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花开
初三 记叙文 933字 423人浏览 益派调查网2014

幸福花开

高三(14)班 王诗慧

缓步氿边,氤氲的水雾被夕阳穿透,晶莹剔透皆似霰,微醺的红投射在水面上,全然超乎了“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意境。又是一个清新的初秋微寒时节。

一家三口漫步氿边,秋风微拂,发丝随风乱舞,妈妈的发迹扫过我的脸庞,痒痒的,真不自在,不过留下更多的是沁脾的芳香。我仿佛看见那芳沁气味化作袅袅烟气,爱抚地触摸我每一寸裸露的肌肤,温润的触感,这是妈妈特有的。眼光睥睨,竟也看见了她头上成堆的白发,多么刺眼,在风中肆无忌惮地花枝招展,好在夕阳的微红染红了她的头发,让白发不再那么显眼,这炽热的红在秋风中燃烧,火焰摇曳,像一朵盛开的花,毫不保留地倾尽对这世界、生活的满腔热忱。

微风不噪,夕阳正好,妈妈恰巧打了一个喷嚏,小小的声音撕破了安静与惬意。爸爸关切的询问:“感冒了吗?真是不小心。”手主动搭在了她的肩上,搂得紧紧的,两人之间不留一丝缝隙,生怕一松手,,她就会病怏怏,全然无生气。看呐,那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的。岁月拉近了他们心的距离,也把他们的身影拉得愈发憔悴了。生活的奔波劳碌,家庭的操心呵护,他们各自“为伊消得人憔悴”,可也“衣带渐宽终不悔”,这饭后的片刻娴静小憩,在他们看来已是生活中的小惊喜,即使细小,他们也可以幸福的融化其中。

我俨然成了一个记录者,一个背若泰山一样的宽阔,一个小鸟依人一样的可人,岁月于他们又何惧呢?默契的拥抱着,温存的体温从衣袂渗出,渐染着她的全身,所到之处,“春暖花开”,这初秋微寒与春暖袭人又何异呢?看多了举案齐眉,琴瑟和鸣,难道幸福的定义就是“赌书消得泼茶香”这般吗?不!你看,妈妈迎着水汽走去,与洛神女的“凌波微步”相较,何如?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也不过如此了了。爸爸逆着斜阳走去,坚定若夸父,瘦削而伟岸的背影,什么潘安,什么信陵君,又何如呢?

他们似乎意识到了我的落后,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回头顷刻,顾盼生辉,背着光与色的交织,两张脸上的微笑绽开了花,同样的微笑角度,同样的眼神爱抚。我的世界融化了,这两朵花在我的世界晕染,晕染,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逆着秋风肆虐的开着,它吸收了太阳的余威,吸收了朦胧的水汽,吸收了一切温暖,让每一刻都定格。

我飞速向他们奔去,幸福紧握手中。这一刻,我愿以一朝风月,昧却万古长空。