会了真实地观察和真诚地表达,好文字就会诞生──挡也挡不住的。生活本身就很精彩,老百姓本身就很可爱。一个能够把视线朝向滚滚红尘,从小就能够感受红尘之中冷暖温情的孩子,是保持了生命本色和

写作本色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是我理想中真正的“才子才女”。向这些孩子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