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作家选刊10期)
初三 散文 1326字 188人浏览 焦糖玛奇朵222

曾经,我以为故乡很近很近,不会逃离我美丽的想象,后来才发现,回不去的故乡才是最明媚的伤。

题记

多少花开花落,多少阴晴圆缺,多少春去秋来,日子总是这样,在波澜不惊中已成了午夜惊醒时浅浅的回忆。近了,远了,昨日青梅,已成过往。

独自行走于红叶纷飞的小路,耳机里反复循环着许巍的《故乡》:

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这思念它如刀让我伤痛&&

北风呼呼的席卷着空无一人的街,一种落寞之感铺面而来,我不禁裹紧衣衫,狼狈的逃离这片不属于我的土地。

在似水流年中,我们都丢失了太多,往日的纯真与梦想都在岁月的长河中付诸东流,再回首,时光已悄悄走远。

已经忘记了在黑夜中静静的听歌的感觉,宁静或忧伤,都成为了一种潜移默化的习惯,一个人看书、写字,到处走走停停,一个人吃饭、旅行,自己对话谈心,竟不知何时变成一个敏感的人,害怕秋叶的坠落,害怕花瓣的凋零,更害怕心中的某个人在某一天会悄无声息的离开。

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想象着书中所记录的北方,一望无垠的草原,银装素裹的冰城,还有豪迈爽朗的人家。没有人知道,北方的风土人情已经定格成一个孩子遥远的梦,只盼着某一天收拾行囊,整装待发。

那一年,面对别离,没有想象中的悲伤,没有想象中的不舍,反而有种莫名的憧憬,盼望的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个年头,如今曙光就在眼前,只需动笔静静书写,一切便水到渠成。 那一天,家里人出乎意外的没有反对,可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一丝隐隐的忧愁,可终究还是被踏上北方的喜悦所掩盖,我还是满心欢喜的背起行囊,踏上了我的寻梦之旅。 那个九月,虽已入秋,可阳光仍然那么的耀眼,那么刺目,那么刻骨铭心。

那一刻,我终于踏上了年少时追寻的土地,跟随着那点点滴滴的回忆,慢慢融进这个不熟悉的地域。

心中盛开的花儿在阳光的照耀下是如此的璀璨艳丽,周围的一切都被笼上了光环,回头准备与你分享之时,才猛然发觉,原来这是一片崭新的土地,转身的视线里,找不到熟悉的面孔,没有我们一起欢乐、追逐、奔跑的回忆,再没有一个人能时时刻刻的陪伴着我。 一阵风袭来,令人不寒而栗,不经意间,为这个冷冷的夜又增添了丝丝凉意,一个人静静地矗立在风雨中,任凭冷冷的风拨乱了发丝,任凭冷冷的雨打湿了衣襟,任凭透骨的寒渗透每一寸肌肤,身冷心更冷。

此刻的我,已不知道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当初满怀期待的心能否还能坚持到最后?这片荒凉的土地是否还会收留我这个浪子?

也许,早已后悔,后悔来到这里,后悔昨日的不谙世事,心也早已没了当初的惊奇。 初读李清照的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只觉得这就是一首简单的词罢了,远不及很多的词,却不知为何能流传至今,可当真正读懂这首词之时,只觉得知心难寻啊。

多少次独上高楼,只为能更远的看见南方的世界,多少次看见大雁南飞,只希望自己就

是其中一只,或其中一只能为我带去对故乡的思念,多少次对着黄河流泪,来到了母亲身边,却远离了自己的故乡。

电话里父亲对我说:你妈想你了,然后母亲隐藏着咳嗽对我说:我很好,你在外面记得好好的照顾自己。没有人知道此刻的我早已泪流满面,我恨自己,恨自己太任性让你们跟着我尝尽这思念的滋味,跟着我饱经分离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