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梦里谈写作
六年级 其它 1287字 42人浏览 zhuboandmc

明德博学守正出奇青岛大学 2014级中文系张宇顺

在红楼梦里谈写作

一·引言

《红楼梦》是本伟大的小说,它能够用区区一(数)家之荣辱演绎出一整个时代的人世百态。它的宏大和精妙让我觉得,读它的时候就像是在触摸另一个版本的《清明上河图》。打开书页,荣国府内富丽堂皇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十二金钗袅袅婷婷走到桌面上,丰姿绰约地排成一排。 毛主席曾说过,没有把《红楼梦》读过5遍,就没有发言权。我并不敢大言不惭,以为完全识透了作者的心思。我认为喜欢文学写作的人都能明白,写出一两篇好文章需要灵感,而并不是事先设计好如何落笔就可以如何落笔,所以任何对《红楼梦》写作政治目的等等的推测都无太大意义。阅读的目的在于与作者进行对话,而对话的目的在于有得。我们喜欢《红楼梦》的理由应该是学习它字字有意、处处点睛的写作手法和一树千枝、一源万派的表述方式,并最终能够完全消化、融合,变成自己的能力,在实际写作中加以施行。“制而用之”方为写作水平提升之道。

学界一般认为小说拥有三个要素: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典型环境(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今日我斗胆从上述三个方面着手,在红楼梦里谈谈写作,谈谈自己对《红楼梦》行文艺术的粗陋看法,博君一笑,倘侥能抛砖引玉,实乃吾之大幸也!

二·人物

小说主要就是写人的。在人物形象方面,《红楼梦》展示了中国封建社会中贾史王薛四个大家庭。当中生动形象的人物描写使文章的艺术感染力及风格尤为震撼。《红楼梦》里面有几百个人物,每一个人物都各有其面孔,各有其性情。倘若放在常人手中,便是套用《口技》中的句子:“虽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相信现在许多自诩大家的写手也不能很好的表现2个年龄相近但是性格不同的女子之间的区别,更不用说12个了。

但是在曹公笔下,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等数位金钗以及每一位出场人物的气质和生活方式均能泾渭分明,绝无性格雷同的现象。这足可见曹公文字功底的扎实和创作技巧的高超。然高山仰止,故此处只取部分评说。个中不足,希望不要贻笑大方之家。

1、旁敲侧击

例如描写林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

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这是宝玉给黛玉的评价。曹公极为擅长借他人之口评价人物,这种侧面描写的方式往往比正面描写更机智——它常常以较经济的笔墨描写所表现的对象,却能收到以少胜多的功效。 《陌上桑》为表现采桑女罗敷的美貌,运用“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等大量细节、肖像描写来表现她的美艳无双,但是仍然显得人物概念化:秦罗敷只是一个口头上的美女。而在加入了:“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归来相怨怒,但坐观罗敷”的侧面描写之后人物形象便见丰满,开始有血有肉起来。同样的,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借贾宝玉之口道出了林黛玉的形象,并且在行文中加入了大量的比拟、对偶等技法,曹公无疑将这种写作手法发扬光大了。

第 1 页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