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森林中的七天
素材 2566字 411人浏览 bsxjg002627

笑对迷途第三天

5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二下午,美国怀俄明州和罗拉多州边境的山区里,44岁的苏·诺玛把黑色背囊卸下,放在松针如席的地上。“有点不对劲,”她对10岁的女儿丹妮说。
母女俩已经在这山区里走了3天。按照计划,她们这时应已到达怀俄明州恩坎门河健行径的终点,然而地形图显示:沿途所见与地图上的标记并不吻合。
诺玛的视线落到地图下方,看到健行径蜿蜒进入科罗拉多州的泽克尔山的森林保护区。她明白了:“丹妮,我们走错路了。”
丹妮坐在木头上,慢慢吃着面条,那是她们仅有的食物。“我们会饿死吗?”她问。
诺玛哈哈大笑,拍了拍大腿说:“宝贝,我们体内还有很多储备呢。”她说话的语气,就像一头肚满肠肥准备冬眠的母熊,逗得丹妮也笑起来。
诺玛近年颇不如意。去年丈夫舍她而去,她也先后丢了两份工作:她原本任职于一家医疗保健公司,因公司倒闭而失业,其后又被另一家医疗保健公司聘请,来到举目无亲的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工作,但上班三星期后便遭辞退。然而诺玛疼爱女儿,从女儿学会走路开始,就常带她到宾夕法尼亚州阿巴拉契亚山脉去健行、钓鱼,母女感情很亲密。此时此境,她更不愿意让女儿看到自己的焦虑。母女二人相信前面总有民居,于是继续上路。诺玛身上的背囊重达30公斤,丹妮的背囊也有10多公斤重,所负装备包括双人用帐篷、支撑杆、睡袋、保暖毯、急救包和钓鱼竿。此外,还有露营炉、煮锅、平底锅等,但这些器皿现在没用了,因为她们所有食物都吃光了。
走了一会儿,山路越来越窄,最后消失不见了。在她们左边,河流奔腾澎湃;右边则黑松密密匝匝。她们朝松林望去,只偶尔可从树与树之间的空隙,看到白雪皑皑的康特嫩特尔山山顶。此时,丹妮在河边松软的泥土上,发现了山狮脚印,母女俩连忙从口袋里拿出哨子拼命吹,吹到脸颊都痛起来。尖锐的哨子声能令野兽却步。
二人继续前行,丹妮一边走一边引吭高歌,歌声越过松林,飘上蓝天。

无处搜索的黑森林

就在当天上午10点钟,怀俄明州卡本县的高尔森警长接到报案电话。一个名叫华希本的女人在电话中说,她上个星期六上午在露营地认识了一对母女,那对母女表示沿恩坎门河北行,然后在星期一早上折返露营地。但是她们至今都没有回来,而她们的车还停在原地。
高尔森立刻安排搜索。他当县警已经24年,经验丰富,脑海里立即浮现了种种可能发生的事:那对母女被熊袭击?失足掉到河里?母亲失足坠山而女儿孤独无助……搜索队找遍怀俄明州境内总长24公里的健行径,到晚上那对母女还是不见踪影。
星期三,国民警卫队的直升机和两架定翼飞机在山区上空盘旋,几十名搜索队队员策马在各条大小山径搜索,依然一无所获。高尔森接管这个森林保护区以来,已有3人因迷路而葬身林中。在这山区迷路5天以上的人,从来没有生还者。

母亲开始害怕了

诺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心里禁不住泛起恐惧。她和女儿已两天没吃东西,而前面又有峭壁挡住去路。
母女俩沿着河边慢慢走,终于看到水上有一堆木头可供过河,便小心翼翼走到对岸。河水越来越急,冲击岩石,水花四溅。她们找到了一个平静的池塘,坐下来给钓钩装上鱼饵,想钓鱼充饥。最后什么也没钓到,于是,她们的晚餐,依然是一杯用净水器过滤的河水。夜色渐渐降临,诺玛仔细地架起帐篷,把两个睡袋拼在一起,紧紧抱着女儿入睡。
丹妮感到母亲开始害怕了。

直升机没有回头

星期三快天黑时,一头黄毛警犬在泽克尔山森林保护区入口附近找到一个苹果核。猎犬训练员在不远处松软的泥土上,也发现了两组靴子印。一组大,一组小,应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留下的。这给警方带来了希望,高尔森接到报告之后,下令搜索人员次日转赴科罗拉多州境内彻底搜索。他希望为时未晚。
诺玛用望远镜环视四周,目光停留在正前方一座峻峭山峰上:“我们必须爬到山顶,看看附近有没有牧场或道路。”
星期四中午过后不久,母女俩来到山的北坡,一步步往上爬。途中无数险阻,到处都是倒下来的大树、乱石、积雪。积雪有时厚实,有时却只有薄薄一层,丹妮失足掉进雪坑,直没至腰部,吓得尖叫起来。
她们到达山腰时,忽然传来一阵轰鸣声,诺玛侧耳细听:是直升机的声音。直升机正向她们飞近。她立即大喊:“拿毯子!”
诺玛打开背囊,抽出保暖毯铺开,把银色的一面朝天、母女一人抓住毯子的一边,把毯子高高举起。那绿色军用直升机就从她们上方飞过,没有回头。天要黑了,她们在一个背风地点架起帐篷,诺玛利用生火包内的蜡和木条,生起一堆散发浓烟的小火,盼望搜索队看见。寒风阵阵,她浑身发抖,沮丧地看着浓烟随风飘向山下。
星期五下午,母女终于爬到山顶。丹妮蹲在石头上晒太阳取暖,诺玛细心观察四周,入目尽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大山,山上林木森森;山下河谷里流水蜿蜒,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诺玛感到一阵眩晕,她从背包里取出指南针,交给丹妮:“我们往北走回怀俄明州,你负责确保我们不再走错路。”
“我们动身吧。”丹妮说。

你是诺玛吗?

高尔森警长决定停止在科罗拉多州境内搜索,计划星期六亲自带队回怀俄明州山区去尽最后努力搜索。其中一头猎犬受过专门训练,善于寻找人类遗骸。
但40岁的森林局执法人员华嘉却隐约觉得那对母女尚在人间。星期五晚上,她打电话给好友何莉丝:“明天和我一起去泽克尔森林吧。我的直觉告诉我,在那里应该可以找到她们。”
星期六早上,华嘉和何莉丝驾车前往南面的泽克尔森林。到了中午,她们转为骑马,沿山路前行,大约两小时后,走到一大片泥沼前。何莉丝的马不肯走过泥沼,两人正商议该往回走还是另找一条路时,两匹马忽然竖起了耳朵。
何莉丝顺着马的视线往南面望去:“那里有一团黑影,是骆驼还是熊呢?”
她再细看,见到那团黑影一分为二。
诺玛感到头昏眼花,掬起冰冰的河水泼在脸上,希望驱走困倦。
“那边有些白色的东西,似乎是马匹。”丹妮说。她们朝那白色的东西走去,诺玛看到两匹马,也看到了马上有两个人。她立刻拔足涉泥沼跑过去,跑到马前约30米时,她清楚地看到骑在马上的是两个女人。
“你是苏·诺玛吗?”其中一人问。
诺玛终于支持不住,跪在地上哭着说:“是。”
救护车上,医生给诺玛和丹妮检查:经过7天的森林迷途,母女都精疲力竭、脱水、遍体瘀伤,但没有生命危险。诺玛体重减了7公斤,丹妮减了3公斤。
苏·诺玛母女谢过所有为她们奔走的人们,然后开车回丹佛。途中,诺玛把车停在路边,下车眺望远山。现在她心中所有的不如意都已完全消散。丹妮摇下车窗,热切地说:“妈妈,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